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292章 解不尽的恩怨
    等到玉碗归还回来后,这样的事情又开始发生了,夫妇二人认定是这玉碗上的器魂作祟,认为这件物品他们镇不住,决心要出手了它,这个时候,正巧秃发男人的儿子回国做生意,得到了玉碗要出手的消息,便一路赶来了。

    秃发男子的儿子在夫妇二人家中,一眼便相对了这白潭碧波,当即就交易到手了,白潭碧波后来被直接带到了意大利,到了秃发男人的手中。

    夫妇二人将白潭碧波出手后,觉得事情也就过去了,但不想家里的东西是不掉了,二人的梦也不做了,却各自大病了一场,直到半年后痊愈,才恢复到了以前的生活,夫妻二人也是受罪不少,不过,那白潭碧波也算是出手了,以后不会再有困扰了。

    白潭碧波一路辗转到了意大利,秃发男人一开始也是对这东西爱不释手,一辈子都没见到过这种极品玉器,秃发男人的儿子把东西送给父亲后,就回了国,留秃发男人一人在意大利。

    时间一长,白潭碧波在秃发男人这也发现了不对,自己家中的东西也总是自己翻倒,而且在晚上,他也做着同样的梦,总在一个地方被困扰,无法走出,与之前的夫妇二人是一样的情况,开始秃发男人以为自己年纪大了,精神不好,吃了许多药,看了很多医生也没有好转,他也一度以为自己是中邪了,怎奈在意大利找不到驱邪的人。

    秃发男人惶惶不可终日,这么下去,迟早一天会死在这里,秃发男人赶紧联系了他儿子,将他带回国来找高人看看,秃发男人的精神一日不如一日,神奇的事情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秃发男人回过后,还没有找高人去看,自己竟慢慢好了起来,也不知是各种缘故,既然好了的话,也就不用再看大师了,索性就又回了意大利。

    回去之后,秃发男人没两天功夫,就又开始做梦,困在一处叫不上名字的地方,精神又衰弱了,这事奇怪的很,谁都没有往玉碗身上想,就这样,秃发男人第二次返回了国内,几次三番折腾,要说也只能是钱多的问题,说到底,还不是出在钱上?

    秃发男人这次同上次一样,回来后精神状态又变好了,这时秃发男人觉得是外国的环境对自己不好,于是回到了国内定居,就在他老家。

    眼看一天天的身体精神变好了,秃发男人就想起了自己放在意大利的宝贝,人到了中老年最大的毛病就是三个字,舍不得。

    儿子为了让父亲开心,就把意大利放着的东西全部搬回了国内,果然不出所料,秃发男子夜晚又开始做梦了,家里的东西就像是有人推一样,亲眼看着椅子,自己就能倒在地上,这次秃发男人更加严重了,还经常说胡话。

    最终发现问题的,还是他的儿子,觉得几次都是因为离开了这些从意大利收藏的古董中,变得好了些的。

    然后就请了个道长前来看了一眼,马上就弄清楚了事情的缘由,是玉碗白潭碧波的器魂在作怪。

    一切的原因还是得怪那夫妇二人,他俩知道白潭碧波器魂作祟,却没有告知就卖给秃发男人的二人,是极不负责任的行为,用现在的话来说,这就是无良商家!

    反正临走的时候告诉说,器魂中的东西,长久下来已经快附在秃发男人身上了,不能强行除掉,否则会伤到秃发男人的身体,解铃还须系铃人,必须解了器魂的怨气,才能消散,长久下去的话,秃发男人的性命不保,道长又给了两颗辟邪丹,一颗能保一周无恙,半月之后解除不了,金仙难救,同时道长自称自己能力不够,给指了条明路,让秃发男人儿子带着他上清凉山来寻法子。

    秃发男人的儿子先是找到了那对夫妇,夫妇二人听了此事惭愧至极,知道是自己的问题,愿意同他们一起,上清凉山来,帮秃发男人解决问题。

    正是这样,才有了我现在看到的景象。

    他们五人都在云想寺的后殿出现,苦禅大师为他们去解开这一器魂带来的困扰。

    我看上去那个秃发男人并不像是被邪灵附体的样子,要不是听闻了这样的事情,秃发男人看上去就同常人一样,谁能知道他半月之后命不久矣,那道长给的药的确有些功效。

    苦禅大师用一块黑布盖住白玉碗后,手持阿弥陀佛,念诵不知是什么经咒,苦禅大师用了两分钟时间入定,后殿中的几人都在看着苦禅大师,没有一人说话。

    佛法虽不通道法,但其宗旨是相同的,都是为了化解怨气,平息内愤,苦禅大师一看就是常年驱邪之人,所用方法手段都很娴熟,器魂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应该不是一件难事。

    玉碗上的黑布凌空而起,苦禅大师似乎是在同玉碗中的器魂做着沟通,他面色镇静,面含微笑,大有一副处世不惊的泰然气风。

    突然间整个后殿的气温都降下了几度,苦禅大师用手在空中洒出了一种白色的粉尘,后殿之中似乎变得通灵了一般,地上散落的打坐坐垫乱动了起来,殿顶山挂着的旗也凌乱飘动,场面就像他们之前说的场景。

    我然后在玉碗放置的桌面上,看见出现了一个阴冷发寒的鬼,这就是白潭碧波的器魂,一个充满怨气的鬼灵。

    顿时在场的几人都惊呆了,平常人等实则难以相信这世上有鬼的事情,更别说见到真正的鬼了,他们都被吓的不轻,甚至摔倒了地上,年老一点的还好,年轻一点的大叫了起来。

    苦禅大师这么做的用意我已基本明确,他是想把白潭碧波中的器魂招出来,与秃发男人和夫妇二人化解之间的矛盾。

    正所谓冤家易结不易解,宁拆一幢庙不毁一桩婚,世间的恩恩怨怨归其本由还是人的问题,如果之间能少一些的摩擦碰撞,互相理解,就不会有这么多解不尽的恩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