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77章 秦南道
    按照凌天若说的地址,临近中午时分,我来到了太原东山上的一处别墅园区,秦南道就住在这里,他直接约我在家中见面。

    东山花园别墅区,四十六号,这处完全欧式的别墅,现代气息的时尚简约迎面而来,这老爷子住这么牛逼的别墅啊,我心中赞叹,何时我他妈的也搞一套这样的房子住住,进入大门,精致的小院,满是我没有见过的花,一棵法国梧桐长在院子另一边,树上的叶子是我一眼能认出的原因,我必须承认老爷子的品位和生活方式,是高贵无疑的。

    凌天若站在房门口,着急的看向我,“赶快进来,你还有心思看这些。”

    我嘿嘿笑道,凌天若又说:“你要注意礼貌,说话注意点,姥爷不喜欢没有素质的人。”

    凌天若带我走进房中,地板砖的反光能映出人影,复古的欧式家具独具一格,秦南道一定是个喜欢收藏的人,家中的置物柜上,都是大大小小收藏品,还有许多奖章和各种老照片,一切的装饰显得太过奢华,典雅间不失味道,庄重却又极显内涵,穿过韵味十足的前厅,秦南道出现在客厅中。

    他是一个头发胡子花白的老人,年纪应该在八十岁左右,可看上去一点都不像,精擞的西装外套,一双黑框眼镜,能看出他是一个很讲究的人,他对我慈祥的一笑,我开口问候:“秦姥爷,你好。”

    没想到一时口误,叫成了秦姥爷,我一下觉得无比尴尬,姥爷是凌天若的称呼,她比我还要尴尬,脸红的看着我,我急忙解释:“是秦爷爷,让您见笑了,一时口误,口误。”

    凌天若用很奇怪的眼神看我,小脸红扑扑的,秦南道笑着说:“没事,没事,叫姥爷也无妨,我与你爷爷是老交情了,就叫姥爷吧,显的惯熟些。”

    我看着凌天若,叫了两声“秦姥爷”,她没有太大的反应,秦南道让我坐了下来。

    “秦姥爷,您还是这么精神。”

    “老了,老了.....”他感叹道。

    “不不不,您一点也不老。”我说着,凌天若向我使个眼色,意思是让我别再说这个话题。

    我又开口:“秦姥爷,您叫我来,是想和我说什么吧。”

    “是关于你爷爷的,这些年来,我一直心中愧疚。”秦南道面色忧伤。

    他又接着说:“张黑子本来应是我最好的挚友,我们因夏国相识,又因夏国毁灭,如果没有那次活动,或许我们还能再坐在一起喝酒畅聊。”

    我听了秦南道的话不知说些什么,我看了看这豪华有档次的住所,有钱人的晚年都是孤独的吗,许多小说和电视中就是这样,有钱注定孤独,秦南道也不例外。

    “你的身影间,我能看出张黑子的影子,要不他怎么会把笔记给你。”

    我问道:“夏国究竟有什么?”

    秦南道站了起来,拄着拐杖,向窗户外望去,“那是我毕生所研究的事情,随我深入的了解,我发现了一个埋葬于夏国的秘密,有些东西涉及到上层机密,我不能告诉你,但是和宁夏的那一段往事是可以让你知道的。”

    “谢谢您,虽然事情过去了多年,许多人可能都已忘却,那是一段记忆的证明,我想我应当对得起那些人,把不愿提及的事情重新拿起,为了我们家和吴家,我觉得值得这么做。”我感慨的说。

    “没想到你的觉悟还挺高,我很欣赏你。”秦南道看着我点点头,“张黑子有这样的孙子,也是他的福分。”

    接下来的几天,我经常出入在秦南道这里,他给我讲述了当年的故事,那是一个曲折漫长的故事,秦南道上了年纪,一下说不了太多,就慢慢和我讲述,有时候他说着说着就睡着了,又或许说到伤心处流泪下来,还有的时候讲的串了时间,忘了一些事,总归他是在用心记住了那些事情。看着秦南道,我的心有一丝苍凉,这或许就是人生,年少轻狂,中年鲁莽,晚年悲伤,垂垂老已之际,还放不下凡尘俗事。人,越是艰难苦镜,越能望情生恋,每当若干年后再次回想,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有感先人予怀,我只能说,“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

    何况人生在世,未尝不尝遍喜怒哀乐,有些人有些事,既然不能相濡以沫,还不如相忘于江湖,留在心里的才是最真的感动,忘却的回忆,让他随风飘去。

    新的故事正在路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