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352章 未平
    都说老话长谈,说不完都是对过去的执念,后悔当时应该怎么怎么样,既然都是老话了,不如放他过去,面对接下来的生活。

    我爹为我把茶杯中的水斟满,三十多年来,此时的父子二人终于没有了秘密可言,可以把一切都说明白了。

    “墓子,天寿宫的时候,那三枚玉片和青铜盒,真的没有能达到长生的目的吗?”我爹问我。

    我一时不解,“是李置生亲口说的,这是他的骗局,青铜盒和玉片的作用,只对他有用。”我回答说。

    “李置生没有使用祭祀术?真的实验过了吗?”我爹对我追问。

    我似乎察觉到了当中话语的重要性,回想起当时在天寿宫祭祀场底下的情境,“二叔当时藏了一枚玉片,秦南道在得知这样的结果后,将玉片摔了出去,另一枚玉片也不知二叔放在了哪里,青铜盒也掉落在了地上,并没有进行祭祀术,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我爹沉闷的一笑,“他李置生还是瞒天过海了,没有试过,光听他一人的话,怎么能知道这长生祭祀术是不存在的呢?”

    我突然就是心头一紧,李置生是故意这么做的?他是为了挑拨二叔和秦南道才这么说的,莫非真有这长生的祭祀?

    “据我看来,这一说并不是空穴来风,你二叔和秦南道他们是什么人,一个假的消息能让他二人付出这么多的心血?几十年都没有一点点发现过?”我爹解释说。

    这么说的话也并不是全不无道理,二叔不是一个轻易上当的人,我想这点上,秦南道也一定如此,那么李置生在祭祀场里的话为什么会引起二人的仇恨呢?

    我霎时间恍然大悟,我是无意间猜测的长生是假的一说,李置生顺水推舟把方向往我这边一引,告诉了二叔和秦南道是场骗局的事情,让二人反目成仇,才变成了那样的局面。

    这样想来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只能说李置生对人的了解还是太深了,他利用人的情感,巧妙借助了这种细微上的变化,一招将在场的人全部蒙骗过去。

    我朝我爹问:“长生的祭祀难不成真的存在?”

    “存不存在,恐怕也只有李置生知道了,这些都与我们无关了。”

    说到这里,我才想到了地宫塌陷时的那一幕,那个虚晃的人影,我突然间脑中有了一个不好的想法,李置生让秦南道和二叔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青铜盒和羊脂玉,我们逃出去后,如果李置生摆脱了二叔和秦南道,又得到了青铜盒和羊脂玉的话,就太可怕了,而且我还不确定那个人影到底是不是李置生。

    我没有把这些说给我爹听,那个不确定的人影,还无法说明什么,也希望我的想法仅仅只是想法罢了。

    又可能李置生没有拿到青铜盒和羊脂玉片呢,这两样东西被永远的埋藏在了天寿宫地下,没有人会知道这两样的东西所在,凡事总得往好的地方想想,也不能太过悲观。

    我试着问了我爹一句:“爹,你说李置生要是从天寿宫底下出来了呢?会怎么样?”

    我爹没料到我会这么问他,他没反应过来,品了口茶才说,“要真是这样,怕也是和我们张家没有关系了,他替换你爷爷的身份现在已经没什么用了,他的轮回已要结束了,我们对于他的用处归零了……”

    这么说来的话,倒是让我心里稍微放心了些,那个出现在地下的人影,就算是李置生,估计他也不会再来寻找我们。

    不过我的心里还是很复杂的,既希望是他,却又不是他,上天与我们安排了这样的一场缘分,从我认识爷爷以来,就一直是李置生,这种感觉非常奇妙,阔别已久的人,再见时已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就像一件本不属于你的衣服,在穿了许久后,发现旁人有一件同你一样的衣服,你穿的竟一直是他身上的那件。

    我爹最后又交代了我,以后吴家的事情就是我们家的事情,必须善待吴家的每一个人,这点我也早记于心。

    许久没有像今天这样痛快了,许多心里的事情都被放下了不少,我不再去受困于各种的问题烦扰,夏国的事情也好,吴家的事情也好,这些都已经是过去式了,西北历史中一段重要的篇章公布于众,至于李置生,就留给后来的研究专家去探寻吧,就同秦南道说的,李置生会永世不得安宁。

    剩下的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我也不再想问了,从我爹家里出来,空气变得都清新了不少,太阳光异常耀眼,我用手指遮挡了下太阳,才发现我很久没有仔细看过每天都会升起的太阳,身边的事物也是如此,忽略了的太多了,以前总是专注于其他上,让我对周围的环境都陌生了。

    ……

    独自在外面走了许久,直到走到了天黑也浑然不知,星月交替,夜色下挂满了各种灯饰,我漫无目的的走着。

    也许是太久没有发现这个世界所该有的美好,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你只是未发现这些美好的东西。

    我吹着四月春风,感受温暖带来的生机,心中无事,孑然一身,是时候该给自己放个假了,在我所活过的这段岁月里,所有一直不都是这样美丽的存在着?

    抬头看到盈缺的半个月亮,发出涣散的光亮,照在身上的微乎其微,就像人对于地球般,是随处可见,千千万万这样的我们,才组成这个复杂变化莫测的生活,李置生的事情真正又算的了什么,与平常事相比就同天边上的鸿鹄,一眼千里。

    我坐在公园的亭楼小凳上,看着一茬又一茬的人忙碌回家,他们都有各自的生活进行着,我这样一坐直到了拂晓,我想了许多这些年来种种的事情,都已是昨天篇章了,不由感叹时光过隙,忽然而已,容颜已逝,世事无情。

    要不是一阵让我冷颤全身的晨风吹醒,只怕我还会神飞许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