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61章 红花会
    临近午时,我按照请帖上的地址,来到了这个名叫“红花易茶阁”的地方,是一个非常雅致的茶楼,修的很有特色,浓郁的中国味道,古色古香,可以看出这是红花会的一部分产业。

    我走了进去,里面的修饰更是豪华,纯式古木建造的分间,花了大价钱,我自报了姓名,一路有人带我去往了二楼的包厢中,包厢上写着“兰亭”的名字,别有一番风味,门口左右各站了两人,请我入内,这阵势,红花会的老板来头肯定不小,我也得提升点我的逼格,不能让人看笑话。

    我进入内庭,中间一扇屏风隔开,能听到有人在和老板汇报东西,我坐到椅子上,所有东西已经备齐,茶果点心,果脯蛋糕,放了一桌,旁边的人给我倒了茶水,这可比老孟给我喝的好的多少倍,我四处看着包厢的装饰,皆以木质家具为主,这个包厢应该是长期包用,柜子里的东西放置杂乱,种类繁多,在我的背后是一扇大窗,下面是一条幽静小巷,半分钟的时间,里面的人出来了,老板也随之而来。

    “小东家,久仰大名。”我听到声音是一个女声,接着从屏风后出来一个年纪和我差不多的女性,哦不,是女孩。

    我看着她没有说话,静静观察,她穿着休闲时尚,皮肤白皙光泽,吹弹可破,长发披在左肩,彰显出气质,面庞清纯动人,婀娜多姿,身材较好,这样的女孩看下来,和我差不多年纪,她是红花会的老板?

    她接着开口,“百闻不如一见,你好,我叫凌天若,”

    她主动伸出手来,和我握手,我急忙起身去握,那双小手冰凉丝滑,我握在手中感觉极好,握完后十分不舍的松开,“你好,张墓,你是?”我还是需要再次确认她的身份,免得闹出误会。

    “我是红花会的老板。”她回答。

    “你...你就是老板?不是在逗我玩吧?”

    “在场这么多人,那你觉得谁是呢?怎么,允许你当小东家,就不能让我当个老板?”她笑道。

    “你好,不是那个意思。”我一时口不择语。

    她呵呵的笑着,坐到我的对面,“叫我天若就行。”

    我试着叫道:“天若?这样不太好吧,初次相识就叫的这么亲切。”

    “放心,以后交往的事情还多,不混熟了,怎么好合作呢?”

    这姑娘倒是心宽,看上去也平易近人,“那行,我就叫你天若了,我随便你称呼。”

    我的心中还是比较紧张的,没想到红花会的老板是个女的,还是和我年纪差不多大,在我脑中的印象,红花会的老板应该是有着一身武艺的男性,要不怎么统领那些像大明这种身手的人。我一下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眼前这个和我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老板。

    我说道:“我算是知道为什么要叫红花会了,一听就是女孩起的,是你起的名字对吗?”

    天若笑着回答:“是,我喜欢红花,当时一时兴起,就起了红花会。”

    为了避免尬聊,我直接切入了主题,“天若,你找我来是想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吧。”

    “我不仅要告诉你些事情,还希望你和我们合作。”

    我示意天若继续说下去,她叫庭内的人全部离开,与我说起了正事。

    “首先来说下红花会,红花会是我自己建立的组织,它的实质存在目的是为了一个项目。这就必须要提到我姥爷,他是考古研究院的资深院士,四十多年前,在宁夏的一次活动中,他一直研究的夏国项目有了匪夷所思的进展,许多的资料表现出那地方的神秘之处,我要说的是关于一些青铜盒诅咒的事情,还有宁夏的那次活动。”

    我插嘴问道:“这么说,你姥爷在一直研究夏国历史?”

    “对。”天若干脆的回答。

    我心中暗自盘算,她告诉我这些,该不是想让我和她去宁夏吧,那可是我们家的禁区,当年爷爷在的时候,一个字都不许提,也就是爷爷走后,我通过笔记中得知有这么一次活动。

    天若继续说:“我知道你爷爷当年是去过那里的,虽然他回来没有提半个字,但是他把重要的信息都写在笔记本里,那笔记本不是在你手中吗?”

    我惊愕,她怎么连这个都知道,爷爷的笔记在我手中,连我爸都不知道,我下意识做了掩饰。

    “什么笔记?我爷爷还去过那种地方?”

    天若笑得十分灿烂,“你们这些人演起来,真的是太假了。”

    我自嘲,真的有这么假?我的演技很烂吗?也不至于吧,我觉得胖子演的还没我好,凌天若怎么笑的这么开心。

    我迷之尴尬,“假……假么?你是怎么知道笔记在我手中?”

    “因为里面的内容有一部分是我姥爷写的,当年在宁夏他们是一起的,姥爷把一部分内容写在笔记里,后来送给了你爷爷,后来你爷爷失踪,只有你最为爷爷看好,这种东西非同小可,一定在你手中,我们的人得到确切线报,笔记确实就在你那里。”

    我靠,我说这么多年来,研究不透那本笔记的内容,两个人写的,怪不得内容前一句后一句,完全对应不上,我还以为是我爷爷任性才这么写的,现在看来,凌天若应该什么都清楚,连我最后的手牌她都掌握,先不说笔记在我手中,她的人能有线报告诉她,说明我的人中已经被渗透了,她如果想要那本笔记,易如反掌,她是等待我主动送上门。对于爷爷和整件事情的经过,我可以说了解甚少,完全不知晓当中蕴含的内容,我想可以考虑摊牌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