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7章 黄河之鬼
    车在南宫门口停了下来,电话里所说的辽爷就在门口走了过来,辽爷名叫张辽,这名字听着霸气,不过他和那三国名将张辽还是有些差别的,不对,应该是差别很大。

    我没理他,直接就走向了我家的店里,他在我屁股后面,说:“我说,张墓,你有好东西不能忘记我辽爷啊,我这几年来,给你当陪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咱兄弟俩的情谊,那可是比天高,比海深,有什么危难,哪回不是我张辽第一个冲在前面,哎,你走慢点,听我把话说完”

    张辽这个人,是个东北人,在太原生活,和我从小一起长大,上一样的幼儿园,一样的小学,到了初中我们还是一样的,就在我觉的是不是我命里缺张辽的时候,很不巧,我们高中又是在一起,还好的是,高中毕业后,张辽去当了兵,我继续上了学。虽然上的是一所普通的大学,那时的我真的比考上了清华都要高兴,毕业后,我回了家中帮父亲打理生意,上学时学的专业是历史,这也使我很快就能掌握到这些东西。要说到张辽,一开始上学那会还确实是挺烦的,每天就和个老娘们一样,哔哔哔个不听,记得上学那会,张辽去撩人家女老师的裙子,操场罚跑二十圈,他非说是我的主谋,我他妈连那个女老师穿的什么颜色的底裤都不知道,跑的冤不冤。

    再后来一起打架,逃课,泡网吧,但凡上学能干的坏事,都让他小子全干了,当兵走了五年回来,我也已经接手生意快两年了,看我干的眼红非要跟我一起,就在我店的对面开了一家。我心说这张辽不是****么,跟我家抢生意,这不是找死么,现实也确实像我说的这样,张辽自从开了这店,基本就没做成过买卖,要不是我看在这么多年的情分上,去帮他,估计早就关门大吉了。也正是因为张辽的店里没什么买卖,他成天闲在店里,养了一身的肥膘,想想当初从部队回来,在看看现在,往事真是不堪回首。

    我走进店里,喝了口水就说:“胖子,你他娘从哪听说我有好东西了?”

    张辽已经习惯我这么喊他,要是外人,胖子的名号可是随便叫的,不过胖子喜欢自称辽爷,我基本不予理会,我觉得胖子还是合适他,要不怎么对得起,这一身的膘。

    胖子唾沫星子横飞,说:“小东家,你别管我从那听来的,你辽爷我的路子野的很,今早上我还特地来实地勘探了。”胖子的眼神往那昨天我放的地方看去。

    我心想,我那守夜的伙计,肯定是被胖子套出话了,在胖子面前,那伙计只怕是被卖了,还要帮人数钱,也怪不得别人,胖子还是太鸡贼了。

    我说:“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什么主意都敢打?”

    胖子对我使了个眼色,说:“你那东西的来历知道不,要不我给你讲讲?保证你他娘的听的流口水。”

    我呵呵对胖子笑道:“我他娘可对八条胳膊的古尸不流口水,你小子口味太重。”

    “呦呵,张墓,你还知道八条胳膊的古尸?你听说过毛乌神殿吗?”,胖子翘起那有近一百斤的腿,放在另一个椅子上,接着又说:“你的伙计呢,进来这么久都没人给你辽爷倒杯水?”

    我知道胖子的毛病又来了,这种人就是给点阳光就会灿烂的,我给胖子到了杯水,示意他继续说,胖子所说的毛乌神殿,可能和那玉片有点联系。

    “哎,这才是应有的态度不是,你早这样,辽爷我就不说这么多废话了,我在给你提个建议墓兄弟,以后你那张脸能不能别每天都拉的这么长,搞得就和别人欠你钱一样,像伙计这样多好,每天乐乐呵呵开开心心。”胖子摆了个舒服的姿势,喝着水开始了他的表演。

    我看这情形,如果不制止胖子这么演下去,他还不得上天去,“胖爷,您老说的是,咱先把态度问题放放,您刚才要说的事情现在能继续说了吗,小的我等不及了。”我对于胖子,多少年来都是这样,胖子就像那倔驴,只要把它毛顺了,怎么样都行。

    胖子放下水杯,用了一个很搞笑的动作,他把两条腿担到另一个椅子上,双手交错插在胸前,好像一个不讲道理的胖老太太。

    胖子在前段时间就听说,黄河底下捞上来个八条胳膊的古尸,每天闲的没事的他,就电话询问一些当地的人,然而当地的人,对这古尸一点线索都没有,后来有一个朋友告诉他说,这东西是从上游冲下来的。胖子又在上游托了许多朋友打听,终于在前几天,那人给胖子回话了,说有一个叫阿林的人见过那八条胳膊的古尸。

    胖子又几经周折,去了趟陕西驼城,见到了这个阿林。

    “我说几天看不见你人影,还以为你在店里睡的正香呢,你说的驼城是哪个驼城?”我对胖子问道。爷爷笔记里曾提到过驼城这个地方,那时爷爷早年去过的地方,是比爷爷参加那次贺兰山考古活动队还要往前的事情。

    胖子听到我问哪个驼城,就回道:“在内蒙、山西、陕西交界处的驼城”。

    我没有再说话,让胖子往下说,“小东家,别着急,这才刚开始呢,辽爷我后面还见了更加让你更吃惊的东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