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266章 故人秦南道
    走了一天路全部都白走了,那只大蜥蜴虽说让我们打退,但还在通道里,并且它横在路中,我和胖子想要穿越它是没有任何机会的。

    从葛英的消失到蜥蜴的出现,两件事情上有存在着某种关系,大蜥蜴消失在黑暗中后,我整理了下。

    葛英的失踪必然是向前或向后走的,往前一直走的话肯定会和这只大蜥蜴相遇,如果说葛英越过了这个庞然大物的话,有些不太现实,我和胖子两人都觉得费劲,何况是他。

    只有一种合理的解释就是葛英他往回走了,这也是我现在所疑问的点,葛英返回是为了什么?难道路上有什么遗漏的东西?

    胖子身上的衣服沾到许多大蜥蜴的口水,恶臭难闻,胖子一边拖着衣服,一边嘴里骂到。

    “这玩意的嘴比他娘的下水道味儿都重,千年大僵尸也不过才多大点味儿,真的,张墓,我闻过最臭的味道就是在部队的时候,隔壁王队长的脚臭味,只要他一脱鞋,整个宿舍楼就和腌咸菜一样,他那间宿舍就是化学武器试验地,那味道叫个酸爽。”

    “那大蜥蜴有这么大味儿?我怎么没感觉。”

    “哎,我还真不是吹的,浓缩的液体炸弹,劲道十足。”

    说着,胖子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扔了,我离着几米远就闻到了那股难以描述的味道。

    胖子没穿外套,在地下深处还是被冻得发抖,胖子也不嫌弃,从地上日本兵尸体中拔下来外衣,套了上去,这种时候讲究什么的都没用,命才是最重要的。

    把衣服上的灰尘拍掉后,日军的兵服还是黄色的,胖子一穿,整个一活脱脱的汉奸,胖子的体型大,衣服有点不大对号,这不是土肥圆还能是谁?

    我蒙声一笑,“胖子,隔壁王队长是没见到你这副模样,不然铁定把生化武器天天投你这了。”

    胖子嘿嘿一笑,“咱这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特殊的时候就得有特殊的办法去对待,一切变化都应顺着人来走。

    往回返了几个小时,楼体转动了三四下吧,我就在前面看见了一盏照明灯,在离我们几百米的距离外。

    胖子一样也看见了,起初我以为是葛英,他也是带着一盏照明灯走的,但走的距离越近,就看见了不一样的场面。

    亮灯处的中间墙体上,是六层的通口大门,我非常疑惑,这不是我们之前走过的路吗,这么大的门放在这里,就走过去了?

    我最先看到的是灯光照亮的门,并没有先注意到灯是谁点亮的,这门出现在这里当真是让我惊讶,却也证实了我之前提出过的另一种假设。

    其实通道本身并没有这么大,几天都绕在这地下,未免会有些太过浮夸,但我们也确确实实的走了几天,一切的问题就出在楼体的自转上。

    我的猜测是楼体自身的转动,会导致通道发生空间上的错觉,整个八宝玲珑楼,包括通道在内全部都是由机关控制的。

    不然的话,我和胖子折返也不会看到这里的门,这是让我没有想到的,但机关在楼体的转动上,把道路和空间进行改变,因为每层上的通道左右都是一样的,我们才没有发觉。

    随后看到的就是照明灯旁边的人,他不是葛英,看到他的一瞬间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人是一个和整件事情没有太大关系的人。

    我走上前去,看清楚了那个人,让我非常不可思议的是这人是秦南道。

    他在低头酣睡,胖子没有见过秦南道,见是一个老人,就说:“这又是谁?”

    我看着睡着的秦南道,叫道:“秦姥爷?”

    胖子见我叫人,问我:“这人你认识啊。”

    我又接着又叫了几声,秦南道醒了过来,见是我在叫他,就回答说:“是张墓啊。”

    秦南道脸上没有一点表情起伏,完全没有波动,我看不出来它的一点惊讶,好像我要出现在这里,他知道一样。

    我非常难以理解,秦南道是怎么到的这里,而且就在六层的门口,比我们的速度还快,要不是那只大蜥蜴追得我和胖子没法继续前进,只怕秦南道走了我们也找不到这门。

    “你怎么在这里,秦姥爷,就你一人?”我问道。

    秦南道站了起来,年近八十岁的他身体还很健硕,他活动了下筋骨,慢条斯理的回答我,“唉,张墓啊,原来是你,我还说谁呢,怎么,你二叔没告诉你?”

    秦南道的话果让我更加不理解,“二叔?他告诉我什么?”

    胖子在一旁看的就懵了,“你俩到底在打什么哑谜?你问一句,他问一句,说的是一件事情么?”

    秦南道看了看说话的胖子,“哦?还有一个皇协军?”

    我急切问:“秦姥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南道拍了拍身上坐下的灰土,一身齐嗖嗖的衣服,和我去到他家里看见的品味装修,风格一致,他还是那个有讲究的的人,就算在这种场合下,也不例外。

    相比胖子身上的日军兵服,我都觉得尴尬。

    “事情是这样的,几个月前,你二叔找见我,说是有了你爷爷的消息,黑子是同我生死与共的人,消失了多年,突然有了消息,你二叔又说黑子很有可能在此处,我就赶过来了。”

    “我爷爷?”我更加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我爷爷都多少年了,不是说都已经死了吗,二叔怎么突然告诉秦南道有爷爷的消息?

    胖子就问:“张墓,你爷爷还活着?”

    我顾不上胖子的问话,在想着秦南道说的,他的话里有太多我不知道的了,超出了我的认知,二叔根本没有和我提过关于爷爷的事情,更没有说还通知了秦南道。

    可我却找不出秦南道话中的破绽,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要是真的的话,那这楼里可就真热闹了。

    见我思考不说话,秦南道又说:“等一会门开了,一起下去找你爷爷。”

    我若有若无的点点头,秦南道还是老谋深算,他的城府我自然摸不透,这话里话外的内容也让我深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