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284章 不明
    我们几人将秦南道围在一起,借着飘动的火光,我看到了那张脸,有些模糊,但还是能认清,的确是秦南道。

    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这样一来就的确难说了,为何他会在底部棺椁前酣睡?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会有如此的兴致?

    胖子接连叫了好几声,“老爷子,醒醒,老爷子?”

    秦南道似乎睡的很熟,胖子叫了半天都没反应,索性就直接上手了。

    胖子上去推了两下后,秦南道才有了反应,他半睁了睡眼,扭身瞅了瞅,然后翻身坐了起来。

    他的反应让我们都没有想到,秦南道对我们出现,就像是知道要来一样,一点都没有惊慌失措的表现,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沉得住气才能藏起来。

    本来秦南道在这里,是应该我们问他是为何的,可他老练深沉的气息,竟唑唑逼人,不由得反客为主了。

    秦南道坐起来后,朝我们说:“都到了?我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我爹表面上没有什么变化,心里肯定也是翻腾的,“秦叔,你怎么在这?等我们做什么?”

    秦南道用枯黄的老手,指向那口连在山体里的巨大石棺椁,“怎么?你们能在这,我就不能?等你们一起来开棺,八宝玲珑相信你也想见识见识吧?”

    “感情是你老爷子开不动棺,想等着让我们来开?”胖子说着。

    难道真的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我心中有了一个疑惑,是八宝玲珑有什么机关?想先让我们去试探机关?不管是什么样的原因,他先我们一步来到这里,并没有去直接带走八宝玲珑,当中一定有什么问题。

    我就问到:“秦姥爷,底下这么黑,你是怎么到的这里?”

    秦南道为了不让别人怀疑,回答了我这个问题,但听起来漏洞却是很大,“人老了,有光没光的都是一样,习惯摸着黑走了。”

    “摸着黑能一路到这儿?老爷子你自己信这话吗?”胖子就说。

    我知道这里面藏着问题,除非他对这里轻车熟路,否则的话,想要在完全黑暗的情况下,在我们之前找到这里,是不可能办到的。

    “哼,老朽不是胡说,我吃的盐比你走的路都多,就算是闭着眼,也走的笔直,不像某些人是睁眼的瞎。”秦南道的话有些呛人,可能因为上次在上面的时候,胖子的话曾吓到过他,而这次又是胖子揭穿的他。

    胖子一听,有些恼怒,“哎,你这老爷子怎么说话呢?”

    秦南道把头一转,对我爹说:“叫上你的人,咱去开棺!”

    我不知道我爹现在是怎么想的,我们确实是为了八宝玲珑而来,开棺取宝本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而秦南道在这里,意图不明,说是等我们来开棺,到底是有什么企图还无法得知。

    我爹无法拒绝秦南道的话,因为我们就是为棺椁而来,我爹叫上了大成葛英都过去了,此时想知道到底有什么问题,只能静观其变,随机应变,我和胖子也随后跟了过去。

    一直没有细看到那口巨大的石棺椁,走近后,大成先是用火把,在石棺四周看了圈。

    石棺椁底部与山体相连,这口石棺是在山体上掏空出来的,就是说,挖空山体的时候,特意留下了一块巨大的山石,用来制作棺椁的,工程量相当巨大,我也是前所未见。

    棺椁的长款都超越了一般所见的棺椁,而且两侧的棺椁上,石刻了盘虎盘螭的雕刻图样,看起来气势汹汹。

    图案上还有的地方保留有原有的漆色,但绝大多数都已经在空气中挥发,能想象的出,当时这口石棺多么排场,恐怕也只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才能做到这种地步了。

    葛英摸着巨大石棺,感叹说:“这样的棺椁,绝对是震烁古今的。”

    接着大成在棺椁头前看到了一行墓志,便朝我们说:“这有字,快来看。”

    我看到,棺椁的头面上刻了一串凹进去的字,应该是篆书之类的,我看不大懂,不过从外形上来看,题头的几个字,好像是什么先王。

    葛英说着:“勇先王志。”

    “下面写的什么?”胖子在后面问。

    “镇北将军,勇显神威,万福金安,魏。”

    “没了?”胖子说。

    “没了,只是简单的记载,并不是详细信息,墓主是魏国勇先王,因为神勇,得将侯。”葛英说。

    秦南道见我们研究起来了棺椁,有些不耐烦的说:“外边你能看出来个什么,先开棺。”

    秦南道越是急着开棺,我就觉得事情越发不对,心想着难不成棺里还能有比毛僵尸更厉害的东西?要真是那样,怕秦南道比我们还要危险。

    我爹也很想看看秦南道到底玩的什么花样?

    “来,开棺。”我爹说着。

    石棺椁上的盘纹也是非常精美绝伦,不过这石棺椁非常巨大,想要推开它还真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我们几人放下了对这具巨大石棺的研究,先要准备去将这棺给开开。

    火把交到了我爹手中,我们四人都站在棺椁的一侧,准备将棺盖推开。

    我趁机看到了黑暗下秦南道的那张脸,阴暗中发黑发暗,十分诡异,而且更让我惊讶的是,秦南道似乎看到我们要开棺,在暗自发笑,这是最让我感到害怕的。

    我心里也突然没了底,棺材里到底有什么?让秦南道会如此发笑呢?

    “一二三。”

    大成说着口令,指导我们发力的时机,四人用了一次力气,才将棺盖推开了一点点。

    正当我们要再次发力的时候,黑暗中突然传来了一个声。

    “等等。”

    这个声音是二叔的,未见其人,却听见了他的声音。

    我们都停止了下来,二叔的身影一会就出现在了视野当中,我朝我们笑了笑,尤其是对秦南道。

    秦南道见棺马上要开,突然被出现的二叔制止,他才是最慌的那个人,秦南道见自己的计划没成,脸上的肉在抽搐,眼神都变了。

    “秦叔,这么巧?我们又见面了。”二叔的话意味很深长,又充满了自信的味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