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334章 陈年往事(三)
    表面上的风平浪静,其实暗中早已风起云涌,面对二叔说的,秦南道只是看看,也许这才是真正高明的地方。

    二叔继续说。

    醒来后的秦南道表面上非常感激张黑子的所救,实则心里在另有了算盘。

    他知道就以目前的情况来说,二人中只能有一人可以走出这长道,虽然一人的机会也并不是百分百的能活下来,却是要好过两个人,首要的就是食物问题,秦南道把所有的食物归结在一起,发现才不过够三天使用,要是两人的话,第二天的太阳还能不能看到就得另说。

    可怜我那还没明白过来的爹啊,自己都是四面楚歌了,还关心着别人,他是信错了人,二叔感慨。

    我越听越糊涂,你爹不是就站在这吗,怎么自己到先感慨上了。

    秦南道终究还是那个秦南道,他对张黑子下手了,那天,在长道里,他用地下的碎石在张黑子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砸死了他。

    话到此就打住了,祭祀台前异常安静,千算万算,就是没有想到二叔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要这么说的话,那面前站着的这人是谁?后面的故事二叔没有讲完?爷爷后来又活了过来?

    又等了许久一会儿,依然还是安静,二叔的话就到此了,没有了后文,爷爷真的就这么死了?我多么希望二叔把后面的话说出来,爷爷后来又怎么怎么样了,这样故事也好简单一些,否则的话,那面前的这个爷爷是谁?回到了张家又生活了二十年的人,又是谁?我顿时只觉头皮发麻,一种前所未感的压力向我扑来。

    胖子半信半疑的问:“什,什么?死了?不带这么开玩笑的啊,你们家老爷子现在可就站在你面前啊。”

    我不说话,默默的看向我爷爷,经这么一说,我竟发觉爷爷真的越来越陌生了,那种感觉特别让人容易发现,少了点什么。

    但是二叔的所说是他一面之词,要真是这样,爷爷在贺兰山死去,那一直在我从小到大的人是谁?我深深感到了后果的恐怖之处。

    此时所有的人目光都聚集在二叔身上,包括爷爷和秦南道。

    ......

    二叔继续说道。

    秦南道一贯都是如此作风,老辣狠毒,为目的可以使出各种方法来,这也是他什么能走到今天的原因,西北夏国历史千年沉淀,不是谁都能发现的,也只有他秦南道,能做到这个份上来。

    夏国的历史也因此在秦南道的发现之下,再次重见天日,利弊相横,秦南道的贡献还是大于他做出的事情的,当然杀人是肯定不对的。

    在秦南道亲手解决掉张黑子后,本想着自己的生存机会应该会更大一些,那黑暗无比的地方,自己做的事情相信是没人会知道的,一切都是为了将夏国秘术的真相发掘出来。

    秦南道本以为这么做就结束了,他带着两人剩下的食物继续在长道中行走,这一定给秦南道留下了深刻的影响,那个幽深漫长的长道,在秦南道心中有特殊的回忆。

    两天以后,食物彻底用完的时候,秦南道走出来了长道,本以为自己可以再次生存下去,但是泱泱大墓,即使是走出长道也没有食物补充,而且秦南道仍然是处于黑暗的状态下,即便是知道自己走出了长道,也不能看到他到了哪里。

    绝望长道,不管怎么都是绝望的,他就要死在这里了,上天和他开了一个特别大的玩笑,在用尽一切后,本以为能活下去,就连杀人都做了出来,结果却是一样的。

    秦南道在最后坚持着,他知道还有吴家兄弟也下来了,他的希望就是这二人。

    上天还真是和秦南道开了一个特别大的玩笑,最后出现站在秦南道身边的,还是张黑子,说到这里就会觉得很奇怪了,为什么张黑子又出现了?这个时候的张黑子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了。

    ......

    胖子说道:“听着和见了鬼一样,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我看过秦南道给我的贺兰山资料,上面说的是爷爷在青铜盒打开以后,得到了重生,真正的爷爷也的确死在了长道地下,这倒是和二叔说的不谋而合,但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还很难说的清楚。

    二叔看向秦南道说:“秦叔,话都说到这里了,还用我再说下去吗?这你应该比我更有实际体会不是?”

    “后生可畏,没想到你都了解到了这个份上了,那我也没什么必要再抓着不放了,后面的事情我来说。”秦南道回答。

    凌天若似乎还有些不愿相信,她朝秦南道喊了一句:“姥爷……”

    秦南道看着凌天若微微一笑,“天若,有些事情还是得要面对才是,没关系的,我都无所谓了,都是些过去了的陈年旧事了。”

    而爷爷就在秦南道的边上,依然面不露慌色,是他的心里素质过强,还是说根本就与他没关系呢?

    过去的事情就已成为了历史,一件事情口口相传,十个人有十个人的版本,只有当时人的所说无疑是最接近真实的,历史追求的是史,那些历的过程感受,只有他们最明白,后世需要了解的就是事实而已。

    秦南道果真向我们说了,当着二叔的面,这应该是事实的版本。

    倒是二叔让我真的出乎意料,他来此是事先就知道了秦南道和爷爷在这里的,并且还告诉了我,那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绝不仅仅是要当着我们得面揭开背后的面纱,二叔他和秦南道爷爷一样,他也是另有所图的。

    二叔是如何知道这些事情的,我不得而知,这些绝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清楚了的,二叔几乎是用了他的大半身来做此,不过话说回来,在场的几人里,又有谁不是用了大半身的时光在夏国秘术的研究调查上的,我只不过是运气好些,有许多的先行者给我铺好了大部分的路。

    再看看面前的这些长辈,没有一个不是怀有目的来此的,我作为全程的参与者,竟不知他们任何一个人的目的就来到了此,想想确实可怕,就和误入狼窝是一个道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