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342章 终极之局(三)
    李置生的触碰到了二叔的底线,尽管二叔不想再让李置生说下去,但这是不可能的。

    作为一个观赏者的角度来说,一切都看上去都精彩极了,李置生怎么可能放过这一场人性之间的表演,相信他也一定百看不厌。

    “张则成!十年前你做了什么是我帮你说,还是你自己说出来?”

    二叔没有说话,他肯定不愿提起,如果秦南道的身上是对人性的考验话,那么李置生与二叔的对质,则看上去更像是一场对人性的审判,不管结果的好坏,都在我的心里留下了难以忘记的印象。

    李置生真的很乐于去叙述这样的故事,他站在一个人永远达不到的境界,想上苍俯看大地一样,他在静静观察着人的所做所行,在暗中等待这一出让人惊心动魄的突发事件,暴露出来的脆弱,恰恰正是李置生想要看到的。

    “十年前的一个晚上,那是场秋雨,淋沥在空中的雨滴,发凉发阴,吴全武这个时候已经病入膏肓了,他撑不了多久就要死了,带着吴家的秘密,带着贺兰山的秘密,张则成在这时已知道大部分的信息,他当然不能让吴全武就带着秘密离去,张则成有两个问题不明,一是吴家人是怎么受到的诅咒,二是贺兰山的实情,我当时就在门外,虽说下着雨,外面很冷,但是屋里发生的一切我都看的清清楚楚,屋里要比这雨夜外还要冷,张则成那恶心的嘴脸,让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李置生说着笑笑,像是回忆起二叔当时模样。

    二叔沉默着,就让李置生肆无忌惮开心的说着,“你在深夜翻进了吴家的宅院,这对你来说再熟悉不过了,青年的时候,你可没少翻过吴家的院子,就是吴家搬了,你对那份感觉依然保持有一定的感觉,那是习惯,你偷窥吴家人,已成了你的一种生活,这么些年来,你没少看见过不该看见的东西,吴家的在你面前,几乎是透明的一样,你当我不知吗?”

    “你乘雨势进入了吴全武的屋中,他病恹恹的在床上,见是你就已经没了半口气,吴家人安排在八宝玲珑里,是你给的吴全武指引,吴全武自是知道你的野心,他虽然不知道事情背后真正的所藏,但是也是能明白你想要的是什么,那是一个巨大的秘密,吴全武沉默了,他没有对你说一个字,可是你做了什么?张则成,你对吴全武接下来做了什么?”李置生看着二叔眯着眼问。

    胖子插了个声音进来,“二爷把吴全武给杀了?”

    “其实吴全武本就是个快死之人了,他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他躺在床上受着张则成的威胁,那些不堪入耳的话就不用多说了,吴全武闭口不说,你发疯般的折磨他,也许吴全武是为了吴家人的关系,他知道八宝玲珑楼不是一个随便就能出入的地方,所以他死死咬住了贺兰山的事情,为的就是不让你能这么快得逞。”

    “你最后在愤怒中掐死了吴全武,那个时候我在门外看的清清楚楚,你的脸上呈现的表情,是我这么多年从未见过的,你变了,是那个夏国长生的秘密让你变了,这就是命,尽管我看着你长大,还是阻止不了这样的情况,人还是欲望动物,说实话,我在门外看到这一切的时候,心里还是很震撼的,感受一个人变得可怕,远比看着他一点点变成这样要爽的许多,我是亲眼看着张则成一点点成了这样的。”李置生说道这里的时候,有些释怀的笑了。

    我特别不理解二叔是为何会变成的这样的,真的就像李置生说的,这是人性吗?

    “虽说吴全武本就是个该死的人,但是你的行为更加不堪不是吗?怎么说也是你的舅舅,穷凶极恶到说不上,不过,我喜欢你这不择手段的样子,这才是一个人该有的,如果活一世连这种魄力都没有的话,不如早些回家去做个农民。”

    二叔做了这样的事情,我反复听来,怎么还觉得李置生在夸赞二叔,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了?

    胖子这时清了清嗓子,说:“我说,现在是法治社会了啊,不兴的弘扬反动思想,你这不制止还鼓励的,算教唆罪啊。”

    我撇了撇胖子,让他别说话,我与二叔对质就问:“二叔,这都是真的吗?”

    二叔眼里布满了血丝,他抬起那个让我感到可怕的面庞,他似乎已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二叔,“哼,是又怎样?”

    我站在原地怔了一会儿,我还是看错了二叔,他与我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二叔然后又紧接着说:“李置生,你就没有你的私心?墓子不都是你早定好的一步棋吗?”能听的出来,二叔在讽刺李置生。

    李置生豁然一笑,“你可真是张黑子的好儿子啊,他要是他有这样的一个儿子,估计泉下也就欣慰了,既然都生为人,怎么避免七情六欲的呢?我不否认我比你们高尚多少,我确实有私心,墓子是我推动的关键。”

    我顿时懵逼了,我还成了李置生一伙儿的人,到底又是何时,使我成了李置生推动的的关键的呢?

    胖子惊奇的问:“我靠,张墓,你藏的够深,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我用人品发誓,绝对没有的事,我更是觉得莫名其妙,“我他妈的自己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做过这些。”

    二叔斜眼瞅着李置生,用一种怪异的音调说:“大概是从你刚出生的时候。”

    “张则成,我在张家这么些年,怎么没发现还有你这号人物,既然你全都看在眼里,还用我多说什么,就你自己告诉墓子吧。”李置生说道。

    眼看着一次好好的祭祀就这么沦为了三人间相互撕扯的一场争斗会,回头想想,还真是李置生的那句话,这都是人性啊,我们避免不了,千百年以来的人都避免不了,沦落,沮丧,狂躁到最后的疯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