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300章 青铜盒的秘密(二)
    青铜盒下落不明,再次出现是在唐昭宗的时期,光化年间,被皇长子李裕从地下挖出。

    巴拓之后,青铜盒与夏国秘术卷轴流传世间,青铜盒从墓中出世,当时的李裕预图发动政变,而在唐昭宗时期唐朝已进入膏肓之期,藩镇割据,农民战争分崩离析,李裕想自己当皇帝挽救这一局面。

    为了填充军费,李裕采用的方法也是盗墓,从曹操创立摸金校尉一职一来,这种皇家所属的盗墓就成了敛财的一种手段,当然到了必须的时候,这也是一种快速来钱的办法。

    说来也是巧合,李裕就在上苍冥冥之中得到了那个封印的青铜盒,在巴拓死后,也不知是怎么流传的,竟到了王公贵室的墓里,或许是生活的缘故,把青铜盒当器物当给了有钱的贵族。

    青铜盒中所封印的东西,远比李裕夺权当皇帝厉害的多,甚至可以保住唐末皇权的权利,但是这个李裕是个草包,并不识货,刚出土的青铜盒在李裕看后,只觉得是一个普通的盒子,并不值钱,就直接扔在了地下,当时的李裕为了发动政变,将自己的兄弟还有反对的大臣全部囚禁了起来,李裕随手将青铜盒一扔,改变李置生的东西就到了他的面前。

    李置生本名并不叫李置生,原名无法追查,但他肯定是唐昭宗儿子中的一位,不然李裕也不会将其囚禁,李置生无心宫斗,他一心念佛,却无奈被抓至此,李裕将那青铜盒随手扔在地上,机缘巧合下,李置生拾到了此物,他一开始也很好奇,一个沾满泥土的青铜盒器,为何会在这个地方。

    李置生打开青铜盒后,上面出现的是两面盖板,一面各写四个字,“死生一念,择而复生。”

    李置生也是对这东西好奇不已,在场的几位大臣也是各有所见,有的人说:“这东西一看就开不得,是诅咒。”

    在场的人也有较保守的,猜测说:“这东西是李裕来试探咱们的,看是否有人敢打开此物。”

    又有人说了,“此物不过就是一个铜盒,没有什么用处,更不是值钱的物件,自然放心去开。”

    众人各有说辞,对青铜盒猜测不已,不过大多都是停留嘴上,没人敢去真正的开盒。

    青铜盒一时间疑云满布,在场被囚禁的人无一敢出这个头,李置生深信佛门,对世俗权贵不放在眼中,他不在乎朝中这个一派,那个一派的斗争,李置生拿起青铜盒仔细观看了一番。

    就一把把青铜盒拿了起来,“死生一念,择而复生。”李置生口里念念有词。

    他在青铜盒盖板上犹豫了一会,选择了其中的一个,二话没多说就直接打开了。

    李置生当然不知道青铜盒内是什么,他更不会知道里面封印了早年的西北巫术。

    打开盒子后的李置生,楞在了原地,没人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除了他,后面的一群人都没来得及看到,盖板就被李置生合住了。

    李置生站了起来,身边有人问他里面有什么东西,他默不回答,内心汹涌澎湃,似是看见了什么不该他知道的东西。

    任人怎么去问,李置生都不说话,然而青铜盒就地上,这些人都想知道答案却没人敢去动这铜盒子。

    攀权弄势当真凶猛如虎,一入仕途,任谁都不想得罪路上的哪一个人,青铜盒不过是李裕随手扔在此处的,可在场的人都不这么想,他们都觉得这是李裕故意设计考验他们,政变一旦发动成功,李裕就有可能是当今圣上,他们一干人虽说立场不合,却在这个节骨眼上也不敢做出什么举动来,政场如战场,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恐怕这个世界上只有李置生才知道青铜盒里是什么。

    青铜盒的诅咒就此开始了,囚禁在这一起人就像发疯了似得,一个个开始变的怪异了起来,这可能就是最早的变异一说。

    半个月的时间,这些人先后就都发了病,他们在名义算的上是第一批变异了的人。

    李裕那边的政变还未成功,这头囚禁着的人就都全部成了这幅模样,不人不鬼的,又没过了大半年时间后,李裕的政变以失败而告终了,当了不到一年皇帝的李裕被朱温杀了,要不说李裕这人是个草包呢,就是给你当了皇帝,也不是那个拯救大唐的命。

    仅用了一年的时间,李唐王朝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李裕死后,唐昭宗迎回,唐末的政权实际已经到了朱温的手里,灭不灭唐其实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李置生他们的囚禁,早已被遗忘,外边的人都以为当时囚禁的人都死了,谁又能知道,还有活着的人,只是他们看起来都不像人了。

    拓拔思恭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大夏国灭亡后,西北地区分裂成各个部族,唐时,拓拔思恭是夏州的首领,党项族族长,与李置生有过一段交情,拓拔思恭进朝来贺的时候结识的李置生,说不上至交,但也算的上是知己,每年拓拔思恭都去李置生家中做客,吟诗喝酒。

    李置生遭受此难后,囚禁的第一个月就让家人都投奔了夏州拓拔思恭,才有了我们在毛乌神殿的铁棺里看到的李置生的家书,写给他的妻子瑜婉。

    拓拔思恭知道消息后,便带人星夜兼程直奔长安,想着救出李置生来。

    二人再次相逢的时候,李置生遭此大变,拓拔思恭几乎认不出李置生来,此时的长安皇宫内正在更替朝代,一代大唐王朝终于朱温之手。

    如不是遭遇到改朝换代这等大事,拓拔思恭岂能这么容易就把李置生从皇宫里带出来?

    李置生非人非鬼,成了一种怪异的生物,但他还存有一定的思维,他将如何面对今后的生活?

    青铜的诅咒影响了李置生的一辈子,拓拔思恭在救走李置生的同时,又把本属于西北的青铜盒带回到了西北,这次青铜盒重回属地,它又会发生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