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69章 二叔死了
    拿加小镇,天朗气清,一夜没睡的我,似乎一点都不疲倦,这是一个很小的镇子,没有多余的设施建筑,我在想那张死亡通知单上,拿加地方医院已经荒废,冒名个名字应该不是什么问题,我在镇子上想再次确认我的想法,拿加地方医院是否不存在了。

    小镇前后距离也就是二十分钟的路程,打听医院的位置,轻而易举,当我到达镇上的医院后,门牌写的是拿加人民医院,而不是拿加地方医院,我心底的石头算是放了地。来都来了,索性就进去问问,拿加地方医院是不是已经没了,也好肯定那份通知书的作假。

    走进医院内,并无多少人,我找到了一个坐诊的医生,向他问道:“医生,我想问下拿加地方医院?”

    医生是个藏族人,回答我:“地方医院已经合并了,你去最后面那间屋子问一下那里的人。”

    我心中一惊,合并了?难道通知单真的是那里发出来的,我一下有了一个不妙的感觉。

    迈着忐忑的步伐,我走到了藏族医生说的最后一间屋子门口,门是开着的,里面坐着的是一个汉族的姑娘,没有穿白大褂,我过去和她打了招呼,并说明是来问拿加地方医院的。

    她说:“这里就是地方医院的办事处,地方医院已经合并了,遗留的事情不是很多,你是来办什么事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我说道:“你们这里是给我寄过一份死亡通知单,是不是有这回事情?”

    “死亡通知单?医院都合并了,还发什么死亡通知单?”

    “确定没有吗?”我拿出那个那份邮件的袋子给她看。

    “是我们这里,那份通知单呢?上面写的些什么?”

    我心里说,那通知单还在我爸的桌子上呢,鬼知道写的是什么,“通知单不在我手中,可邮件的地址写的是这里。”

    “你知道死者的姓名吗?我可以给你查询下。”

    “张则成。”

    她在电脑上登陆查询了二叔的名字,果然,让我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确实有二叔这个名字,张则成三个字就写在电脑屏幕上,我险些没站住,二叔真的死了。

    “不是地方医院开的,而是那曲人民医院开出来的,那儿是地方医院的上属单位,上边显示车祸死亡心肺衰竭,有半个月没人认领尸体,已被火化了,你去那问问情况吧。”

    二叔的死讯就如同晴天霹雳,我装上邮件袋子,离开了这里,之前我一直不愿相信,二叔会真的离开我,现在事实已经铁定,那个老谋深算,思维缜密的二叔,带着一堆问题离开了,他是不是有意这么做的,这样他就能不用面对我的拷问,我宁愿把所有问题放在心里,不想让二叔离去,也许我爹的话就是最终答案,他终究还是去了......

    我一路无神,来到拿加人民医院,找到了医务科经办二叔事情的医生,“你说你是张则成的家属?怎么现在才来。”

    “我刚收到信息,就赶来了。”

    “什么,刚收到?邮件走了有二十多天吗?”

    我没有说话,当中邮件的问题已经不言而喻,是有人做了手脚,这个医生继续说:“我们以为没人来认领尸体,火化后把骨灰埋到经幡下了,出镇向西一个名叫白布马尔佐的地方。”

    我按照医生指定的地点,来到这片美丽的草原上,白布马尔佐,经幡之下就是二叔的骨灰,我痛彻心扉,没想到二叔会死在这样的地方,人就算再过精明,生前辉煌无数,还是逃不过命数,客死他乡是二叔的命,干我们这行,命数这东西,看的很重,阎王叫你三更死,绝不留你到五更,可能二叔的命数就是在西藏这片广阔的天地,我没有把骨灰带走,而是让他留在那里,那里山高,天高,地高,就让二叔在那里沉守那些秘密吧。

    我没有浪费太多时间,哭完二叔出来后,直接买了回去的机票,此番西藏之行,邮件的地址是在刻意引我去拿加的疗养院,中间二十天的时间,是被人掉包从拿加发出,目的就是让我知道那里,知道吴全武这个人,会是谁这么做呢?

    还有疗养院中的病人,他们为何会变成那样,看来那曲的事情,我奶奶会不会有所了解,吴全武和奶奶是什么关系。我打通了电话给凌天若,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告知于她,她对于二叔的死亡也很诧异,二叔的身上有着太多的秘密,他就这么以一种完全不可能的方式死在了那曲,他对于李置生的知晓到底有多少,那座后晋古墓下的万佛窟,他是否知道那里的存在,青铜盒又真正去向了何处,二叔把这些问题留给了我,让我在前方无底的尽头,寻找出一个真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