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311章 北边传来了消息
    与二叔的漫长谈话暂时告一段落,我还有意犹未尽之感,多年来二叔的暗地行动,终于说出了出来,其实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悠久的岁月历史中,沉淀着的往事都在一点点发酵着。

    都说时间会冲淡一切,冲淡的只是那些让人记忆不住的,永远冲不淡的是那些留在历史岁月中的淤积。

    我听二叔这次谈话说了有大约两个的时间,这期间我关掉了一切可以联系的工具,二叔说完之后,我的心中有一事一直不明白,二叔告诉我这些的目的又再何处?

    以二叔的性子,他会无缘无故的告诉我这些?老谋深算一定不会只限于此,我便向二叔试探着问道:“二叔,说了这么多,你不会只是单单想告诉我这么简单吧?”

    二叔已经两天没有合眼,但起来仍是非常的精神,他咧嘴笑了笑,又用了个很怪异的眼神,眯起眼睛对我说:“墓子,也算得到我老张家的真传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买卖,我张家从来不干,不错不错,有你二叔我当年的两下。”

    我心中暗骂啊,你和我爹二人两个闷瓶子,什么话都不往外说,深沉要命,我再不聪明些,自己还闹不明白的话,不是让人给卖了还得数钱的主?还有什么老张家的真传,老张的真传就是深沉吗?

    我象征性的顺应着二叔,接下了这所谓的老张家真传。

    二叔又说:“墓子,我知道你整件事情都在参与之中,但却不是故事中人,这次二叔决定让你去做这一回故事中人,下面的事情,决定交给你了。”二叔看着我,好像又有什么计划。

    “交给我?什么意思?二叔,你要干什么去?”我问着。

    “臭小子,哪来那么多废话,交给你是看的起你,你别给脸不要脸蹬鼻子上架啊。”

    我见二叔的情况不对,似乎是急了,赶快换了口:“我巴不得这样呢,二叔这次要我去做什么?”我眼巴巴的望着二叔说。

    “你是没脑子吗?什么都要问我,我怎么才发现你是这样的?”二叔嫌弃的说我。

    这样的?是那样?我心里莫名其妙的被人鄙视了一番,我暗骂道,你什么都不说,我他妈的怎么知道要我去做什么,不是让我做这一回故事中的人吗,明摆了不是玩我吗。

    没办法,我只好打肿脸充胖子,一口说着,“知道了,明白了。”

    哪知二叔就说:“行了,该告诉你的,也都说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了,你走吧,我也累了,要睡觉了。”

    这话差点没把我的眼珠子给瞪下来,二叔没话说了?这样就结束了?那说好的故事中人呢。

    我犹豫了半天,想问二叔接下来该怎么办,却还是犹豫没有说出,面子上不免还是挂不住,我在二叔屋中站了许久,二叔似乎也发现了我的问题,他在屋里床上躺着说:“赶快走吧,我要睡了,秦南道孙女那边的消息应该就快到了,你早些回去去做准备。”

    我一惊,凌天若的消息快到了?我没明白过来,不过二叔既然说了,我也不好在多做停留,就带上门离开了这里。

    ......

    从二叔这里出来,我仿佛感觉人生的世界观都变了,地球文明诞生一百八十万年中,那些数不清历史时光有多少事情发生,统治地球一时的恐龙还不是会遭受灭绝的下场,物竞天择是生物的规律,更是宇宙的定律,一个物种是无法真正到达永恒的。

    无独有偶,相信这次历史中遗漏的篇章会有最终的答案。

    我到了楼下,先打开兜中的手机,给胖子呼了过去,一声不响的消失,才想起胖子还在农家乐中,接通胖子的电话后,那头传来的是一片喧闹的声音,我一看手机,下午两点半,午饭时间也应该过了,胖子他在哪里,就问道。

    “喂,胖子,你在什么地方呢,怎么乱七八糟的?”

    “哎呦呵,你这失踪玩完了,不是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又背着我去哪快活去了?不仗义啊,乘我睡觉就跑路了,也不说带上我。”

    “快活个你妹啊,别他妈瞎贫,你在什么地方呢?”

    “我还能去哪啊?你这两天干什么去了,不会忘了自己是从什么地方过去的吧?”

    “我靠,你还在农家乐呢,玩上瘾了还。”

    “酒逢知己千杯少,难得啊,怎么,你在哪里,要不过来?你绝对想不到谁来了。”

    “谁来了?”

    “你过来不就知道了。”胖子嘿嘿一笑。

    我放下了电话,就直接打车去了郊区的这处农家乐。

    人生何处不相逢,二叔前面才提到秦南道的孙女,我到了之后,胖子说的人竟然就是凌天若,她找我找不到就联系到了胖子,到了这里。

    我见到凌天若后竟然对二叔的话,感到了阵阵的发寒,真让二叔猜对了?凌天若真的消息到了?这也太准了吧,话说,二叔又是怎么知道的。

    胖子见我就调侃了起来,“张墓,以后你再不带我去风流快活,我可是要发脾气的啊。”

    我一脸尴尬,胖子说话还真是不分场合,当着凌天若的面,搞得我非常尴尬,我微微一笑,用了个很绅士的态度,说道:“没有的事,我可是个正经人。”

    我把话题转向到了凌天若身上,就开口问道:“天若,你怎么也到这来了,是有什么事情了吗?”

    胖子喝了些酒,话有些多,“张墓,这不明摆着的废话吗,人家姑娘来找你,还能是别的什么?”

    我和凌天若二人当即对视了一眼,在这里肯定没法说下去,胖子喝了酒,话有些多,我们二人撇下了胖子,到门外的小院里,坐下来谈了谈。

    凌天若在坐下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张墓,北面的人有了新的消息。”

    虽然我早就猜到凌天若会这么说的,这也是二叔事先就告诉我的,但北边传来的消息,那个地方的线索还是让我感到了有些兴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