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249章 消失的民宿
    天色已晚,老鸦岔的山路中,没有一盏路灯,连过往的车辆都是少之又少。

    我和胖子站在黑暗的幽幽民宿前,沉默了一会,里面确实是人去楼空了。

    我十分不解,不过三天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老田在这里开了二三十年的旅店,一夜间就没人了。

    胖子推了推门,门上的一把大锁将大门锁死,上面还没有落下灰尘,离开的时间定不会长。

    “好好的民宿怎么说关就关了,张墓,这不会和咱们的事情有关系吧?”胖子问我。

    “就算没有八成的原因,很有可能有六成的原因是因为咱们。”我回答说,其实我的心里更加担心的是另一件事。

    胖子在周围看了看,幽幽民宿的门前的雪都没有扫过的痕迹,说明昨天晚上前他们就已经离开了。

    我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心想如果是在昨天前的话,很有可能不是因为我们迟来而使对方采取的行动,应该是对方计划之中的。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我也很模糊过程是怎么一回事。

    现在放在我们面前的是另一件事情,天色已黑,民宿无法入住,必须考虑当下的事情了。

    我和胖子在民宿后面的墙角点上了几支香,香有些发潮不太好点,避鬼驱邪的事情还是得讲究下的。

    现在四下黑暗,马路上的车辆来往非常少,在这里过夜是不可能的了,我合计了一下,今天晚上必须得搭车离开这里。

    我对胖子说:“可能幽幽民宿真的出事情了,不管怎么说,现在没路可退了,等会到大路上搭个车,先离开此处。”

    胖子也懂我的意思,幽山是不能在晚上行动的,阴气太重,而且冤魂太多。

    我和胖子在民宿后墙四角上分别上了香,向大路上走去,离开了民宿。

    站在马路边上,整个一长条的山路中,全部都是黑暗的,不见一辆车亮的灯光,就只有手中的手电。

    昨天夜里下过的雪,在今天晚上才发挥出它的寒冷,我和胖子感觉到的寒冷是无法形容的,它能穿人的身体般,夜里的寒风还在肆意乱吹。

    我们二人的境遇别提有多惨了,倒是也有这雪的原因,才使的很久都没见到一辆车经过。

    路上的雪一天还没冻成冰,估计过了今晚,就要结冰了,到时候怕是更没有车会来了。

    大概等了一个多小时,仍是不见一辆车,时间接近晚上八点了,我和胖子很有可能今晚会被扔在山里过夜了。

    我时刻做着最坏的打算,身上的寒冷也已经阻挡不了我的思绪,胖子坚持不住了,让冻的开始骂娘。

    “他娘的,这是什么鬼天气,老,老子下墓倒斗,千年僵尸鬼王都安全逃出来了,今天要是让冻死了,就太不值了,张,张墓,你说这深天雪夜的再出来两条狼,咱们是不是就酸爽了?”胖子哆嗦的说着。

    胖子一说狼,我下意识朝四周照了照,胖子的可是开过光的,这点上我是一点不敢含糊。

    “胖子,你一天天的能说些好的吗?感情你不是在等车,是在等狼?你身上的那身膘,就算狼来了也是先吃你,还想着冻死,先问问你身上的膘同意不。”我也有些冷的快语无伦次了,不管怎么说,车才是现在最期待出现的。

    “那我还是往好处想想,兴许咱一个小时后就躺在热腾腾的床上了。”胖子开始祈祷。

    但愿胖子的嘴能起点作用,我在原地跳动,让冰凉麻木的身体尽量保持着些温度。

    煎熬的过程中,时间就像是停滞了一样,半个小时就像过了几个小时,临近九点的时候,远处亮起了一个明晃晃的车灯。

    在我和胖子的眼里那比看见自己亲娘都亲,亲娘办不到的事情,现在这辆车是可以办到的。

    我们二人在路中将车拦了下来,车听了下来后,我见到是一辆货车,拉的都是货物,司机师傅将车窗摇下来。

    不是别人,正是我和胖子第一天到幽幽民宿时,给我们讲故事的老王。

    司机老王一看是我们,就说道:“是民宿关门没地方去了吧,赶快上车,这大冷天的。”

    司机老王还是和我们第一次见到的一样,热心直接,路上又和我们开始瞎侃开。

    “你俩来这地方几天了,还没旅游够吗?一个鬼山有什么好转的,这地方不安全,还是早点回去吧。”老王一边开车,一边和我们说着。

    雪路上行驶本就不安全,老王这还边聊着天,我是真怕这黑天雪地出点事情,那可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胖子回答老王的问题:“我们是省里地质勘探部门下来的,不是旅游的,对了王师傅,咱还得要多久能进县城?”

    “一个多小时吧,路上不好走,可能还会长点。”

    我问道:“王师傅,你每天都在这条路上跑吗?这好好的幽幽民宿怎么说关就关了?”

    司机老王把车速放的慢了些,说:“这事我也是很奇怪,老田在这里开了快三十年的店了,从来都没关过一次门,昨天就给关门了,事前一点都没听老田和我说过。”

    “是不是田老板有什么急事出去了?”胖子问。

    老王摆着手,“不可能,我跑这条线有十年了,我认识老田也有十年了,他不是个这样的人,我觉得另有隐情,只是现在也找不到他本人,没办法说。”

    我心中很快有了答案,照这个程序,不按常理的话,幽幽民宿的关门是有人在操纵,他要让民宿消失,这是另一个目的。

    我一时还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何。

    后面的路程我假装睡了过去,胖子也睡着了,其实我并不想睡,这么做是为了让老王专心开车,不聊天分心。

    夜里十点多的时候,货车进入了县城,为了感谢老王给了他一百元的感谢,老王是热心直接的人,说什么都不收。

    反正我们还要在此处一段时间,难免还会再碰上,就约定好下次请老王吃饭。

    我和胖子找了家招待所住了进去,一切看来又得从长计议,不过胖子的嘴还真是开过光,比一个小时长点,我们在两个多小时后躺在热腾腾的床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