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九龙圣祖 > 一千五百三十二 被打跑了?
    “断!”

    一道低沉的喝声从陆沁婉口中传出,紧接着在云笑异样的目光之中,那已经被冻成一条冰臂的右臂,便是直接脱离而出,然后掉落到了下方的深潭之中,溅起几抹水花。

    嗖!

    咬牙断臂的陆沁婉,丝毫没有去管那掉落的冰臂,见得她身形一晃间,赫然是朝着深潭岸边的雪弃掠了过去。

    “哼,都到这个时候了,还逃得了吗?”

    见状云笑也没有失态,一道冷哼声发出,后背雷翼忽显,然后整个人都化为了一道银灰色的流光,朝着那苍龙帝后追击而去。

    只不过这一次,云笑那无往而不利的速度,却是没有收到想像之中的效果,又或许陆沁婉不是雪弃,速度也不是后者所能比拟了。

    然而云笑丝毫不担心,他知道陆沁婉这道虚影已经是强弩之末,雪弃也是身受重伤动弹不得,要是还不能将这二人留下,那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

    只可惜云笑千算万算,有些东西也有些脱离他的掌控,又或许是在他重生之后的这此年来,陆沁婉又修习了一些新的手段。

    唰!

    只见在云笑的追击之下,陆沁婉失去了一条右臂的身影,竟然整个撞进了雪弃的身体之内,让得这个原本已经身受重伤的女子,瞬间就变得气息磅礴了起来。

    “走!”

    一道低沉的喝声从雪弃的口中传出,只是这道声音根本没有她原本的意味,反而是一种苍龙帝后的威严。

    看来是苍龙帝后用一种特殊的手段,将自己的分身虚影给融入了雪弃的身体之内,让得其拥有了短暂的回光返照,并不是刚才那种奄奄一息的状态了。

    “死!”

    一道怒喝之声从天空上传来,正是云笑所发,此刻的他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一道巨大的脉气掌印从天而降,誓要将那雪弃连带着苍龙帝后的分身投影,都一击轰得粉碎。

    然而这一次云笑终究是要失望了,当他巨大的脉气掌印堪堪轰到雪弃的头顶之时,从这女人的身体之内,陡然爆发出一股极强的力量。

    这股力量好像并不是攻击之力,更像是一种转移力量的特殊手段,让得云笑那巨大的脉气掌,终究是没有轰中雪弃,反而是在这股力量的阻挡之下滑向了一旁的巨大深潭。

    哗啦!

    只听得一道水声响彻而开,云笑这强力一击何等威势,直接轰在那潭水之中,仿佛让平静的深潭,都在这一刻掀起了滔天巨浪。

    “嗯?”

    当云笑将目光从好溅起的潭水上收回之时,却是陡然发现在潭水落下之后,刚刚还在潭边的雪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是消失不见。

    云笑心有所感,下一刻已是抬起头来,只见在北方天际极远之处,一道仿佛小黑点一般的人形身影,正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远远掠去,相隔几有数十里。

    “追不上了!”

    所有人都是跟着云笑的目光,将视线转移到了北方天际,看着那仿佛远在天边的小黑点之时,都在心中下了这样一个结论。

    无论云笑的速度有多快,但是以那雪弃此刻的速度,却是望而不及,那仿佛是突然之间施展的一种速度秘法,顷刻间便已远在数十里之外。

    “居然还有这样的手段吗?”

    就连云笑自己,在看到那数十里之外的身影之时,也不由摇头苦笑,很明显,如此诡异的速度,连他身为前世龙霄战神的灵魂,也是从所未见。

    因此云笑在顷刻之间,便已经打消了继续追击的念头,不管怎么说,今日这一战,也算是他大获全胜了。

    对于雪弃,如今的云笑已经不会太过放在心中,哪怕是那位重回九重龙霄,受到更多的资源培养,他也有足够的信心在下次遇到的时候,战而胜之。

    至于那曾经背叛过自己的妻子苍龙帝后陆沁婉,云笑哪怕是再仇恨,也知道那只是一道分身投影罢了。

    就算将这分身投影大卸八块,对于九重龙霄的苍龙帝后,也不可能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最多就是能让其多几分愤怒而已。

    “堂堂的苍龙帝后,竟然被云笑打得落荒而逃了?”

    抛开云笑异样的心思不说,那些在下方围观的修者们,此刻眼睛瞪得滚圆,完全不肯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幕。

    诸如侯天猎或是萧百灵天阶强者,想法可不会和罗浮生等人一样,他们丝毫没有怀疑那就是九重龙霄苍龙帝后的分身投影。

    但是这么一尊堪比通天境中期强者的分身,竟然被云笑三招两式就打得落荒而逃,甚至逃得慢一点,还可能被其赶尽杀绝。

    在知道那乃是苍龙帝后的分身之后,侯天猎他们的心中,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结果猜测,他们想得最多的,还是那个粗衣少年云笑,自知不敌而知难而退。

    但不管怎么说,苍龙帝后的分身投影,于万妖山来说也是一个强大的敌人,此刻云笑能够大获全胜,他们震惊之余,也是升腾起一丝喜色。

    而相对于万妖山所属,魏独征率领的斗灵商会修者们,脸色就变得极其难看了,尤其是这个斗灵商会的总会长大人,脚下都在朝着外间移动,似乎什么时候就要自行逃命。

    原本以为雪弃乃是苍龙帝后的嫡传弟子,无炎宫可以就此攀上一棵大树,却没有想到那叫云笑的家伙竟然如此恐怖,将苍龙帝后的分身都给生生打跑了。

    哪怕此刻还有着一个麻奴在战斗,而且好像和陆燕机的战斗还大占上风,魏独征的心中也是打起了退堂鼓,只觉这一次的计划,真要就此夭折了。

    砰!

    就在下方诸人心思各异的当口,天空之上陡然传出一道大响之声,紧接着一个苍老的身影把持不住,在这股力量之下连退了四五步,正是炼脉师总会长陆燕机。

    不管怎么说,陆燕机也是最近数月才突破到通天境中期的,甚至突破到通天境初期都没有多久,脉气不免虚浮。

    可是那麻奴呢,却早就是通天境中期强者,而且其来自九重龙霄,又是陆家的家奴,这些年来忠心为主,已经成为陆沁婉的心腹了。

    因此一些属于陆家的强横手段,陆沁婉也没有藏私,尽都挑选合适的传给了麻奴,让得他对上这些腾龙大的同等级修者,可以占得绝对的上风。

    陆燕机终究不是云笑,在这样的实力压制之下,终于还是露出了败象,只不过获得阶段性胜利的麻奴,脸色也没有好看到哪里去。

    在麻奴的心中,陆沁婉就是自己最为尊敬之人,那是他可以舍弃性命来保护的存在,哪怕只是一道分身投影。

    刚才被陆燕机拖住,云笑的动作又极其之快,让得麻奴根本没有机会去相助陆沁婉,最终不得不施展一些特殊的手段,护得雪弃落荒而逃。

    对地陆沁婉没有顾及自己的举动,麻奴肯定是不会有丝毫怨怼之心的,而且以他通天境中期的实力,场中能拦得住他的,恐怕是绝无仅有。

    只不过此刻的麻奴,半点也没有想要离开的打算,将陆燕机轰退数丈后,他的一双眼睛,已是充满了戾气地转到了云笑的身上。

    “可恶的小子,你敢对小姐不敬,真是该死!”

    蕴含着怨毒的沉声从麻奴口中传出,或许在他心中,羞辱自己的小姐,比杀了自己还要难以接受吧。

    所以麻奴心中对云笑已是起了极度的杀心,心道要是不将这个羞辱了小姐的小杂种碎尸万段,自己还有什么面目再回到小姐的身边伺候?

    嗖!

    麻奴话音落下,下一刻已是身形微动间,朝着云笑疾掠而去,只不过在他身形刚动的时候,那边的陆燕机动作也不慢,他可是知道云笑和那麻衣老者的差距。

    不管云笑刚才的表现有多惊艳,也只是击败了一道分身投影罢了,说到底,陆沁婉达到通天境中期的分身投影,始终是不可能和麻奴这个真正的通天境中期强者媲美的。

    呼……

    麻奴的速度不可谓不快,只是狂怒之下的他,明显是忽略了一个事实,当他一拳轰在云笑脑袋之上的时候,整个手臂,赫然都是穿过了那少年的脑袋,再从后脑穿出。

    “是残影?!”

    作为九重龙霄的强者,麻奴反应还是颇快的,感应到自己着手无物,那脑袋之内也没有黄白之物飞溅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这一击已经落空了。

    很明显云笑刚才又一次施展了影分身的身法脉技,对上货真价实的通天境中期强者,他可还做不到像刚才对付陆沁婉分身那般轻松从容。

    不过将真身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的云笑,看到陆燕机已经袭近麻奴身前,现将那通天境中期强者阻拦下来的时候,他眼眸之中不由掠过一抹狠光。

    以云笑自己这凌云境中期的修为,固然是不可能伤得到麻奴,但如果再加上一个同为通天境中期的陆燕机的话,那效果可就大不一样了。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云笑对麻奴的了解,当年他作为陆沁婉丈夫的时候,这麻奴就跟在身旁,对于这位陆家家仆的那些手段,他可是知之甚深啊。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