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102章 穿出生死的界限
    张黑子听到这个名字,心里一震,“就是那个唯一留下来的人?”

    “他可能还活着。”秦南道也有些不愿相信,可事实放在了眼前,“我在许多历史记载中发现了他的存在,他一直活着。”

    张黑子忽然想到了那天的雨夜中,他所追寻的那个黑影,他该不会就是李置生吧?张黑子感到了一阵恐惧,如果真是这样,他们的行动都是暴露在他的观察下的,张黑子尽量让自己淡定下来,多用脑子来判断。

    “那我们现在下去的这个皇帝墓,你是觉得秘术在这里?还是觉得李置生在这里?”张黑子在黑暗中的表情已经有些难堪了,因为没有光,二人谁都看不到谁,秦南道也一定好不了多少。

    “张兄,并不是我想害你们,我知道不管是秘术还是李置生就在下边隐藏,这也是我不想让你下来的原因,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可我却低估了墓的危险,我一人是不可能进去的。”

    “秦兄,既然你愿意相信我,这个朋友,我交了,朋友有难怎能不帮。”张黑子停下了脚步,擦亮火光,看着秦南道,二人黑暗中的对话,让事情敞亮,张黑子看了看四壁,还是一样的青灰色墙面,还得往前走下去。

    张黑子能感觉出地下气流的变化,起码在长道中走了近五天了,按路程,也应该很远了,修建出这样长道,必定是一位高人设计,如果在气眼上建墓的话,大多数建造者,都会把源头圈起,为了让气源源不断的流向自己的墓室,而这座墓的设计者,却反其道而行之,将气引流出来,在通往墓中的长道上,又有水脉灌流而入,水进气出,这墓就活了。

    二人一刻也不停歇,一路向前走,秦南道在坚持着,如果再走不出这里,心态上肯定是无法坚持下去的,在这密闭的地下,有五天的时间了,压抑感自然十分严重,心里的烦躁也是不可避免。

    张黑子在尽量说些其他的话,分散注意力,就算这样也并不能改变多少,差不多又走了有半天的时间,这次他俩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心里身体上绷着的弦,一但放松,只怕再也拉不起来,但最终,还是天不亡他,张黑子看到墙壁的颜色变成了纯黑色的,意味前方就要到出口了,张黑子能感觉出,如果还不是,估计他们真的就坚持不下去了。

    张黑子擦亮火光,开始看到了眼前的景象,黑色墙面的尽头处,出现了石门,终于到头了,整整在长道里五天的时间,几百公里的路程,不知道门后是在哪里,张黑子二人走到了石门前,秦南道被石门上的景物所吸引。

    那是一幅灵魂脱离肉身的图画,惟妙惟肖,图中的灵魂看着自己的身体,旁边正是和这里一模一样的墓门,下边几行字,“越生死,出界限,过生门,进死地,送灵魂,得升天。”

    这还了得,张黑子一看,这是一个死地啊,“秦兄,这地方入不得啊,进去就会灵魂脱离肉身,这是对进入者的警告,我们还是得想想。”

    “你真的相信这些吗?科学面前,任何的神鬼都是吓唬那些胆小的人。”

    说着秦南道的手就放到了门上,“秦南道。”张黑子呼喊这秦南道的名字,火光一下熄灭下来,他眼前一片漆黑,“隆隆”的声音发出,张黑子暗叫不好。

    当张黑子再次擦亮火光的时候,门已经开了,秦南道就站在门前,张黑子拉住秦南道说:“秦南道,这门上画的意思很明白了,你要是进去了,灵魂是会和肉身分离的,到时候可就是出生死了。”

    “张兄,还有别的退路吗?不进去的话,还要返回去,无论如何我都要进去,灵魂脱离肉身又如何?你相信吗?”

    张黑子让秦南道的话说的不知怎么回答,“秦兄,设计建造这里的人,不简单,我们还是小心些吧,图中所画绝对不是吓唬我们的,为了那秘密,我决定和你去冒这一回险了。”张黑子的话,字字有力,他也知道,如果现在回去,有些太怂了,还没有张黑子路过的墓,而不下去的道理,尽管他对这里也是很畏惧的,但秦南道说的那段西北历史,关于巫术和夏国秘术的秘密,让张黑子必须进入。

    他要不知道这件事情,当然可以离开,既然秦南道相信自己,就得要担负起责任,门里的环境一片漆黑,张黑子手中的一点火光太过微弱,他看到秦南道已经伸脚进入了里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