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龙神霸帝 > 第571章 铜令牌
    “天王老子都拯救不了我,我看这句话送给你自己好了。”

    楚晨皮笑肉不笑的反击道。

    对方的修为的确够高,达到了铁脏境三四段的地步,不过楚晨有底牌在手,倒也不怕对方狗急跳墙。

    “小子,死到临头还不知死活。”

    培振兴面色狰狞的说道:“来人呐,将这个孽障给本舵主拿下,若反抗,乱刀剁死。”

    “杀……”

    与此同时,周遭的不少仙医阁的侍卫挥舞着锋利的兵刃,如潮水似得杀向了楚晨。

    “培舵主且慢,此地人多眼杂,这鲜血喷射的场面,难免会吓坏诸多本来就生病的病患,万一吓得他们一命呜呼,我们仙医阁岂不是又得背个黑锅了?”

    就在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那个温文尔雅的青年摇着手上的折扇,戏谑的斜视了楚晨一眼,慢条细理的说道。

    “杜公子所言极是。”

    培振兴看向那青年的眼里露出一丝巴结,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将周遭所有看热闹的闲杂人等通通赶出去,本舵主要关门杀狗了。”

    “喏!”

    周遭不少仙医阁的侍卫顿时将急诊大殿里所有的无关人员全部往外驱赶。

    这吵杂混乱的一幕,使得不少还没有看到尽兴处的病患眼里都是失望之色。

    不过碍于仙医阁强大的底蕴,通通撤了出去。

    “楚晨,本舵主要将你千刀万剐,以泄心头之恨,嘎嘎!”

    将看热闹的闲杂人等全部驱赶完毕后,培振兴的眼里浮现出了毫不掩饰的恶毒杀意。

    “住手!”

    就在此刻,血无涯横跨一步挡在楚晨的面前,说道:“舵主,你可知道站在你面前的少年是谁?”

    因为楚晨非常沉得住气,到此时还没有一点要表露身份的意思,血无涯也实在看不下去了,直接了当的道。

    “好呀血无涯,原来你和这臭小子认识?那之前是不是你给老夫下的套?”

    陈虎豹眼里露出一丝明悟之色,恶狠狠的咆哮起来。

    “哦?那是什么人?”

    培振兴面色一沉,道。

    血无涯的身份不简单,是仙医阁总盟那边调到太玄圣院这边的,可以称得上是有后台的人。

    所以,若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一般来说,培振兴也不想得罪他。

    “楚晨乃我们仙医阁的巡查尊使,代表的就是仙医阁总盟那群老古董,对仙医阁任何龙神大陆的封号和分舵管事人都有绝对的罢免权。”

    血无涯沉声道:“今日若你敢动他,就是以下犯上。”

    “什么?血无涯,你说这小子是我们仙医阁的尊使,本舵主没有听错吧?”

    仿佛见到了江河的水在倒着流,培振兴愣了半晌,这才看着身边的杜公子,大笑道:“杜公子,这楚晨好大的胆子,竟然冒充了你的身份,您……”

    这话又让楚晨为之一愣,投向那个杜公子的眼里浮现出了一丝错愕。

    这培振兴此言到底什么意思?

    难道眼前这个杜公子也是仙医阁的尊使?

    若真的是的话,那还真的是凑巧了。,

    “你小子到底是谁?为何冒充我仙医阁的尊使?到底有什么目的?”

    杜三怒面色陡然一沉,盯着楚晨的眼神闪烁出了缕缕的杀机。

    “冒充?为何是我冒充,而不是你?”

    楚晨反击的说道。

    “哼,死到临头,还敢强词狡辩,众所周知,我们仙医阁派遣在其他国度和城池巡视的铁牌尊使都是有数量的。”

    杜三怒道:“而根据本公子得知,最近几年内,我们仙医阁在太玄郡这边巡视的使者一共有四人,不巧的很,本公子也是其中一个,而且另外三人都认识,根本没有一个叫楚晨的。”

    “哇,这楚晨好大的胆子呀,不但杀了梨叔,打伤了培根公子,如今竟然还敢主动上门挑衅?”

    “呵呵,都说艺高人胆大,这楚晨的武道修为也算是高深,去其他地方骗吃骗喝耀武扬威的还能蒙混过去,不过今日来错了地方了,看起来是必死无疑了。”

    周遭诸多医师从惊讶中回过神来,投向楚晨的眼里都是怜悯和讥笑。

    而此时,身边的血无涯也是傻眼了。

    楚晨是尊使,这点是毋庸置疑的,而看培振兴对杜三怒恭敬的态度,显然对方也是来自仙医阁总盟的。

    既然大家都是总盟高层派遣出来的使者,为何彼此不认识呢?

    “你不认识我,那是因为以你在总盟的身份和地位,根本没有权限知道本尊使的存在。”

    楚晨倒也不着急,慢条斯理的说道。

    “好大的口气,既然如此,那大家口说无凭,彼此拿出证据来吧。”

    杜三怒怒极反笑,从空间戒指里掏出了一块暗黑色的铁牌,对着楚晨高高的扬起。

    “的确是我们仙医阁铁尊使的令牌,属下等人见过杜尊使!”

    在场诸多医师都不是泛泛之辈,自然能认得高层的令牌的,此时见状,纷纷对着杜三怒恭恭敬敬的抱拳行礼。

    “楚晨,如今本尊使已经亮出了证明身份的令牌,如今轮到你了。”

    得意的将令牌收入囊中,杜三怒道:“今日若你真的拿不出证明你自己身份的令牌,不但你自己得死,连你身边的血无涯也得遭受到总盟的惩罚,最起码得逐出仙医阁。”

    “好呀,那你且擦亮眼睛看清楚。”

    楚晨淡笑的说道,意念渗入到空间戒指里,将其中一块铜色的令牌掏了出来。

    当日九十七号龙神将仙医阁的道统传给楚晨的时候,一共给了他四块令牌,分别是金银铜铁,各自代表的身份都是不同的。

    按照楚晨的推算,银色的铜牌足以让杜三怒诚服了,而银牌和金牌代表着什么,连楚晨也不清楚,反正一句话,很牛逼,很牛逼。

    “铜令牌牌?”

    凝视着楚晨手上的那块泛着厚重和浓郁岁月气息的名牌,杜三怒顿时打了个激灵,脸上的得意和嚣张顷刻间化作了震撼和巴结。

    “楚晨公子,你能否将这块令牌给小人仔细端详一下?”

    这话说的恭恭敬敬,带着无法言语的虔诚和热切。

    其实这也正常,杜三怒虽然是铁尊使,但地位的话和铜尊使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不夸张的说一句,彼此两人都是仙医阁的尊使,但在仙医阁里的地位,那就是巨象和蝼蚁的差距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