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22章 鬼族悬棺(二)
    突如其来的变故发生太快,就在一瞬间的时间里,二叔队伍中就已少了一人,甚至没有留下多余的痕迹,只有一地的鲜血,证明着他的死亡。

    虽然如此并没有惊慌,大家还是挨着进入了神殿主殿。

    胖子路过随手捡起来那人掉在地上的AK,也跟在后面进入了主殿,并把门关死。

    刚才的东西确实可怕,悄无声息间就能置人死地,而且那东西的长相,不是现代生物,也不像任何一种生物,它究竟是什么,我没有时间去问二叔,因为进入主殿的我们,不知还有什么等待着我们。

    神殿的主殿应该是神殿的中心所在,从门外进入,我们并不知自己处在什么位置,神殿有阵阵的恶臭的传来,无法判断是什么味道,有点像腐烂的味道,这比那个旁殿给人的感觉更加压抑,殿中地面石砖有变成了黑色,我清楚的知道,这黑色的地砖意味着什么。

    对于失去的一名队员,二叔队伍中并没有太大的悲伤,他们跟随进来,多半就已经有赴死的准备。有时候人情就是这样,为了自己效忠的事业,甘愿付出生命的代价,这不仅是对人的忠诚,也是一份做人的承诺。虽然二叔没说什么,但可以看出二叔的内心里,是不想让跟随自己的每一位兄弟遭难的。

    我们还得继续下去,眼下不是悲伤的时候,进入主殿,在还不明白情况的环境下,是很危险的,照明灯只有五十米的范围,如果出现什么意外,五十米的距离是不够我们进行反应的。

    一枪信号弹又打在了空中,可以看出,我们的位置处在神殿的左侧位置,八条石柱矗立在神殿中间,上面雕刻着许多说不出来历的鬼怪,样貌凶狠,形色恐怖,神殿的地面均是黑色的,顶部吊着许多之前所看到的人蛛,不知是死是活。四周的墙壁上,是一幅幅让人心惊的画,画的应该是所谓的鬼族图腾,和蜘蛛相似,把腿部画的特别恐怖,那是人的肢体,鬼族首领为何会对这样的东西情有独钟,让人不寒而栗。

    殿中的正前方位置,出现了让我们所有人都感到毛骨悚然的画面,一具黑色的铁棺,被四周铁索吊在半空中,这是一具悬棺。

    悬棺的出现只有两种原因可以解释,第一是里面的尸体发生了剧变,为了镇压里面的尸体,将棺材密封悬挂。第二种是所葬之人为了羽化升仙,将棺材悬挂,不与地气相接,可以达到升仙的目的。两种可能,一面成佛,一面成魔。

    胖子呵声说:“首领老儿要飞升了,快去阻止他。”

    我拉住胖子,看了看二叔的意思,二叔面无表情,可能他也没想到,神殿的中心会有个悬棺的存在。

    我们一行缓慢移到悬棺的周围,把照明灯放置了三个,成三角的形势,这样我们能清晰的看这悬棺,也把周围环境照亮,免得出现什么其他东西。

    铁制的悬棺上没有任何东西,光溜溜的,四条铁链从顶部下来,让人十分琢磨不透,为什么要在神殿的中心弄一个这样的东西,难道是鬼族的后人把首领葬在了里面?

    我们一时都没了主意,问二叔怎么办?

    二叔点了支烟,说道:“管它什么东西,先开他娘的。”

    我早年间和爷爷曾学习过些八卦易经的东西,我的知识知识皮毛,但也够使用,我看这殿内的格局,确实是个不错的地方,殿中左右各两个通气之门,顶约高十米,悬棺的位置乃是殿中三阶处的一阶,因为没有带着罗盘,无法确定坎位,不知这里究竟是什么样的风水之地,但眼下所看到的,棺材里面的东西,应该不像是个大凶之物。

    铁链在空中吊着,看起来十分结实,这么高的距离,无法上去将铁索斩断,悬棺离地面起码有三米的高度,铁索从顶部垂下,怎么把它弄下来,成了一个麻烦。

    胖子看着悬棺说:“用手雷,一炮把它丫的炸下来。”

    我坚决的摇头,“这样只怕连棺材板都他娘炸翻了,别说棺材里面的东西,只怕棺材都留不了个全尸。”

    二叔走了过来,“红花会的兄弟,这恐怕得你们出马了。”说完恭敬的做了个手势,“请。”

    红花会的三人与二叔的人穿的衣服不同,二叔的人都是行军装,便于携带东西,他们穿的应该是红花会特有的服装,深蓝色的衣服背面,绣着一朵红色的花。三人走过来,对二叔说:“太客气了二爷。”

    接着就见三人,二人撑底,一人踩着二人肩膀直接跳上铁棺上头,身手甚是了得,我忽然想起在旁殿里看到的景象,那把大剑把人蛛插在石柱上,如此的力道,看来应该就是他们所为。

    胖子看的惊呆了,我在一旁调侃着说:“什么时候你辽爷,也给我们来个这样的绝活?”

    胖子嘿嘿笑着,“要说上去,辽爷我自然不行,可是我能下来。”

    说话间,那人已经举起了一把锋利的长刀,朝其中一条铁索砍了上去,“叮”的一声大响,铁链就断了下来,掉下的半截落在铁棺上,发出“叮呤咣啷”的声音。铁链的年代已非常久远,所以非常的脆,加之挥刀的力度之大,一下就能断开,这让下面看着的人,无不佩服。

    接着又去砍断另一头的一条铁索,只剩下两条支撑的铁链在空载悬着,如果再砍断一条的话,势必会会从这头落下,这时,上头的那人从腰里又摸出一把短刀,他是想让两头一起落下。

    空中传来两声几乎一起发出的声音,铁链基本上同时断开,“轰”的一声平稳落到了地上。

    没人任何的破坏,铁棺也没有被砸开,红花会的人让我觉得越发厉害,他们到底是个什么来头,不废吹灰之力,就能办到这样的事情。

    胖子在原地摸着头发,叹道:“得,这功夫辽爷我佩服,还真是厉害了我的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