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320章 土仙墓(二)
    跪地求拜的盘拉不停在墓里说着土仙的话,“土仙赎罪,土仙饶命......”

    我有些怀疑,盘拉口中的土仙到底是个什么,这副表情是看见鬼了还是看见仙了?

    这个时候,凌天若也在后面一同进来了,一个不大的墓室里,已是站满了人,场面一度变得热闹了起来,我和胖子站在前面,用灯照着那土仙,此时感觉更加怪异了,四人围在棺椁的边上,就这么直勾勾看着棺材里躺着的这个怪东西。

    我朝盘拉就问:“盘拉大哥,你说这个什么?”

    “土仙呗?”胖子回答。

    “这东西是土仙?它什么东西?”我问。

    “这你还不知道吗?土仙,土仙,就是土地仙呗。”胖子给我解释。

    “那他怎么是这副模样?看起来像狐狸黄鼠狼,土仙是这样的吗?”

    盘拉此时根本顾不上回答我的问题,朝棺椁里的土仙拜个不停。

    凌天若回答了我的问题,“确实是土仙,这是一只成了气候的狐狸。”

    “狐狸?那不是狐仙吗?怎么成了土仙了?”胖子问。

    “意义上相同的,西北传闻中狐仙是掌管地面生灵的大仙,本来西北之地狐狸就不常见,成精的狐狸更是少见。”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当还是遇见鬼了呢,原来是只狐狸的墓。”胖子松了口气。

    我的心也放了下来,看来并不是什么要命的东西。

    可盘拉却还是很惶恐,他听我说完才说,“几位老板呀,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这土仙是出了名要报复的,我们这次闯进他的墓中,土仙是要寻仇的。”

    “报复我们?”我问盘拉说。

    盘拉和我们说道:“土仙的传说在我们这里流传已久了,相传在很久以前,爆发了场大规模的瘟疫,土仙见生灵涂炭,就出手相救下了许多的人,后来它的法力也用完了,身体的灵气就散落在了各个狐狸的身上,这些狐狸有了年代成气候后,就成了新的土仙,以此而来。”

    “后来人不感念于土仙的恩德,反而对狐狸产生了兴趣,捕杀后得来的毛皮能得个好的价钱,才有了土仙报复的一说。”

    站在土仙的墓中听着土仙的故事,外面的黑风暴扔在继续,呼啸不停,将故事的氛围托到了极致。

    盘拉是常年跑外面的人,对这些神鬼之事非常敬重,如今看到了土仙墓,自然敬畏,他就在墓室中给我讲着土仙的故事,全然忘了刚才的惧色。

    “在往北面一些的大青山附近,有着一个部族专以捕获狐狸而出名,土仙的报复就在这儿出现了,一名部族的年轻人捕猎的时候,抓到一只皮毛为白色的狐狸,白狐是很难见的品种,而且部族里的规矩,谁的功绩高,能力大,谁就是族长,按理说他成族长是毋庸置疑的事,这只白狐还是一只年幼的,被捕获后很快就做成了皮子,这个年轻人当选族长的那天,穿的就是那件小白狐的皮子。”

    胖子说:“这人不是自己在作吗,哪有这么找仇恨的。”

    “当夜里,小白狐的父母在他们的水里加了狐狸尿,全部部族百十口人,无一生还,连根一起都消失了,部族没有留下一点痕迹,这就是在西北当地流传土仙报复人类的传说,后来还有很多的土仙故事,都让人们说的神了,说土仙是真正的大仙。”

    “所以土仙的存在实则是一种对人们的警告,万物都是有灵的,只是狐狸的聪明让人都感到畏惧,西北人才把这些叫做土仙。”凌天若补充说。

    “那这东西还确实有灵性。”胖子说。

    我也忽然间觉得,墓里躺着的这个狐狸土仙,确实有些神的地方,先不说它到底是不是这么有灵性,光是狐狸一提起就是给人狡猾奸诈的感觉,而又成个土仙躺在墓里,岂不更是让人有敬畏之心,难怪盘拉一进来就拜个不停,这是害怕土仙怪罪于他,对他报复。

    至于信或不信,土仙的故事和威名就传在于此,我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也朝躺在棺椁里的土仙拜了拜,那有着半张人脸的狐狸,看上去有些慎人,从土仙的侧面看去,好像还在笑着一样,我赶快也拜了拜。

    凌天若也跟着拜了,胖子不信这个,在墓中又看了看。

    我们拜完后,就听见胖子问说:“你们说着土仙墓怎么会在这地方,百里无人区啊,可是连个鸟都不会飞进来,是谁给土仙修了这么个地方,别告我说是土仙自己给自己修的啊,我才不信呢。”

    胖子的问题说的有道理,在百里无人区的东端,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土仙墓的。

    “盘拉大哥,你有没什么想法,我们初来乍到,土仙都是第一次听说。”我问。

    盘拉回答说:“这个就不好说了,多年前这里都是以少数游牧民族聚集的,土仙墓在这里,很难知道是怎么回事。”

    盘拉接着说:“几位老板,我看我们还是先出去吧,不要惊扰了土仙的休息,长生天既然让我下这里来躲避黑风暴,就不要做其他的了,还是得要懂得感恩才是。”

    胖子自打没趣就说:“盘拉大哥,土仙和长生天谁更厉害些。”

    这个问题问的尴尬,我们都没人回答胖子,一个个走出了墓室中。

    将土仙墓的墓门再次合上,我们又回到了那个掉下来的地方,从外面的狂呼声中,能听出黑风暴还没有过去,看来今夜是不用出去了,在这里等黑风暴过去,明天再出发。

    风餐露宿,我们在土仙墓的门口吃了些东西,给墓中的土仙也贡上了些贡品,它躺在这荒凉渺无人烟的地方,不知多少年了,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下相逢也是我们的缘分了。

    才刚进入这片区域的第一天,就遇到太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不管是长生天保佑,还是运气,在面对黑风暴的袭来,我们逃出了一难,大概就像盘拉在乌苏沟口上时说的,这一路不太平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