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296章 追查
    手记的记录中,当属这两件事情最为特殊,我思来想去,这绝不是一个单纯的事件,可能与爷爷的秘密,有着某种联系。

    就在我无法解释这两件事的同时,又有一个我看不明白的现象,爷爷留给我的笔记,字,还有手记三样东西,竟然出现了三种字体。

    能直观上看出来的,是在老宅里拿回的那两样东西,这二者有异曲同工之妙,是早年和中年的字迹,让我疑惑的反而是那笔记上的字迹。

    因为笔记的内容里有一部分是秦南道的笔迹,我特意找了几处爷爷的笔迹来做对比,问题果然就出现了,笔记上的字迹与那两样完全对不上,这不是一个人的字,就算是年老之后的变化,字也不会成了这样。

    就如同楷书和行书间的差别,试问一个人写了一辈子的行书,能一下就变成楷书?爷爷又不是一个书法家,他字里行间所留下的笔迹,是不可能那么轻易去除的。

    我看完了这眼前发现的新信息,不由得是一身凉汗了,我细思极恐,不敢再把事情肆意推想出来。

    现实和理论中的差距,还是存在某种意义上的不科学,眼见的才为实。

    我放下了这些东西,思绪困扰,心中也是忧心忡忡,出门换了个心情,想着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关于爷爷的笔记不同事情,相信除我之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至于该怎么了解和追查,我忽然间就想到了一个人。

    爷爷后来字迹上的变化是在贺兰山那次回来之后的,恐怕这世界上也只有与爷爷同去的秦南道知道答案了。

    ……

    这年是再无心情去过了,我联系胖子,胖子说他要正月十五后才能回来。

    我去找了凌天若,她是秦南道的外孙女,她肯定比我更了解她姥爷。

    还没过完年,我就联系了她,凌天若一听是我也感到很是惊讶,还声声调侃我说忘了她什么什么的,我哪还有那个心情,就约她见面当面详谈了。

    地点还是定在“红花易茶阁。”凌天若的地盘上,几个月的时间没见凌天若,她仿佛又变得漂亮了,不像我为了各种事情奔波,愁丝一缕已上了白头,要不说女人就是好,无忧无虑的女人最好命。

    见面相互打了招呼,还是在凌天若那间长期的包厢“兰亭”里,与我前头来的时候没什么变化。

    凌天若问我说:“张墓,这两个月你干什么去了?怎么从山东回来就消失了人影,不会又是去哪干了一票大的吧?”凌天若几次下来,与我也是八分熟了,说话也不再多客套。

    我心想着,秦南道与凌天若是一家人,秦南道所做的事情,凌天若会不会也参与了其中,我不能直接把底交出去,得先试探一下。

    我笑了笑说:“是啊,出去了一圈,好久不见了,最近在忙些什么?”

    “没什么可忙的,还不是红花会里的那些事,对了,你知道吗,夏国秘术卷轴的发现,对那一段夏国遗失的历史有重要作用。”

    “夏国历史还有缺漏的部分?”我追问。

    凌天若解释说:“只要是历史中事情,多少都会缺漏的,夏国卷轴把一部分空缺填补了上。”

    我说道:“天若,你姥爷最近怎么样?身体还健硕?”

    凌天若疑问着说:“你怎么突然问起我姥爷,我也好久没见他了,说是去外面旅游去了,大过年的也都没有回家。”

    “旅游去了?现在还没有回来?”

    “对啊,怎么了张墓,看你样子,是不是有什么事?”

    我连连说:“没有没有,只是老人家出去得注意安全啊。”

    看来秦南道幽山之后,没有回家,他带着八宝玲珑去了他说的那个地方,可那个地方又什么地方?他到底要干什么?

    我现在才真正的感觉到,这么多年来红花会一直是秦南道的眼线,他利用这一便利,掌观着全局,也在暗中盯着我们张家和吴家,他究竟有何秘密呢。

    凌天若又说:“行了张墓,你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我大概已经有了底,秦南道的事情,凌天若可能真的了解的不多,说不好听的,就是利用关系。

    “你了解多少你的姥爷,你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我忽然转变了说话的语气,为了凸显出问题的严重性。

    “我姥爷怎么了?他发什么事情吗?”凌天若的回答非常中肯,她不敢说对秦南道的了解,只是不知我这么问的用意。

    其实她同我一样,一个晚辈对上两辈人是无法做到随意猜解的,毕竟是自己家中的人,谁都不能想象会有另一面的存在,这才是这么多年问题的淤积,源自于无法了解。

    “你先听我说,别着急,有些事情,可能你也无法相信,但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我耐心的和凌天若解释说。

    “那你说,我姥爷他怎么了?”

    “这么多年,你就没发现秦姥爷他的不对之处,像是什么事情瞒着你,或者他做的事情让你不理解的,红花会的设立真的有这么简单?”我反问这凌天若。

    “张墓,你是不是又发现了什么?”凌天若说着。

    “我觉得当年贺兰山的事情,与你给我的资料中有出入,一定有些重要的环节被抹掉了。”

    “所以你在怀疑是我姥爷?”

    “不止于此,你知道我们这次出去遇见了谁吗?”

    凌天若的表情有些怪异的问:“不会是我姥爷吧?”

    我轻微点了点头,气氛一度沉默了下来,凌天若没想到会是这样,她姥爷在心中的人设似乎崩塌了。

    她又极力为秦南道辩解,“那,那又能说明什么?”

    “说明什么?他这些年一直在监视着我们家和吴家的举动,又说明什么,他把当年的事情改变又说明什么,还有他至今未归,还用再多说什么吗?”

    凌天若呆了,她呆坐在椅子上,回想起以前做过的事情,她还是不愿相信,仅凭我的一面之词,是不足以去证明秦南道的问题,需要的是把我所说的追查出证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