落言小说网 > 异界烽火录贰烽云再起 > 一八九 柏泽丸
    ……

    一场完全不对等的战斗结束后,瀛寇一方以零伤亡的惊人战绩,杀的八百土著正规军是哭爹喊娘,那些奴隶主吓得当即抱头痛哭,在瀛寇手中铁刀威胁之下,嚎叫着指向搜藏黄金的所在。

    很快,三景启司就从那皇宫里搜出了足有六百斤重的黄金和一箱子五彩斑斓的宝石,望着这笔巨大的财富,众人是眉开眼笑……

    但是,强盗有强盗的规矩,既然都杀进城来了,不洗劫一把,那就实在对不起海盗这个职业,说出去也怕同行笑话。

    与是,在三景启司的指挥下,整座驻马城的土著全部都遭了殃,到处充斥着“蝗军”怒骂的声音以及土著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两个多时辰后,三百名瀛寇是满载而归,然后点火将这座城池付之一炬,押送着千余搬运物资的土著,心满意足的踏上回家的脚程。

    姜泽很不幸,也被瀛寇抓住成为了阶下囚,挑着两桶水果干粮,加入到了浩浩荡荡的奴隶队伍中。

    “可恶,本督居然也会成为这群瀛寇的阶下囚,怎么会这么背?”

    感受着肩上传来重物挤压的疼痛,姜泽是咬牙切齿,心里一口怒气憋着就是无处泄……

    “八嘎~你滴想要偷懒~”

    姜泽实在承受不住肩胛上的重力,忍不住想放下担子歇一歇,不想桶刚落地,身边一名浪人就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还挥动手中的刀鞘狠狠打在他的身上。

    姜泽忍着身上传来的剧痛,只好硬着头皮换一个肩膀挑起担子继续跟着队伍向前走去。

    大约一个时辰后,一行人终于抵达了海岸边,在留守的瀛寇帮助下,那些洗劫得来的赃物尽数通过小船运到自己的主舰之上。

    没多久,赃物运完了,三景启司又打算挑一些奴隶回南望城好交差,再三挑选下,选了约两百名皮肤看上去不怎么黑的人一起上船。

    很不幸,姜泽又被选中了……

    等姜泽跟随二十名奴隶上了一艘船后,一名矮壮的瀛洲浪人当即用瀛洲话大声嚷了起来:“好了!现在开始,你们都是我南望城的奴隶,在这艘船上你们归我管!

    距离这里回到南望城大概要四五天时间,在这四五天时间里,你们必须无条件听我指挥,

    每天只能喝一次水,吃一顿饭,除了吃喝拉撒外,一天只能睡两个时辰,其余时间必须给我不停干活,

    现在我先给你们每人安排第一份工作……”

    其他土著人根本听不懂那瀛寇在说什么,但姜泽却是听的清清楚楚,心中是不断叫苦。

    等那瀛寇安排完工作后,当下就将一块霉的抹布丢到姜泽脸上。

    “你,给我把甲板擦干净,要是擦不干净,明天就没有饭吃~快点……干活了!偷懒的话有你们好看的!”

    于是,那些土著和姜泽就在周围浪人推搡喝骂之下,开始干起活来了……

    “我忍,刘策,这都是你害的,此仇我姜泽必报……”

    姜泽弯下腰,跪在地上将抹布用海水打湿后就开始清洗甲板起来,心中默默忍受着这份耻辱,誓要让刘策付出代价……

    等清洗完甲板后,天也已经黑了,姜泽累的是腰都直不起来,跑到船沿边吹着海风想歇息一下。

    “你,过来!”

    还没休息半刻钟功夫,一名浪人就指着姜泽让他到船舱之内帮忙。

    姜泽来到类似是厨房的船舱内,一名海盗厨子立刻对他吼道:“赶紧把这些碗洗了,快点~”

    望着一桶桶不曾清洗过的碗筷,姜泽脸颊是不住抽搐,为了保命,只好坐在厨房内清洗起来。

    “姜泽,你要记住,今日所受之耻,皆拜刘策所赐!”

    姜泽用力清洗着一个海碗,眼里满是怨毒的神情,已将刘策彻底给恨透了。

    ……

    十二月十四,瀛洲,南望城……

    南望城总人口三十五万,有着浓浓的中原建筑风格,是由柏泽丸亲自督工建造,整座城池足有十五平方公里,在瀛洲算是屈一指的大城了。

    城中居住着海盗的家眷,也有前来投靠柏泽丸的瀛洲普通民户,还有流落海外的中原百姓,更有瀛洲各地的商贾,当然也有沦为奴隶的周边岛屿土著。

    但在这座城池中唯一的主人就是柏泽丸,他居住在一座五层高的巨大汤屋内。

    汤屋内,一楼到处都能听到男女嬉笑的声音,人影在温泉散的雾气遮挡下,极尽的诱惑,宛若置身仙境一般……

    二楼三楼是雅间会所,都是顾客与艺伎相互交流,或者是谈论买卖的地方,客人泡完温泉如果累了,也可以直接在里面休息过夜……

    四楼是不对外开放的,只留给海盗高层商议要事的地方。

    至于整个五层,那是属于柏泽丸的私人空间,没他允许任何人都不得入内,否则就地格杀。

    “海盗王”岩里正男踩着木屐,来到五层入口处,在接受两名武士的搜身后,才准许放他入内。

    当岩里正男连过两道移门后,终于在一名弹着琵琶的瀛洲少女房前,恭敬地跪了下来。

    在那衣着暴露的瀛洲少女弹奏完一曲后,她身后的两名跪在地上的侍女安静的将移门拉开,立马内中出现一座细如薄纱的屏风,屏风之后,一条身影若隐若现,只能瞧个大概,至于他的面目根本不可能看清。

    这个人就是南望城的真正主人,也是唯一的海盗之王:柏泽丸。

    岩里正男看到屏风后的身影,立马恭敬地跪伏下去,随即以一个极其标准的坐姿对身影说道:“城主大人,您托属下办的事已经完成了,东海各区域岛国,都已经如数向我们上缴了粮食,

    如今如仓已有四万石,这是账本,请城主大人过目……”

    说着,岩里正男将一本蓝色主簿双手恭敬地呈过头顶。

    屏风后的身影闻言,没有回话,只是一甩折扇,出一阵清脆的呼响。

    很快,从内中走出一名十六岁的花季本土少女,踩着小碎步来到岩里正男跟前,伸手接过主簿,鞠躬过后,当即缓缓回到房间,来到屏风后将本子递到了柏泽丸手中。

    约莫过了一刻钟后,柏泽丸才以一副玩世不恭的语气说道:“辛苦你了,正男,这次差事你办的很好,让我甚是满意,

    若我治下都是你这样尽心尽责的人,那我也能永远享乐不再过问任何事了……”

    岩里正男闻言,受宠若惊,忙对柏泽丸说道:“城主大人,这是属下应该做的,你这么说,真是折煞我了……”

    白泽丸摇着扇子说道:“我没有夸赞你,因为我说的是事实,不过,有个问题想问一下,账本上为何只有四万石粮食,不是说好了四万六千石么?”

    岩里正男解释道:“城主大人,由于粮食数量太大,我让部下三景启司负责了一部分,想必这几天就能运回城里了……”

    话音一落,屋里瞬间陷入沉寂,良久柏泽丸戏谑地声音再次从屏风后响起:“正男啊,我收回刚才的话,你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三景启司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你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去办?你是猪么?”

    岩里正男忙说道:“城主大人,三景启司虽然办事鲁莽,但在这种大事上我相信他定会谨慎应对的……”

    “那为何这么多天过去了,怎么还没有他的消息捏?”柏泽丸问道。

    岩里正男说道:“想必他定是有些事情耽误了吧?所以才会迟来了些许时日……”

    “哦,是这样啊……”柏泽丸轻摇折扇,“多么合理的解释,我都找不出理由来反驳,只是足足六千石粮食啊,够南望城的百姓吃上一天了,

    这么大量的粮食至今没有下落,我心里很是不安,你说我该怎么办呢?正男君?”

    岩里正男忙道:“城主大人,我这就派人去找寻三景启司舰队的下落……”

    就在这时,一名武士来到岩里正男身边,对柏泽丸方向跪下说道:“启禀城主大人,三景启司回来了,就在四层等候着见你……”

    岩里正男闻言,心下顿时松了口气,暗自嘀咕道:“我就说三景启司会回来的……”

    柏泽丸闻言,则是夸张的说道:“三景启司回来了?那真是太好了,传他来见我……”

    武士闻声,躬身行了一礼,起身就向四层走去,不一会儿,三景启司就来到岩里正男身后一尺左右距离跪伏。

    “城主阁下,我回来了……”三景启司信心满满的对柏泽丸说道。

    屏风后的柏泽丸一甩折扇,笑着说道:“三景君呐,我真的十分想念你,你能平安回来不出意外真是让我感到万分庆幸,

    对了那六千石粮食可否已经入库了?我们还指望你的粮食过冬呢,只要有了你这六千石粮食,这南望城的人丁就不怕挨饿了,你真是大功一件啊……”

    三景启司喉结滚动了一下,对着屏风深深跪拜下去:“抱歉,城主大人,那六千石粮食出了意外,在海上遇上了风浪,全部触礁沉没了,还请您宽恕……”

    岩里正男心中“咯噔”一声,回头愤怒的盯了眼三景启司,然后也低着头不敢做声,心道这下完蛋了。

    “哈,哈,哈……”柏泽丸出三声怪笑,继而戏谑地说道,“正男君,我说的没错吧?三景君从来都不会让人失望,从他那一眼就能看出让人绝望的脑袋里说出这种结果,我居然没有感到一丝的意外,你说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岩里正男冷汗直冒,吓得马上跪在地上,大声说道:“城主大人!请您恕罪,再给我一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