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268章 黑暗中的重逢
    胖子听我说的故事,觉得我的分析头头是道。

    “没想到这历史系高材生还是有两下的,连这东西的背景故事都说的清楚。”胖子夸我说。

    我指着刻像说:“人形上的大火灯,说明是贵族家里的奴隶,举着火灯,这是什么身份的人才能用的起这么大的灯。”

    “不是诸侯,就是将相了,看来这封建制度还真是厉害,平常百姓家点不起灯,他倒好,还得让奴隶举着这么大的火灯。”胖子回答。

    “底下的古迹看来是有故事的。”我说着。

    “八宝玲珑楼到底是什么来头,看样子是非常复杂啊。”胖子说。

    我在前后两头看了看,通道上都是这样的古迹,八宝玲珑楼真正的秘密在最后的几层上,还好日本人当年没有开发到这里,不然墙上的东西,也得大多数让带走。

    既然是文物留在坟里还是更好一些,一旦公之于众,要饱受外界的侵蚀,人的惦记,还有许多的不可抗力。

    我和胖子边走边看,春秋战国的东西也算是开了眼,能确定的是,这里应该还有一个墓的所在。

    众多的线索都交织在了八宝玲珑楼中,让这里迷云漫布,我心中却一直有一个问题存在,不是别的,是日军一百五十多人的尸体去了哪里?

    从上边下来,我和胖子见到的不过才二十多具,还有剩下的一百三十在何处?

    他们全部被吃了?或许,是什么地方我们遗漏了吗?

    眼下的七层古迹,距离九层近在咫尺,楼体转动的机关我还是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总之,葛英和秦南道全部都到了七层,我们的速度稍快些的话,肯定能追上的。

    胖子穿着日本兵服和我显得格格不入,要真不认识胖子的,还以为我引着个日本汉奸在楼里瞎逛呢。

    通道两侧都有类似的装饰,每隔几十米都有一个顶部的火灯装饰,这点更让我确信这里有一个春秋战国时期的墓葬,还有一些墙上的壁画,也都说明墓主人的身份高高在上。

    我和胖子边看边走,两侧墙上的古迹一眼看不到边,因为多少年来这里无人问津,地面上也铺了很厚的灰土,就看到了地面上有许多杂乱的脚印,他们是从这里走的,我俩朝前面的方向加快速度行走而去。

    大约走了有不到一小时的时间,地面上的脚印就都没了,这点让我很是奇怪,难道是楼体发生转动,改变的方向?我停在消失脚印的地方思考。

    “到这里就没了?他们难道是从空气里走了?”胖子疑惑的问。

    我观察前方的通道,与这里并无区别,右侧的房间门上都是尘土,起码得有千年没有开过了,不像是有进去过的痕迹,左侧的一些雕饰也无任何的异常,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会消失了脚印呢?

    胖子在前面没有脚印的地方踩了两下,事实证明是可以踩出脚印的,我试想前面在六层时的情境,被大蜥蜴追着往回跑时,出现的门,之前没有可以参照的物体,现在脚下的脚印刚好证实了这一点。

    我对胖子说:“不能往前了,楼体有机关,我们过去就会进入下一个循环。”

    “那怎么办?”胖子说。

    “往回走。”

    “你确定这个办法能行?”胖子问我。

    “死马当活马医吧。”

    “我靠,怎么又成死马了。”

    往回返的路程没有多远,我们走了也不到一个小时,就算是错误的,不过也才浪费两个小时的时间,一但我们走进错误的地方,那可是几天的循环。

    我和胖子往回走着,走了没一会儿,前方照明灯就照射出了一个影子,他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黑暗中,还是在我们返回的过程,是什么时候跟在我们后面的。

    胖子看到了那个影子,在这七层的通道中,很难不让人产生怀疑,“怎么连灯都没有?不会是个鬼吧?”

    胖子朝前面喊了一声,“嗨,是人是鬼啊。”

    那人好像没有听见,没有回答的胖子的话。

    我掏出了沙漠之鹰,一点点朝那人靠近过去。

    黑暗中出现这么个人影,如果是人的话,为什么连个亮光都不打,要说他不是鬼,我都难以相信,况且,七层的不同于其他六层,这里的装饰和布置上,就是半个墓葬的外围装饰结构,出现什么有怨念的东西也是正常的。

    照明灯的光全部打在他的身上时,我看见了地上的影子,确信他是个人,衣服表明他是一个现代人。

    我和胖子走近些后,那人转过了身来。

    我几乎吓了一跳,这人是我二叔!

    胖子也是一惊,二叔转过来说:“嚷嚷什么,看见鬼了?”

    二叔的出现,让我说话都变的结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二叔,“二,二叔,是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二叔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胖子,“他妈的,一开始老子还以为哪来的日本兵呢。”

    胖子看着自己的衣服,嘿嘿一笑,我接着问:“二叔,你怎么都不开灯,一个人站在这里?”

    “开灯?多余的,你们开着灯到这里用了多久?有用吗?”

    胖子问:“二爷不怕那大蜥蜴吗,还有那无毛怪物。”

    二叔哼哼一笑,“你们找不到路,在楼层瞎转悠,不等的遇见还等什么?从下来到现在有半个月了,你们才刚到七层,我十天前就到了。”

    再次和二叔重逢,让我倍感欣慰,特别是在此处,我对所有的事情都感到迷茫的时候,二叔自从开始实行他的计划时,就假死了,我还特地在藏区的白布马尔佐为二叔设了旗幡,为此还伤心了许久。

    二叔并没有多余的话和我说,我却有许多的话要问二叔,我和胖子跟着二叔的方向走着,想起前面的消失的葛英和秦南道,我就问二叔。

    “二叔,秦南道是你通知他来的?”我朝二叔说。

    “秦南道?”二叔疑惑了一下。

    “对,就是秦南道。”

    “你在哪里看见的他?”二叔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