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10章 黄河之鬼(四)
    从人蛛开始被首领制造出来的那一刻,整个毛乌族就彻彻底底沦为了首领的制造目标,几年下来,这个原来就人数不多的民族,开始变得恐慌,因为人越来越少了。制造一个人蛛起码需要四到五个人,还不算失败率,但据我的感觉,这东西的成活率应该不高,要不然一个部落民族几年下来,人怎么可能会死光了呢。一个部落民族,少说也得有五六千人,大一点的上万也不是没有可能,这当然都是我的想法,毛乌族当年有多少人死在这首领下,已无从得知。

    后来,毛乌族人口的急剧减少,剩下的人基本都被抓进神殿,用不了几天就再无可以制作的人可用,于是首领驱动制作好的人蛛,在夜里去抓人回来,许多经过黄河那一段流域的商队消失。这应该是为什么他们来无影去无踪的原因,培育成功的人蛛有很强的战斗力,而且他们能被首领所驱使。我心中的疑问越来越重,首领到底是个什么,它制作这些人蛛绝不会是一种残暴的表现,它肯定有什么目的。

    信息中接着写到,首领带领着人蛛,在黄河的这段流域中,抢夺了大量的财宝,全部都放在这神殿里,毛乌族的名称就再也没有用过,人人听之丧胆,鬼族的称呼就此而来,黄河上的人更是称之为黄河之鬼。也就是因为人蛛这东西的厉害,带来了霍乱,让附近的人们起了要消灭的心,临近草原上的人最先发起了不满,附近的西夏和其他少数民族也加入进去。

    人蛛再厉害,终究也不是阻挡不了军队的铁骑,联合军队将他们全部赶入神殿,用一把火,结束了这可怕的东西。当时,谁也没有进入神殿,为的就是让这人蛛和制作方法连同那些财宝,全部从历史上完全消失。这段历史也没有被记载,从各个地方的历史中并没有相关的记载,胖子的资料都是大部分的蒙古文翻译来的,许多的片段也已经流失。那首领到底是不是死在了大火中,他的目的又会是什么?

    看到此处,我必须回去看爷爷的笔记了,如果爷爷当年去过的这里的话,那肯定有关于黄河之鬼的记载。如果贸然前去,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危险,听胖子的描述,那里头的东西不是什么善茬,又如果爷爷当年已经去过了,说不定就是一个空斗了,岂不是竹篮打水。

    于是我又出门打了车,返回我的住所,此时已经是中午了,相比早上的空气已经要好了许多,太阳在头顶,让人感觉见无比的温暖。二十一世纪人类最大的污染,不是汽车尾气,不是工业排放,直接威胁人类的就是雾霾,作为雾霾重点的华北城市,早上的浓见度基本可以形容为原子弹过后,每天吸着这爆炸的空气,简直比我爷爷的老烟枪更厉害。

    司机师傅一路和我瞎侃当下的社会,我则一路附和,要知道这些滴哥每天在车里,也是闷的,再不给他们个吐槽的机会,只怕滴生无望,我也没有反驳他,到地点付钱后就回了家里。

    我直接翻开笔记,寻找着关于驼城的记载,爷爷的笔记并不是按时间的顺序记录的,而是根据爷爷的想法记录,他今天如果想起一件事情想记录下来,到了明天可能又会想起其他的事情记录,这种任性的记录方法,让观看者费劲了心思。有时候关于一件事情记录会分割好几页,又有时候会凭空冒出一段记录,根本无法判断是什么,还有许多点和线条,看起来应该是地图,可你根本不知道,这是哪里的地图,这就是我一直无法解读笔记的原因,笔记中还有许多非自然的描述,我都觉得这些东西是爷爷臆想的,如果这非自然的现象真的如爷爷记录,那这笔记可就厉害了,我有时候都在觉得,这笔记的内容不像一个正常人所记录,因为爷爷在后面的几年里,基本是不出门的,我心想,也许神经了也不是没可能啊。

    在爷爷的笔记里我找到两处这样的记载,一段是关于驼城的,一段是关于他们在沙漠中的遭遇,应该都是和这个事件有关的。

    笔记中是这样写的。

    进入驼城的第二天,洪子找了当地向导,福生负责物资,组了十人的队伍,我对那东西还是比较担心的,不知道能否拿到玉片,这关系着我的变化。但我掌握着哪里的一个秘密,鬼族首领是无法离开哪里的。

    这是第一段关于驼城的记录,看来爷爷确实是去过那里,玉片为什么会关系爷爷的变化?还能得知的一点是,鬼族首领无法离开那里,怪不得他要制作人蛛为自己操控,这可能会是其中一点的原因。第二段的遭遇是这样写的。

    驼城的向导在途中想杀人夺财,被洪子永远留在了沙漠,接下来的路只能靠我们自己。

    神殿中似乎有着某种东西,它一直跟在我们后面,两个兄弟已经失踪。

    首领果然把玉片藏了起来,洪子和福生已经带剩余的人撤退,死伤人数超出我的想象,事情发生了变故。

    有时候,我不得不佩服有些东西的可怕,它给我无限生机的同时,又给我无尽的恐惧,在它面前,首领简直是个垃圾。

    笔记中第二段我只能看懂前部分,至于后面的事情,说的是什么,我无法了解。

    但我了解爷爷常说的那句话,“只要你能够完全了解你的对手,它在你面前就是一堆垃圾”,如果没有足够的把握,爷爷是不会说它是垃圾的,我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显然,爷爷是从里面出来了,玉片没有记载,某些东西的可怕和首领应该不是一种。看过笔记后,我的脑中更是非常凌乱,这地方究竟有什么,我想,一切恐怕只有我去了才能知道,看着手中的两枚玉片,我又怀疑到,爷爷的变化是什么样的一种变化,到底发生了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