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2章 起因(二)
    我的爷爷张黑子,在山西也是小有名气的,从他懂事起,就一直在太原城中混迹,由于时常饿肚子,所以长的又黑又瘦,上了两年的学后,赶上了学生运动,工人罢工,就罢了学,自己出来打闯,干过脚夫,走过西口,在太原南宫这个地方,爷爷的名气绝对是说一不二的。

    后来爷爷白手起家,跟着一群人进入了这个倒斗的行当,起初爷爷是并不愿意的,实在是因为饿的不行了,才跟着加入了进去,爷爷一开始也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只知道能赚钱有饭吃,就去了。

    后来才发现,这伙人,挖坟掘地,盗取钱财,不过平时也干些劫富济贫的买卖,这样对外界也好听点,称为“义盗”。这他妈都是扯淡,多半干的都是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不过从此能吃饱饭,也不愁钱花,也就没有说什么,就这么一直干了下去。直到那一次,在墓下遇到埋伏着的机关,有两个人死在了下面,爷爷才开始觉得这一行的危险性,所以爷爷每次下墓,都会在事前做足准备。

    爷爷也常对我说,“只要你能够完全了解你的对手,他在你的面前就是一堆垃圾”,这话对于小时候的我来说,有些难懂,但慢慢的长大后,我才发现了这句话的实用性。爷爷的深思熟虑是让我感到最可怕的地方,他会在事情所有发生的可能性中,做出一个最正确的选择,通常的来说就是用自己的头脑和判断来帮助自己,这也爷爷心思缜密的地方,他能让事情永远掌控在自己的手里。

    正是因为职业的特殊性,爷爷每次下地里干活时,都会把自己的后事交代好,为的就是自己万一回不来也好有过个交代。显然这都是多余的,这番话下来,最让人担心的还是我的奶奶。

    说到这一行的职业特殊性,就还要再提一件事情,光是下地里能拿出东西还不够,没有一个好的嘴皮子,是不能将这些东西以一个好价钱卖出去的,所以不仅得身上功夫了得,嘴上功夫也不能落下。就是这样,爷爷的骗人功夫也十分厉害,让你心服口服,奶奶就是这样,被爷爷用一嘴说不着东南西北的话,成为了我的奶奶。

    奶奶的家里是太原城中的大户,用以前的话来说,就是富家的小姐。奶奶姓吴,这吴家也是很有名望,奶奶的父亲,就是我的太爷爷,是当年太原的巡抚,在朝廷位至四品,所以我爷爷在娶了我奶奶后,更是没人敢欺负,黑白两道通吃的人,谁会不怕么?不过,在我小时候记事起,他们吴家的人就没有过好脸,我也习以为常,平时基本不见面,只有过年才会走个礼场。因张黑子这个名字,所以道上的人都称爷爷为黑爷,不过我爷爷也确实对的起这称号,下手的确挺黑的。

    再后来,爷爷自己独立了门户,在太原南宫开了一家自己的档口,用来出售平时从地下挖出的东西,几年下来,生意还算不错,又在好几处地方开了盘口,面积覆盖了大半个山西。

    听奶奶说,爷爷当年在参加一次自发组织的民间活动中,就是江湖上所自行组织的一次盗墓活动,多半都是厉害的大墓,爷爷伙同手下的人,他们去往了宁夏的贺兰山,发掘一处有些问题的古墓。从那回来后,爷爷就仿佛变了个人,用奶奶的话来说,好像换了个人一般。以前爷爷是个特别爱财的人,一件东西说卖五百块,买家出四百九十九都不干,可回来后,变得沉默少言,经常一个人关在屋子里,在想一些特别的东西,后来,我也在爷爷笔记中得到了证实,他们在那次宁夏的古墓里,确实遇到了些非自然的现象。

    这都是后话了,现在要来先说的是,太行山的这个事情,这件事发生在宁夏事件的后面,是爷爷知道了某些事情后,来的这个地方,笔记中爷爷有提到,太行山的这个事情似乎是与宁夏有关系的,这些都需要去亲自确认一番。

    剩下的事情中,爷爷的笔记并没有记载,爷爷的笔记最后只是提到,可能会和宁夏的事件有所关系,后边就没有了。我不知道爷爷是不是忘了将后面的事情写下来,还是发生了什么其他的事情让爷爷不想记载下去,到底是什么原因,我想爷爷应该有着他自己的苦衷吧。

    我则是听我的父亲和我讲述,爷爷去往了太行山后面的事情。这也是我卷入这一场浩大的阴谋中的开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