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353章 未平(二)
    迎着初晨第一缕的晨阳,我动身了,从亭楼凳上离开了这里,一夜我想了许多,大概就是这样了,再多的我也不能做下去了,整件事情缠绕了我也有大半辈子,选择这样结束未免不是件坏事。

    又是新的一天到来,人们形形色色扮演着各自的角色,为了后续的生活,人的一生还是应该平稳安定的度过,强势的人一生肯定会错过身边的温暖,我走回到了南宫的铺子里,站在铺子门口,从没像今天这样闲下看过,多少年来,这里已经老旧了,心中便突然心生了一个想法,将铺子重新装修一番。

    夏国秘密和吴家事情都已结束,我也该换个新的门面,不是常说新气象吗。

    胖子说他的生意大多数都是靠我,就借此机会索性把他的店也并了过来,装修是个很费心的过程,多数的地方你要亲自挑选,大概有一个月的时间,店铺就重新装修完成了。

    胖子还张罗了一场开业庆典,说是要热热闹闹重新开业,还不知什么地方找了个风水先生,给新的店铺改了名字,取名叫“未平斋”。

    未平,不是没完的意思吗,我心说这风水先生还是会挑名,这边的事情才刚刚结束,就给我来个未平的名字,胖子解释说,未平未平,是指一个接一个的货不断,寓意事业风顺发展,一路不停,也不知道胖子被这风水先生洗了什么脑。

    我对名字一说并没有什么更好的想法,和我的名字一样,一个墓字,还是叫了这么多年,最多也就是一个代号,叫什么并不关键,他李置生不是叫张黑子也叫了多年吗。

    未平斋的正式开业这天,胖子大肆宣扬了一遍,我们家底下的档口老板多数都赶来庆祝,锣鼓队舞狮队,折腾了整整一天,让我意外的是凌天若的到来,这是我在那次新闻发布会后,第一次见到她,看上去似乎不再像以前了,秦南道在背后做的这些事情,也确实让她也比较寒心。

    我同凌天若在楼上二层相坐而谈,下面乱的不可开交。

    我看着凌天若脸色不太好看,问道:“天若,事情都过去了,没必要再纠结于往事了,人得往前看才是。”

    凌天若一笑,又浮现出了往日的神色,“张墓,你的小日子过的还算滋润啊,店也重开了,是不是就差个老板娘了?”

    “还好还好,你呢,最近这段时间在忙什么呢?”

    凌天若对我的回答有些不太满意,她看了看我说:“姥爷走的突然,后续的许多事情还需要交接,夏国秘密公布,红花会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我把红花会一些当时的人员调度了,红花会也变更为一个企业了,还有许多研究所的事情没有完成,等过几天事情结束了,我想我大概会出国吧。”

    “出国?旅游吗?还是不打算回来了?”我问。

    凌天若摇头,“不知道,看情况吧。”

    一时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胖子这时候从楼下上来,见到凌天若笑道:“哎呦,这不是我们的女演说家吗,天若你在发布会上的演讲真的牛逼啊。”

    凌天若尴尬的回应,与胖子寒暄了一会后,凌天若就准备离开了,她走时说:“张墓,过几天我走的时候会叫你一起吃个便饭的。”

    我没明白,胖子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说凌天若她要出国,可能不会回来了,胖子听完一拍我,“张墓,活该你单身一辈子呢,这么明白的意思你都没明白?”

    “啥意思?”

    胖子摇了摇头就向楼下招呼来宾了,留下一句“把你下墓的胆子拿出来好好想想。”

    ......

    未平斋的顺利开业让店的生意着实红火了不少,胖子成了未平斋大掌柜的,我这下成了董事长,整天无所事事,都是胖子在张罗买卖,只有需要我的时候,才会叫我。

    每天吃完睡,睡完吃的生活,一点生活的目标都没有。

    这样的日子过了大概有一周的时间,我就闲不住了,还是忙忙碌碌的生活更适合我一些,我找胖子说着,“胖子,最近有没什么可疑的墓啊,我这浑身的骨头都痒痒,要不咱找两个去转转去?”

    “得了吧,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每天这小日子过的,怎么还想找墓去转转?”

    我说:“瞧你这话说的,我是那种忘本的人,还是得适当找几个墓熟悉下业务才行。”

    胖子嘿嘿一笑,“得嘞,这次一定不让你失望,赶明我就把消息发出去。”

    正说着,我的手机就响了,是凌天若打来的,她说她订好了出国的日子,明天约我出来吃饭。

    胖子对我说,“这可是机会啊,你要是把握不住,人家可就飞走了。”

    我没理胖子,直接回了家中,闲来无事中,又看到了那本留在家中的笔记,那是秦南道写过的东西,我想应该把它给了凌天若会更合适些,我拿着笔记也并无意义,不管怎么说,秦南道也是为夏国历史做出了贡献的,相比而言,二叔就显得分量没这么重了,外人不知,但在我的心里,二叔虽再有不好,也做的够多了,支配了他的是人对生命的欲望。

    晚上看到了新闻,说夏国秘密的历史研究组已经启程出发了,他们会在西北地区持续寻找出有关夏国的历史痕迹,把一段遗落了的历史重新填补回来,历史总归是会被人所发现的,千百年来,消散于无尽岁月中的往事,有多少是被人们记住的,又有多少是忘却了的,我们生活的短短百年历史中,真的太过渺小了。

    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前人早在一千年之前就有了这样想法,生命之短暂,渺小,羡慕的那些长江奔流,飞仙遨游,与明月般永世长存,这些终究是可能实现的,只能化作憾恨箫音,托寄在悲凉的秋风中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