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336章 陈年往事(五)
    李置生没有否认他就是李置生的事情,张黑子的身份他用了有近五十年,直至此处他真正说出,五十年的时间里,他完美的隐藏在张黑子的影子下。

    爷爷又继续说道,不,现在应该称为李置生。

    李置生说:“不用太过惊讶,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的确是用了张黑子的身份活了许久,要不说命运这个东西是奇怪的呢,我第一眼看到张黑子的时候,也是以为自己看错了,上天让他和我长了一副相同的脸,我看到他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什么机会?”我问,同时用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目光看向他。

    “在海察国的秘术卷轴上,不是都写着呢吗,拓跋思恭的留言。”李置生带着一些气愤的语气说着。

    我彻底明白了过来,李置生他为何要用爷爷的身份活下去,在秘术卷轴上留下的说,李置生的千年轮回,凌天若也曾经说过,现在正值李置生处于老年的时期,完美的重合了,这就是李置生的目的,他想利用爷爷的身份去度过这段时间,等自己再次回到年轻的时候,就能再次延长寿命。

    眼前这个熟悉的身影越来越陌生,他已不再是我的爷爷,那个伴我一起长大的爷爷,其实是李置生,这一切未免显得有些太过荒唐,我竟与我的亲爷爷从未见过。

    这些问题还是现在该想的时候,李置生所说,已经非常清楚明了了。

    “很多年前的时候,在我注意到张黑子后,就开始想有了这样的想法,别人不知,我是最清楚的,我一直都在观察张黑子的行动,好让自己的想法在实现的时候,看起来没那么多的破绽可寻,多少年来我都一直跟在张黑子的后面,他所做的事情,是很危险的,我在等待机会,没想到的是,秦南道竟然找到了他,要去贺兰山龙雀宫,夏国秘术的事情要被发觉了,哪里是我一手修建设计,我想我可以在那个地方动手。”

    李置生看了眼秦南道,接着又说:“还是秦兄先我一步,为了自己的命,解决掉了那个我跟随了几十年的张黑子,我于是就顺水推舟,我便成了张黑子。”

    “吴家的事情完全是个意外,我没想到吴家那俩兄弟会有此变故,人生路上不是总充满了困难才是,就像这个八边铜门一样,八宝玲珑就是一个未知数。”

    二叔这时开口说:“好在有一个八边铜门挡住了你们,不然这一切不就都迟了吗。”

    我似乎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就问:“爷爷,你当真是活了千年之久吗?这么些年你是怎么过来了?”

    我想李置生活了千年的话,按年纪算叫他声爷爷也应该不算什么事,而且换了身份的话,我一时也找不到其他可以的称呼。

    胖子听着这些,在旁边嘴上一个劲儿的说道:“哎呦,我靠,还真他娘有这种事情。”

    李置生听了我的问题,感叹说:“人活一世还是百年之余的好,人人想长生,都是得不到的欲望罢了,我确活了几十个百年,见过了太多的事态炎凉,反倒想做一个普通人的好。”

    胖子说:“你当然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多少人不知想这样呢。”

    “生生死死见多了就会有种特别的反感,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李置生说。

    胖子问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问题,“你一会儿信佛,一会儿信道,为的就是这个?”

    我也非常好奇,李置生从一个佛教徒到一个道教徒,到底经历了什么。

    “信仰这种问题,还是取决于人的心,说白了,就是心灵上的空缺,我本是佛教徒,怎奈佛化解不了我心中的结怨,那时候道的忘我境界或许可以救我,我就转入了道教,长久生存真的不是一件好事,时间一长,连道中所说都无法让我心里好受,我早抛弃了这些没用的东西,信神?还不如信自己,我可比神还要更长久的存在,而且人的一生,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竟没想到李置生会如此回答,无神论者,这是一个听上去多么让人意外的答案。

    “墓子,别扯这没用的。”二叔对我说。

    李置生看向二叔,他朝二叔一笑,“则成,何必这么着急呢?”

    我不明白李置生这句话的意思,他毕竟活了千年,许多的事情也是一眼就能看明白的,二叔心中的事,他心知肚明,而我却一点不知。

    “着急?我才不急呢,那羊脂玉在墓子身上,你觉得他会随意给你一个冒充张黑子五十年的外人?还是会相信自己的亲二叔?”二叔笑着说,似乎我手中羊脂玉是二叔的最后一手牌。

    胖子在我耳边低声言语,“哎,张墓,这情况好像够复杂的啊,这老妖精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你得小心啊。”

    我点了点头,看了看边上的凌天若,她还未从刚才的情况中回过神来,我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李置生然后走向了祭祀台上,台上一个圆形的祭祀桌,我离的有些远,看不大清,那是一方石头的圆石桌,旧的有些发黄,上面好像还有一些其他的标记。

    二叔这时看了眼秦南道,说:“秦叔你的目的看来要达成了。”

    秦南道老气深沉的笑了笑,同时从口袋里拿出来那个失踪已久的青铜盒,没等我们反应过来,秦南道就“咔哒”一声打开了青铜盒的盖子。

    胖子是听过青铜盒在贺兰山地下对吴家造成的影响的,他见秦南道这个举动不由也是大呼一声:“哎呦,我,我艹。”

    秦南道就骂道:“妈的,你别乱叫,老子又没干什么?”

    “姥爷……”

    “秦姥爷,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我一辈子的奋斗全在于此,夏国的秘密到此就要结束了,你二叔不是什么都知道吗,想知道问他去,别废话,赶快把羊脂玉拿过来,别逼我动手。”秦南道恶狠狠的说,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我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