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303章 那个地方
    有了凌天若的加入,中间就会省去许多的环节,有用的信息能直接到我们手里,就像她说的青铜盒起源,还有夏国秘术卷轴的事情,我要想知道,恐怕得费好大的力气。

    其实不论是什么样的结果,我都能接受了,因为我生在一个不寻常的家中,就肯定不会安享富贵,不过我也是那种坐不住的人,与其守株待兔,不如放手一搏,想到一句房产大亨说的话,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

    而我下一个的目标就是二叔,计划是他定的,装死也是他装的,他对于家里发生的的事情很可能扮演的是一个始作俑者,我觉得二叔才是一个突破口。

    二叔的下落我从幽山上回来后就在没听说,我决定先去找我爹一趟,想从他那里套出二叔的下落来。

    夜里从凌天若那里回来后,倒头便睡了,第二天一早出门,直接去找了我爹。

    时间上正巧赶上了一年一次的档口汇报,我爹一看就知道我要来目的,我这点心思在他面前,还是掩盖不住。

    地点在郊区,我到的时候还有一帮各档口上的人,还没离去,他们每年都会来这里汇报总结一年的大小事情,和到总公司去开年会是一个性质,不过是在正月十五以后,还有的就是,这不是一个简单年会,说白了就是一个红包大会,各地来的人为了打通关系,私底下暗中勾结,虽说这样的现象在盗墓行当里属正常,多个路子就多个机会,但我却看不惯他们去阿谀奉承的那副嘴脸,所以现在我成了东家,他们还是到我爹这里去开这个名义上的“公司年会”。

    我爹把开会地址选在郊区的一个农家乐中,这处农家乐在正月十五后才会开门,这也是为什么时间会在正月十五后的原因,往年都是从十六就开始了,为期十天,当然也有道上的朋友前来,谁能想到在一处郊区的农家乐中,进行着“山西倒斗界交流大会”。

    我知道正好赶上了这次的“年会”,就索性以东家身份出席了,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今年的过程向后推了几天,我本以为最后的几天人不多了,却还是有十几号人。

    我爹知道我来的目的,他不多说话,先让我中午在饭桌上与各位敬酒打招呼,这里面大多数的人他们认识我,我却不认识他们,一顿午饭吃了四个小时之久,我在想这种场合为什么不带胖子来?

    好在的是这些各档口上来的人,说的都是他们各地一年中最重要的事情,让我记忆深刻的也就一件事情。

    是一个大同档口的人说的,他的名字叫林惊,他是从出货的那人听来的事情,由于这人不想透露姓名,林惊不便多问,只是经历听起来惊异的紧。

    ……

    大致的过程是这样的,大同之地,原名平城,是南北朝时期北魏的都城,后来孝文帝改革易汉才迁都洛阳,平城也留下了多数的历史遗迹。

    林惊听出货的人说,他寻到的就是一处北魏墓葬,地点在临近内蒙的山中,常听当地人说,这里每次在下雨过后就会有女人的哭声在山里,所以这里也得名叫哭雨岗,是一处荒山。

    越是这样的地方才是盗墓贼们要去的,出货的这人仗着自己胆大,想吃这碗独食,就一人上了哭雨岗,这天刚好下过一场秋雨,想着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究竟会不会有墓的存在,这人踩着月光一路上了岗上。

    一场秋雨一场寒,到了岗上后,寒风阵阵,枯草杂生,连个鬼都没有,这人暗骂着,这地方怎么会叫哭雨岗,该叫哭穷岗才对,怪不得十里八乡都远离这里,岗头并不大,十来分钟就绕了个遍,真的是穷到了哭,这岗上的土怕是种地都长不起庄家来。

    自认倒霉,就当半夜吃饱出来遛食了,这人心觉此地无银,就此折返。

    下岗的路才走到一半,就忽然听闻岗上传来了女人的叫声,十分怪异,这人回头看了岗上,刚才自己一圈下来确实没见到什么人,怎么会莫名传来女人的叫声?

    难道哭雨岗真的有怪异?倒斗的人通常都不信这类事情,都是为了防盗墓贼设置的陷阱。

    一阵犹豫后,这人觉得自己可能在岗上遗漏了什么,听着这叫声心中也是好奇,到底是什么在发出声音。

    距离越走越近,听着像是一个女人在求救的声音,没几步后,就看到了一个倒在地上的女人。

    这人当时也是深吸了一口凉气,不知眼前看到的是人是鬼,同时倒在地下呼救的女人也看到了他,“救命啊。”女人呼喊着。

    月光下并看不清女人的样貌,但看起来像是附近的村民,这人心里纠结该不该去搭救,刚才还空无一人的岗上突然多了一个女人,怕不是勾魂的女鬼吧?

    却又换了个想法一想,自己常年做的这买卖,还会怕个女鬼不成,再如果真是一个需要帮助的女人,大半夜的自己一个大男人见死不救,传出去未免难堪。

    一不做二不休,一个大男人还不成怕个这?两步走到跟前,才看清那女人是个孕妇,挺着个肚子倒在地上,看样子像是脚崴了。

    这人就问:“姑娘,大半夜的怎么一人在这岗上瞎跑,怀着孩子就该安分点,这地方可不是你该来的。”

    女人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疼痛让她一直难忍呼叫,这人一看孕妇崴了脚,在这荒山野岭,也不能背她走,就想起了自己会的几手半吊子功夫,脚上的骨头还摸的清楚,对女人说:“荒山野岭之地,我也不能一人留你在这,你行动又不便,我倒是有一招不知道能行不?”

    女人抬头看着他,那是一个长相非常美貌的女子,这人当时看了就忘了自己后面要说的话,女子的容貌确实惊着他了,这附近穷山僻壤的地方,怎还会有这样貌美的女子,也不知是谁家小媳妇。

    男人都是这样,对美貌毫无抵抗力,一时间就忘了自己是在什么地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