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270章 次本日记
    连续的三间下来,胖子的口袋已经搜满了,大到银元钱币,小到生活用具。

    胖子又在里面和我说着:“哎呦,张墓,这个兵身上有张照片,还是个日本姑娘呢。”

    胖子拍了拍照片上的灰尘,拿给我看。

    照片上的男人应该是这个日本兵,这姑娘可能是他的妻子。

    我翻过照片,后面写着日期和署名,“1938年,美质子。”

    “这应该是他妻子1938年寄给他的。”我说。

    “他老婆?我看怎么像他妹妹?”胖子说着。

    “你想是什么就是什么吧。”

    我说着从房间里走了出去,二叔在通道里抽起了烟。

    我也丧失了许多的兴趣,每间基本都是一样的尸体,再没有其他的东西。

    只有胖子还有搜索里面的东西,不知道胖子怎么会突然会对日本兵感兴趣的,以前都是对金子才这样的。

    我就问胖子:“又没金子,你哪来的兴趣一直翻腾个尸体的?”

    “这你就不懂了吧,物以稀为贵,平常倒斗能搜见日本兵的尸体吗?再说有的日本兵也是很肥的。”

    我不在去理胖子,任由他去,我和二叔就在通道里聊了起来。

    我朝二叔问道:“二叔,我爹他们你见着了吗?他们到了什么地方了?”

    “别担心墓子,大哥是有两下子的,你还是先操心你自己吧,他现在就在七层。”

    我疑惑,“他也在七层?那我不是很快就能见到他了?”

    “这七层现在还怪热闹的,还真是有不少人下来了。”二叔深沉的说。

    我刚想准备问二叔,这儿还有什么人?就被胖子的一阵呼叫声打断了。

    “张墓,哎,张墓,你快来看看,瞧我发现了什么。”胖子不知在哪一间房间里叫唤着。

    “能有什么?你自己看就完了,死人的东西我不感兴趣。”我喊着。

    胖子又嚷嚷了起来,“哎,真的,这死人的东西还真有点用,你得进来看看。”

    二叔不耐烦说:“这胖子可能真找见什么了,过去看看。”

    胖子仍然在嚷嚷,“你要不看就不看了,到时候可别管我没告诉你。”

    我和二叔寻着胖子的声音,找到了胖子所在的那间房中。

    进门后就看见胖子举着手电,站在一个尸体的前面。

    我提着照明灯进入房间里,很快照亮了整间房内,胖子前面的那个尸体我一眼就看到了不同。

    这具尸体穿着的衣服不是普通的日本兵服,而是一件军官的装扮,身边还掉落着一把武士刀,胖子正拿着看。

    我走上前去,查看了尸体,已经散成碎块了,肩上的军级徽章是少将级,我的心里的答案就浮现出来了。

    “是次本。”二叔说道。

    “这就是次本?”胖子用武士刀指着问。

    我说着:“少将的军衔,次本旅队中最大的官了,还能是谁?”

    “怪不得呢,这家伙身上可都是好东西,那边有个包,应该是他的。”胖子比划着武士刀说。

    我看见了胖子说的那个不远处的包,是一个皮革制作的侧包,一定是胖子拿了里面的东西,给扔在这的。

    包中都是些看起来不起眼的东西,估摸着好东西已经进了胖子的口袋里。

    里面一个文件袋,一个发黄的笔记本,还有乱七八糟的物件,什么散架的笔,铝制水壶,眼镜,还有些测量工具,和一张日本裕仁天皇的照片,可见日本的军国主义思想有多么严重,连随身的包里都有天皇照片。

    其他的都没什么用,也就是文件袋和笔记本还有内容,我将两样东西拿出来,抖了抖上面的灰尘。

    二叔也过来一起看着,我先翻开了那本笔记本,扉页上是用笔写的一行日文,“次本什么什么的记。”

    日文中大多数还是有许多的中国汉字,作为历史系毕业的我,多少也能判断出不少。

    扉页上的内容应该是“次本行军日记。”我朝二人解释说。

    胖子和二叔看不大懂,就退开了些,听我大致翻译,不过说实话我这二流水平,充其量就是结合上下文理解大致意思。

    我朝二人说着,“这是次本写的日记,应该有关于这里的大部分内容。”

    我往后翻页,尝试将里面的内容翻译出来。

    “前面说的是次本去过的其他的地方,有东北辽宁的义王陵寝,北平三绝庄,山西大同北魏大墓,陕西唐朝誉王墓,才到的这里八宝玲珑楼战国墓。”

    胖子一听就骂道:“他娘的小日本,一边打中国人侵占我们领土,一边还盗我们的斗来填补他们的军费,次本他干了多少,死在这里真是活该。”

    “次本是日本军事特殊指挥中心的一员,是名地质学家,他们来到幽山的时间是一九四三年秋,上面给他的任务是寻找一九三一年坠毁在老鸦岔的一架侦察飞机,飞行员的报告是山底可能藏有墓葬。”

    胖子和二叔似乎都在听我讲述,我这二流水平只能翻译一半猜测一半,尽量猜测出另一半的意思。

    “次本旅队进入后,果真发现了一处无人知晓的地底墓葬,作为地质学家,次本对此处的结构做了大量分析,才知道有了八宝玲珑楼的所在。”

    “次本立马向上级报告,并通过了1943工程计划的实施,让次本旅队着手开发八宝玲珑楼的藏宝,于是整个次本旅队一百五十多人,开始驻扎在此处,次本本人还给这片原没有名字的地方起名幽山,因为他的妻子名字叫做幽子,他希望幽山能带给他好运。”

    我又往后翻了翻,果然笔记本中夹着一张日本女人的照片,这名女子应该就是幽子了。

    看来日本人常年在外作战,对于家乡和亲人的思念之情还是很深的,他们只是被帝国主义无情利用的牺牲品,就如同傀儡般,效忠于天皇,这是一种泯灭人性的反人类行为。

    我深感到了这些日本人流亡死于他乡的感情,心中既恨又同情。

    而另一份的文件袋上,记录的正是1943工程计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