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65章 拿加疗养医院
    我走近这处废弃破旧的二层医院,生锈的铁制大门紧锁,里面是二层建造的房屋,只有一排,是一个小型规模的医院,可大门两侧的牌子上写着两个名字,一个是“那曲拿加地方医院”,一面的另一个写着“拿加疗养院”,应该是两个名字一个地方,看来给我寄出那份死亡通知单的就是这里。

    这处疗养院废弃多时,外围的杂草起码有长了几年,按照大胡子的话,发生恶性事件后,就应该停止了使用,将这里废弃了。我继续思考门口两个挂牌,是地方县城把疗养院和医院结合了,这样负担费用较少,我倒是可以理解这种做法,可邮件是从这里发出的,我就觉得十分奇怪了。

    从外面看上去,古老的房屋建造,破旧的门窗,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有人会在这里见到鬼了,恐怖的气氛下,轻微的风吹草动都会草木皆兵,我也有点犹豫,来都来了,要不要进去一探究竟。

    但我还是战胜了恐惧,紧闭的大门让我踢开,走进了疗养院的小院内,除了几件锈的发黑的健身器材,一处石头小座外,再无任何,相比其他的疗养院和医院,简单的不是一点。

    靠近二层小楼,能感受到直面而来的恐怖,墙面上用白色粉笔画着许多看起来很恐怖的东西,也许是在墙角处,多年来,一直没有被雨水冲刷,我看的很揪心,这里的氛围怪怪的,我拿出手机想给凌天若打个电话问问,却没有一格信号。我在楼下望着这处二层小楼,此时要是胖子在就好了,他肯定打头阵进去,一个破楼又没有什么,连凶险万般的古墓都不怕,还会在乎这个,现今是我一人,我的直觉告诉我自己里面不会有什么好东西的,这医院地处偏僻,我就算在里边真发生什么,也不会有人来救我的,甚至我死在里边,等尸体腐烂都不会有人来给我收尸。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如果我现在不进去,等到天黑就更没机会了,下次还不知能否再有人愿意来,心想着,这里就算真的闹鬼,总不会白天就出来吓人吧,而且我们干这行的,身上都有厉气,一般的鬼魂是不会近身的,要是有什么也是午夜才会出来,我速去速回,赶在天黑之前,还能离开小镇。

    “吱呀”的一声,推开了木质的大门,走进了医院的楼中,地理位置的原因,没有发霉的味道,只是浓重的尘土味,医院没地板都是木质的,墙上下半部分刷着绿色的油漆。进门后是大厅,左右两侧各是病房,门正对面大厅的旁边是通往二楼的楼梯,结构非常简单,我开始顺着病房一间间寻找。

    说实话,我也不知要找什么,却想发现些其他的东西,来证明那张通知书是假的。

    我进入了病房查看,还有好多的东西遗留在这里,比如氧气罩,床上的草垫一些杂物,应该是事发突然,医院撤离时来不及转移这些东西,还有床边上的病人名片卡。我查看了一间病房的四个名卡,出现的名字让我匪夷所思,“吴启明、吴启平、吴启生、吴启亮。”

    一看就是一家子的四个兄弟,是什么原因能让兄弟四个都住在医院的,我接着又忽然想到疗养院的定义,疗养院都是身体或精神上有障碍的居住,精神病人占据多数,还有少量无人照顾行动不便的人,我看着这几个名字心里瞬间有些颤抖,要知道,这里可是那曲拿加,西藏一处人烟稀少的地方,会有四个内地人的名字出现在这里?

    我在一楼多数病房查看下来,得到了一个让我震惊的信息,这里多数病人都是吴姓,藏族人只有几个,吴姓的病人有近十几人,从名字里能看出都是按辈分排的名字,刚才看到的启字辈,还有明字辈,文字辈,礼字辈。要说都是巧合,我会信吗,一家偏远的小医院正好里面住的都是姓吴的病人,还是在藏区腹地,这不是开国际玩笑。

    名卡上的入住时间都是前后不一,一家的兄弟几个,都是前后两年三年进来的,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他们不是在同一起事故进来的,排除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难道他们都是遗传精神病?发作时间晚了?

    从眼前的情况来看,那张死亡通知单寄给我的目的可能会另有目的,这家县城医院绝对是有问题的。

    我在病房中查看的同时,突然听到楼上有脚步走路的声音,“咚咚咚,”医院是木质的地板,走路声格外明显,大白天的不会闹鬼,我的反应是有人在楼上,我靠,我进来这么半天才发现这里还有别人。

    接着又传来几声“咚咚咚”,我放低脚步声,向楼上走去,会是谁在这楼里?

    来到二楼,我再也听不到任何动静,他一定就在楼上的某处房间里,我捡起地上木条防身,试图检查每一房间,找出刚才的发出脚步声的那个人,楼中安静无比,即使是在白天,我也还是能感觉出阵阵惊悚感。

    我推开几间房门,什么都没有发现,反而开门的声音暴露出我的位置,这样肯定会让人发现,正当我思考怎么找出那人的时候,站在病房门口的我,被背后突如其来的袭击一棒打晕在地。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