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狐妖的贴身保镖 > 第144章 赵副局长的人
    张明宇懒得理会周蒙,抬腿走进J局大院,抬头看了看大楼前的警徽和国旗,又扫视了下四周。

    就在这个时候,凌河县的警车也开了进来,车子里跳下来三名警察。三人看到张明宇戴着手铐站在大道上,倒没觉得有什么异常,一边说笑着一边朝张明等人走去。

    见到自己这边人又多了三个,周围还有不少警察,周蒙终于完全挺直了腰板,拐着腿,一步步朝张明宇走去,走到他的身边,犹豫了一下,接着目中射出一股子狠劲,推了一把张明宇,叫道:“快走!”

    张明宇巍然不动,淡淡道:“走什么走?我犯什么法了?还是老老实实给我解了手铐吧!”

    “小子,看清楚了,这可是JC局,你以为还是在警车上吗?”周蒙闻言气不打一处来,骂咧道。

    话说出口,周蒙倒没察觉有什么语病,但听得随后跟上来的三个警察,一头雾水,心想,难倒在警车里这小子就可以嚣张不成?

    张明宇静静看着周蒙,看得他头皮发麻,这才道:“JC局很了不起吗?我没犯法,走到哪里都一样。倒是你们身为执法人员,知法犯法,不分青红皂白就给我上手铐,还滥用私刑,倒真要面对你们头顶的警徽好好忏悔思过。”

    后面跟上来的三个警察就像看白痴一样盯着张明宇看,而周蒙等人被张明宇这番话说得差点七窍生烟。

    滥用私刑?TMD被打的是老子好不好?

    周蒙终于暴走了,忍不住抽出警棍,挥了挥棍子,骂道:“MD,到了JC局还这么嚣张,你再不给老子乖乖地上路,信不信老子抽你?”

    正在周蒙挥动着警棍,威胁张明宇时,有一辆奥迪车往刑侦支队大楼开来。

    张明宇眼神锐利,透过贴了车膜的车窗竟也能模模糊糊捕捉到车内坐的人大致面貌,脸上浮起一丝周蒙等人不易觉察的微笑,戴着手铐迈开了脚步。

    周蒙见张明宇迈动脚步,以为他怕了,心里总算是出了点恶心,重新体会到做为一名刑警的威风。

    张明倒是有些失望,现在他倒是巴不得张明宇闹得厉害一些,最好闹得市局天翻地覆,那时估计连举证审问都不需要,就可以直接把张明宇往牢里塞。

    不过很快,众人就发现不对了。因为张明宇不是朝前走去,而是双手戴着手铐,优哉游哉地朝一辆奥迪车走去。

    那场面还真有些说不出的荒唐,所有人包括进进出出的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一个小年轻戴着手铐,神情自若地在局里晃荡,那样子哪像是被抓,根本就是来参观闲逛的。

    “TMD,老子非废了这小子不可!”周蒙狠狠朝地上吐了口痰,抄起警棍一瘸一拐就朝张明宇一脸凶相地走去。

    他周蒙抓来的嫌疑犯竟然带着手铐在局大院里,大摇大摆地走来走去,这话要是传去,他周蒙以后还怎么在支队里混,以后怎么能镇得住那些道上的混混流氓。

    周蒙举着警棍,凶神恶煞地追在张明宇的后面,骂咧着刚想举起作势劈下去,却见到张明宇举着戴着手铐的双手远远朝奥迪车大大咧咧地晃了晃。

    周蒙那颇为雄壮的身子突然打了个哆嗦,赶紧把警棍收了起来,忍不住暗自摸了把冷汗。

    差点要在家门口抄警棍揍人了,幸好及时收手,否则要是被局领导看到,那还不完蛋。他妈的,都是这小子惹的,把老子都气糊涂了!周蒙恶狠狠地盯着张明宇那略显单薄的背影,暗自庆幸。

    “小子,你究竟想干什么?”周蒙肺都要气炸了,却仍然不得不使劲憋着,冷声问道。

    “没干什么,跟一个朋友打声招呼。”张明宇淡淡道。

    “朋友,你他妈的就省省吧,那是新升上来的赵副局长。”周蒙讥笑道。

    抓张明宇之前,周蒙可是调查过张明宇的档案,他是什么来历背景当然一清二楚,唯一没料到的是,他竟然有一身厉害的本事,打得他措手不及,吃了大亏。

    张明宇用近乎可怜的目光瞥了一眼周蒙,像他们这种人也就知道欺负欺负平头老百姓,可惜啊,他却看走眼了,自己这个平头老百姓却不是普通的平头老百姓。

    张明宇的目光让周蒙感觉很刺眼,很受羞辱,但同时心底升起一丝很不好的预感。因为从跟张明宇接触到现在,除了一开始压他上车,他似乎还没占到一丝丝的便宜,相反倒是被他狠狠揍了一顿。这在他从警这么多年来,还从没发生过。

    既然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都发生了,为什么这小子就不能是分管他们刑侦支队的赵副局长的朋友呢?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小子只是地矿所的一个临时工,真要是跟赵副局长是朋友,怎么可能会混到这种寒碜的地步。况且赵副局长也绝不可能自降身份,跟这样一位小年轻交朋友。

    周蒙立马否定了自己神经兮兮的猜疑,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可那赵副局长的座驾似乎就是跟周蒙过不去,还就是嘎地一声轻响,停在了张明宇身前三米处。还未等司机帮忙打开车门,后车厢的门已经被狠狠地推了开来。

    车门刚刚被推开,就见到满脸胡渣,皮肤黝黑,身体强壮,穿着一身威风警服的赵永强火急火燎地从车子里下来,大步向张明宇走去。

    周蒙一见这架势,感觉头晕眼花,本是温和的早晨太阳光显得格外的刺眼。

    不好的预感似乎马上就要变为现实了,这个明不经传,只是个私人保镖的小年轻竟TMD真跟赵副局长认识!

    不远处,一同办案的两位刑警也是呆如泥塑,刚才虽没注意听清张明宇和周蒙的对话,但也知道赵永强这位大人物下车朝张明宇走去,显然大大不对劲。

    “他是谁呀?”张明低声问了句。

    “新升任上来的赵副局长,分管我们刑侦支队的。”那位曾被张明宇夺过配枪的刑警,阴沉着脸回道。本来昨晚一伙人喝酒唱歌,已经称兄道弟,拍着胸口说要帮张明这个忙。但现在,这位刑警是巴不得不认识张明,甚至隐隐中对他有股子怨气。

    张明听说那人是副局长,心中很是奇怪,想再问几句,见一同去抓张明宇的两位刑警脸色都很不好看,只好识趣地闭上了嘴巴。不过张明倒没过多担忧,毕竟跟张明宇是同个村的,他家有多少份量,这点张明还是一清二楚的。

    “赵局!”周蒙很心虚地叫了声。

    赵永强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冲着张明宇惊讶道:“余大……先生您怎么会在这里?”

    周蒙听到赵永强称张明宇为张先生,还用上了敬语,只感到眼前一黑,两眼一软,差点就要瘫坐在地上。

    完了,狗娘养的张明害死老子了。

    张明宇看着赵永强,淡淡道:“没什么,有人说我打架斗殴,然后非要给我扣上手铐带你这儿来了。”

    张明宇是什么人?那可是动个脑瘤手术只需要数分钟的神仙般人物,是他赵永强父亲的救命恩人。当初那句“如果你真能把我父亲救过来,我会向你磕头认错,只要是你张先生吩咐的事情,不论是上刀山下火海我赵永强都会替你办好。”尤在耳边萦绕。没想到才隔了数个月,自己还未来得及亲口向他道谢,自己手下却把人家给扣到局里来了。

    赵永强感觉就像被人当面扇了一巴掌,脸蛋火辣辣的烫,好在他本就脸黑,又满脸胡渣,倒也看不出来老脸泛红。

    “小周,这是怎么回事?”赵永强威严地盯着周蒙,沉声问道,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发火味道。

    周蒙现在真的是悔得连肠子都青了,天晓得这小子竟然跟赵副局长认识,早知道这样,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扣这么个爷回警局。

    周蒙感觉喉咙干涩得厉害,蠕动了好几下喉结才嘶哑着声音道:“凌河县那边警方说张,张先生在金川镇镇张家村恶意伤人,请我们协助帮,帮……”

    “够了!”赵永强厉喝一声,目光如剑地扫了一眼站在远处根本不敢上来的张明他们一眼,怒道:“你哪只眼睛看到张先生恶意伤人了?你就这样把人用手铐给抓来?还拿警棍,很威风是吧!迟点让你们鲁队来办公室找我,我倒想问问他是怎么带队的!”

    周蒙被赵永强骂得后背直冒冷汗,手中握着的警棍就像一根着了火的棍子,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

    “还愣着干什么,快给老子开锁!”赵永强见周蒙还傻愣在那里,又劈头骂道。

    周蒙这才急急忙忙掏钥匙,因为手颤抖得厉害,竟一下子对不上孔。

    赵永强见状,一把抢过钥匙,然后亲自给张明宇开了锁。

    “实在抱歉,让张先生您受委屈了。回头我一定好好教训他们。”赵永强老脸一红,尴尬的对张明宇说道。

    (求推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