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战国万人敌 > 393 桃花传信
    宛丘宫中,气氛相当的压抑,陈侯年纪大了,对于功业的需求虽然有,但不狂热,也不奢望死了之后给祖宗带去多少荣光。

    能苟则苟啊。

    路室廊下,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官员,很快有人知道,现在君上正和太康尾田议事。

    这让不少大夫都是错愕无比,太康尾田算个什么东西,怎么有资格独自问对君上的?!

    在卿大夫们眼中,太康尾田,就是个给公主赶马撵狗的杂役,士人眼中,兴许有些名声,但一无封邑二无功绩,完全就是个前途无亮的家伙。

    然而此刻,却有资格独自问对?

    有些脑筋转得快的大夫,顿时小声议论起来:“莫不是‘小桃花姬’?”

    “公主拿下入息,纵有战事,亦无忧虑。”

    “未必啊,尝闻吴国猛男李解,乃是好色野人。‘小桃花姬’……”

    “公主素来男装,乃是女君子,江阴野人……呵呵。”

    “也是。”

    男男相爱,这种高端技术,一介野人懂个鸡儿。

    此刻,沉默的大殿之中,陈侯不断地听着太康尾田将诸多生的事情曝露出来,有些外界绝对不知道的细节,此刻让陈侯听了之后,整个人都无语了。

    “汝所说阵斩柏举斗士之人,便在城中?!”

    “正在驿馆!”

    说是驿馆,其实是吴人自己“骑传”系统的称呼,本质上,是商无忌着手改制的“江阴会馆”,在宛丘城中,也算是小有点名气。

    吴国很多特产,运来宛丘城之后,如今大多都是由“江阴会馆”分销,原因很简单,江阴邑的特产更牛逼,好货能带动杂牌的销量。

    “江阴会馆”的热闹,陈侯不可能不知道。

    “如此说来,蔡国此次损失,青壮或有六七万之巨?”

    “回君上,只多不少!臣在淮中城时,曾见六国、巢国之舟船,先后贩运六千之数往来彭蠡泽,想必,是南渡彭蠡泽,入扬子江,顺流直下,再抵江阴邑。”

    “楚国三城,亦为李解所得?”

    “正是!”

    听到这个肯定的答案,陈侯倒吸一口凉气,楚国这么菜的吗?不是,楚国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菜了?

    难道正如太康尾田说的那样,李解太猛?!

    “随侯为依附吴国,将国宝‘龙子’明珠,赠予江阴子,然则江阴子将此重宝,转赠于上蔡大夫美。”

    “蔡美!”

    提到这个人,陈侯整个人都精神一振,七十六岁的老东西,当真是干了一票大买卖。

    按照太康尾田所说,蔡国半壁江山都已经完蛋了,整个淮上,能跟李解抗衡的地方势力,一个都没有。

    连楚国,都被打了回去。

    “负箭国士”斗师,居然在主场两败于李解,这简直是诡异!

    剩下的战事内情,陈侯已经不想听了,他感觉李解就他妈一神兽下凡。

    这是野人?!

    这是野鬼吧!

    见陈侯的神色变幻无穷,太康尾田顿时知晓,他赌对了。

    自家君上年纪大了,是个老怂逼,面对强势的李解,他就是个老年弱受,怎么敢雄起?怎么敢反抗?!

    “君上。”

    感觉时机成熟了,太康尾田这时抬头,看着陷入沉思的陈侯,“随侯,已将最受随侯所宠之女儿,送往江阴子处。”

    顿了顿,太康尾田又追加了一句:“由随国上卿曾善,亲自相送。”

    “……”

    咔!

    老陈侯猛地手指力,竟然竹简捏得作响。

    这消息,劲爆啊。

    “曾昭无耻啊。”

    曾昭就是随侯的名字,中夏之国也有称呼随侯为随昭,但都是一个意思。

    此刻,陈侯吐槽随国国君的时候,想到了自己的处境,又老脸一红,觉得还不如随侯呢。

    至少人家随侯,只是出了一个女儿,他这是赔了一双,还是列国闻名的一双“桃花姬”。

    “唉……”

    但转念一想,随国连国宝“龙子”明珠都出了,陈侯又觉得比随国还是强了一点,两个女儿,哪里比得上“龙子”明珠呢?

    “君上,此来都邑,有二位公主亲笔书信。”

    说着,太康尾田从怀中摸出两封信,依旧匍匐在地的太康尾田,双手将信高高举起,陈侯见状,虽然气不打一处来,但还是亲自起身,走到了太康尾田身前,将两封信取走之后才道:“起来罢!”

    “臣,尾田,谢君上!”

    起身之后,太康尾田就站在那里,越是这个时侯,他越是夹着尾巴。

    虽说本来应该狂喜的,但经历了太多,被蔡国、淮中城、李解反复摩擦,他现在一点都不敢狂傲。

    而且此来宛丘,是借粮,双份的功劳就在眼前,他必须更加冷静。

    以后是在吴国还是陈国打卡上班,就看陈侯和李解给的好处,给的未来,哪家丰厚了。

    从感情上来说,太康尾田还是更想回老家,之前的日子,在吴人那帮狗蛮子底下厮混,实在是太难了。

    跟他们讲礼……那跟放屁有什么区别?

    吴人还反过来跟他讲礼,讲尼玛呢!

    有拎着斧子说礼数的吗?!

    陈侯打开了信封,纸张这种特殊的材质,让陈侯愣了一下,反复摩挲打量了之后,陈侯突然一愣:此物,甚好。

    两封信,一封是“桃花姬”妫夭的,主要是说了自己的状况,比如说怀孕了,可能明年春天就会生产。看到这里的时候,陈侯情不自禁想要把信给撕碎,但还是忍着怒火继续看下去。

    妫夭先是说了李解对她很好,整个淮中城的收益,有不少是作为她的“日常开支”来统计的。只看到这里,陈侯顿时觉得妫夭不亏,“桃花姬”陈国国内的汤沐邑,也就那样,两三百户来去,都不够买几匹“赤霞”的。

    然而妫夭在淮中城,“赤霞”根本用不完。

    “桃花姬”还告诉父亲,李解在逼阳国、郯国、江北、江阴,还有很强的影响力,尤其是鳄人、勇夫这些真正的嫡系,并没有带入淮水。

    这是委婉地提醒了一下陈侯,李解这个王命猛男,可不仅仅是无脑莽夫,是带了脑子的,而且正如他的封地江阴邑一样,这个家伙很阴……

    看到这里,陈侯整个人风中凌乱,三观破碎的感觉非常强烈。

    总之“桃花姬”的意思就一个,让老爹悠着点,别因怒而兴兵。

    看完了“桃花姬”的信,“小桃花姬”的就相当实惠了,妫蓁跟老爹说自己跟李解是君子之交,关系非常好,这让陈侯松了口气,总算“小桃花姬”没有落入李野人的魔爪。

    而“小桃花姬”对老爹说的话,就一个意思,李解这里财雄势大,陈国应该结交至深,才能牟取大利。

    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啦!

    哗!

    陈侯把两封信一合,收在手中,然后道:“尾田。”

    “臣在。”

    眼睛一亮的太康尾田知道,他机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