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承包大明 > 第六十六章 反响有些大
    “找我谈买卖的?”

    寇涴纱诧异的看着花花姐。

    “当然是来找你的。”

    花花姐咯咯笑道:“我可不会在这时辰来找你夫君的。”

    寇涴纱不禁又看向后面进来的郭淡。

    郭淡欲哭无泪道:“夫人看我作甚,我对此是毫不知情。”心想,这妇人还真不愧是青楼出身,特么说个买卖,都给弄得有奸情似得,我也是醉了。

    反应过来的寇涴纱忙伸手示意道:“哦,花花姐请坐。”

    待花花姐坐下之后,寇涴纱问道:“不知花花姐有什么需要我们牙行效劳的。”

    花花姐将身子往前一凑,眨着眼道:“是这样的,我听说徐小伯爷的画室与你们牙行签订了一份长期雇佣契约,不知是否?”

    寇涴纱稍稍点头道:“是有此事。”

    花花姐激动道:“我这回来就是想与你们合作,让小伯爷的画室帮我春满的歌妓画几幅画。”

    听到这里,郭淡是恍然大悟,心想,看来春满楼生意越来越好,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这八婆的商业嗅觉还是非常敏锐的,算了,她也是职业习惯,就不跟她一般计较。

    “画几幅画?”

    寇涴纱倒是有些不太理解。

    花花姐激动的手舞足蹈道:“然后再举办一次画展,专门展示我们春满楼歌妓的画,就是这么简单。”

    寇涴纱稍一沉吟,又瞟了眼郭淡,然后才问道:“花花姐是想借画展,来提升你们歌妓的名气?”

    花花姐咯咯直笑,道:“妹子真不愧是我京城的大才女,这么快就明白过来。咯咯......。”

    昨日画展究竟生了什么?寇涴纱没有料到会来这么一笔买卖,以前也从未有人这么干过,这一时拿不定主意,于是道:“这事我还得去问一声小伯爷,毕竟画画方面,可不是我们牙行在负责。”

    “这样呀!”

    花花姐略显有些失望,道:“行,那就这样,不过你得记着,我可是第一个来的。”

    言下之意,万一有别的青楼来找你,你可得先来后到。

    寇涴纱微笑的点点头。

    “那我就先走了。”

    花花姐站起身来,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又冲着郭淡笑道:“郭公子,记得......。”

    话说一半,她赶紧闭嘴,又心虚的瞟了眼寇涴纱,然后讪讪离开。

    忍住,忍住,这不过是她的职业习惯,职业不分贵贱,我要尊重,我要尊重。郭淡赶紧深呼吸几口气,平复自己愤怒的心情。

    “夫君,昨日画展究竟生了什么?”寇涴纱向郭淡问道。

    似乎对于郭淡上青楼,倒不是很在意,其实郭淡每回去春满楼,她都也知晓,因为郭淡每次都是喝得酩酊大醉而归,但她从来没有给过郭淡一丁点脸色看,她可没有资格去在意这些,故此她也从来不过问,其实寇守信都不好意思在这事上面训斥郭淡。

    “没有生什么特别的事,就是那些嘉宾都非常喜欢那些画中的女人,我不是跟夫人你说过么。”郭淡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他觉得不需要告诉寇涴纱,若这也想不到,那真该打屁股了。

    一旁的寇义小声提醒道:“大小姐,如今咱们牙行的生意可不是很好,这可不能放过呀。”

    寇涴纱点点头,又向郭淡道:“夫君,劳烦你去问小伯爷一声。”

    正当这时,一个学徒在门外禀报道:“大小姐,百花楼的飘儿姐求见。”

    “百花楼?”

    寇涴纱不自觉的又看向郭淡。

    郭淡忙道:“这我真没有去过。”

    片刻后,只见一个徐娘半老的妇人走进来,“呀!郭公子也在啊!你可是许久没来我百花楼玩了。”

    “......。”

    郭淡生无可恋的看着她。

    飘儿姐也没有再搭理他,因为郭淡在她的印象中,就是如今这样,呆呆的,愣愣的。

    不用说,这飘儿姐来的目的与花花姐是一样的。

    她刚走,那学徒又在门口道:“大小姐,城东弄潮楼翠儿姐求见。”

    郭淡都已经懒得去想,直接用帕子盖住了脸。

    寇涴纱瞟他一眼,紧紧地抿了抿唇。

    “咦?郭公子也在,你可是许久.......。”

    “你不是吧,我都已经蒙着脸了,你也看得出?”郭淡激动的跳起来。

    翠儿姐掩唇咯咯笑道:“你以前经常来弄潮楼玩,我翠儿姐若是连这点眼力都没有,那还开什么青楼呀!”

    “......我去外面透口气。”

    郭淡生无可恋从后门走了出去。

    翠儿姐好奇道:“郭公子这是怎么呢?”

    寇涴纱莞尔道:“我想可能是因为我在坐在这里吧。”

    翠儿姐眨了眨眼,这才想起,寇家千金乃是郭淡的妻子,顿时一脸尴尬,道:“抱歉,抱歉,其实郭公子也很少去我那里玩,他真的...真的很久没来了。”

    那边郭淡出门就是一脚飞起,将门边上的竹篓给踢飞,心想,这郭淡原来是这么风流,京城的青楼都跑了个遍,我还真特么误会他了。

    因为那些记忆本不是他的,很多都是促性的,只有遇到人和事,他才能够想起来,可想而知,如今他脑子里满是那莺莺燕燕.....。

    之前郭淡是郁郁不得志,因为他认为自己是怀才不遇,而且寇涴纱虽然平时对他非常尊重,但是没有做到一个妻子对于丈夫的关心,是一点都没有,他去青楼其实不全也是为了身体需求,更多的他需要女人对他的赞美和崇拜,以及关心。

    郭淡作为一个男人,当然也能够理解之前的郭淡,如今他既然变成了郭淡,这好的不好的,他都得接受,故此等到翠儿姐走了之后,郭淡又回到屋内,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老子就是去逛青楼了,你想怎样?

    寇涴纱似乎真的没有在意,都没有提这事,妻子如此,也真不知该喜该忧。

    “大小姐,城西绸缎在的秦员外来了。”

    寇涴纱微微一愣,忙道:“快快有请。”

    只见一个身材高瘦,留着山羊胡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此人正是京城有名的绸缎商人,秦端。

    寇涴纱欠身一礼,道:“晚辈见过秦叔叔。”

    郭淡也赶忙起身拱手一礼。

    “呵呵,你们无须多礼。”

    “秦叔叔请坐。”

    秦端坐下之后,道:“贤侄女,今儿叔叔登门造访,是有一事想托。”

    寇涴纱问道:“不知秦叔叔有何事需要晚辈效劳的。”

    秦端轻咳一声,道:“听闻小伯爷的画室与你们牙行签订了一份长期的雇佣契约,买卖上的事,都是你们牙行在帮忙。”

    难道又是......。寇涴纱点点头道:“是有此事。”

    “那就好。”秦端点点头,又道:“我来此是希望,将来那些画妓所穿的衣服,以及所需的画绢都由我们绸缎庄来提供,衣服我们可以免费提供给你们,至于绢布的话,如果量少我们也可以免费,量多的话,价钱也是好商量的。”

    他们来牙行,一般很少拐弯抹角,有事说事。

    果然如此。寇涴纱真的没有任何准备,只能拿出方才那套说辞来应付,因为三剑客和牙行对此事,都没有过任何商量,也没有想到,之前也从来没有生过,她也不敢擅自决定。

    秦端也是稍显失望的离开。

    寇涴纱又再向郭淡问道:“夫君,昨日画展真得什么事都没有生?”

    “真得没有。”

    郭淡直摇头道。

    “大小姐,城南四宝店的张员外求见。”

    这四宝店可是马市街最大的一家书具店。

    寇义道:“大小姐,老张肯定也是为画展一事来的。”

    寇涴纱又看向郭淡,都不用她问,郭淡便欲哭无泪道:“真得什么事都没有生。”

    寇涴纱道:“夫君误会了,我是想说,为了避免夫君你来回跑,夫君还是晚点再去早小伯爷商谈此事。”

    ......

    金玉楼。

    “小杰,这边,这边。”

    “杰弟,你可真是等苦了哥哥,待会可得罚你喝上一杯。”

    ......

    关小杰一脸得意洋洋,瞅了他们一眼,道:“今儿是谁家有喜事么,还特地请我来吃饭。”

    “要有喜事,自然也是小杰你啊!”

    “我?”

    关小杰道:“我有什么喜事?”

    “你昨日参加了画展,这还不算喜事么。”

    “来来来,快与哥哥说说,这画展好看么?”

    “听说你们还得到一册画册,可有带来?”

    “哈哈!”

    关小杰哈哈一笑,指着他们道:“就知道你们是为此事而来。”说着,他手往边上一身,“拿来。”

    “是。”

    只见一个随从小心翼翼的捧着一个精明的木盒上前来,打开来,粉红的卷轴,透着一股骚味。

    大家立刻围聚过来。

    “别乱碰,这可是宝贝,我可告诉你们,世上就只有一百册,多一册可都没有,而且也不可能再有。”关小杰那傲娇的小表情,让人有一种扁他的冲动。

    ......

    柜台那边,周丰看着关小杰他们,向掌柜的问道:“他们在说什么?”

    “还能说什么,定是在讨论昨日小伯爷举办的画展,老爷有所不知,这都已经是第四波了,昨日去参加画展的人,今儿可真是出尽风头,这些公子哥可都是轮着请他们吃饭,咱们酒楼的生意都因此好了不少。”

    “是吗?”

    周丰好奇道:“这画展办得如此成功?”

    那掌柜点点头,道:“如今看来,确实非常成功,而且,寇家这回可算是起死回生。”

    周丰道:“此话怎讲?”

    “因为先前小伯爷雇佣寇家牙行来负责画室买卖方面的事宜,如今画展取得如此成功,不少人想与画室合作,都跑去寇家牙行打听。”

    周丰听罢,陷入沉思之中。

    ......

    正午时分,徐梦晹从太仆寺出来,抬头看了眼天,呵呵笑道:“今儿天气倒是不错。”

    挥着宽袖,慢悠悠的往皇城外走去。

    “兴安伯请留步。”

    忽听得一尖嗓子叫道。

    徐梦晹偏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着一个老太监手握拂尘行来,一张老脸虽然布满了皱纹,但气色还算不错,略有些驼背,身着一件红色蟒袍,在明朝能着蟒袍者,不是辅大臣,那就是皇帝身边的大宦官,这蟒袍都是皇帝恩赐的,性质跟黄马褂有些类似。

    而此人就是司礼监掌印太监张诚,也可以说是太监中的扛把子。

    “原来是张公公。”

    徐梦晹连忙拱手一礼。

    张诚拂尘一摆,回得一礼,又道:“恭喜,恭喜。”

    徐梦晹微微一愣,问道:“不知这喜从何来?”

    张诚道:“咱家听说令孙举办了一次别开生面的画展,并且引起极大的反响,有此佳儿,自是可喜可贺之事啊!”

    “画...画展?”

    “难道兴安伯不知道么?”张诚好奇道。

    “知...知道一些。”徐梦晹尴尬地点点头,又是苦笑道:“真是让张公公见笑了,那孽子成天胡闹,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由他去。”说到后面,他都有一种羞于见人的感觉。

    “瞧您说得,这哪是什么胡闹。”张诚笑得几声,又道:“不瞒您说,我今儿还特地是为这事来找您的,不知兴安伯可否借那画展上的画,于我一观。”

    徐梦晹当即一脸懵逼的看着张诚,你一个太监看春...那种画,这.....。

    张诚见徐梦晹不言,又道:“兴安伯若有不便之处,那就罢了。”语气透着一丝不悦。

    “不不不。”

    徐梦晹如梦初醒,赶忙道:“公公说借可真是言重了,我回去之后,立刻命人将画送来,张公公若是喜欢,那就送于公公。”

    为了几幅春宫画去得罪当朝第一太监,脑袋摔坏也干不出这种事来。

    张诚又是脸色一变,笑道:“哎呦!那怎好意思。”

    徐梦晹赶忙笑道:“哪里,哪里,那不过是孽子他们弄得几幅拙作而已,我本还不愿意他们弄这画展,怕他们丢人现眼,没曾想竟能够得到张公公的赏识,我这心里是高兴还来不及。”

    这话倒也不仅是吹捧,明朝太监还真是多才多艺,这张诚管辖的仁智殿,那就是宫廷画师工作的地方,他鉴赏画得本事可也是一等一的,去牙行的话,绝逼是签长期契约的那种。

    “那就多谢了。”张诚还真没有跟他客气。

    “不谢,不谢。”

    徐梦晹拱拱手,心里有些犯嘀咕,他应该不会对那些画感兴趣,难道是陛下?嗯,倒是有这个可能,自陛下亲政以来,一直都有命宦官去民间搜罗诗词、小说、字画,他应该是要来给陛下的。这荣儿的画展到底展示的是什么画?不到一天功夫,都已经传到皇宫来了。

    ps: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