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130章 死亡逾越
    再次进入这里,没有人更比张黑子的心中想的复杂,有过一次绝望经历的他,不是出于绝对的情况,是不会再进入这里的,幽黑的长道,就像是一条死亡线,充满了看不见的死亡气息。

    张黑子没有一直打开手电,这段长道的长度,是自己手中电池坚持不下来的,自己的手电光也很容易暴露自己位置,不利于隐藏,在黑暗中行走,对于张黑子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命运就像在与张黑子开玩笑,进行无情的嘲讽,黑暗中往往是最能思绪的地方,毫无征兆的,张黑子觉得自己有些好笑,连这里是怎么回事都没闹明白,就稀里糊涂的进来了,像是在被人玩弄,又不能反抗。

    黑暗里是没有时间的,这里就像是脱离世界,张黑子觉得自己甚至会走出所认为的幻境,一次次打开手电,都是黑暗无尽的长道,张黑子的求知欲在慢慢磨灭,直到走了大概几天的时间后,张黑子第一次觉得后悔了,他高估了自己的想法,想着在地下能寻找到破绽,青铜盒中是什么,还没有闹清楚,张黑子是为了什么在长道中前行?

    心里上的迷茫,就像失去方向的鸟儿,在空中无法降落,等待的只有死亡还有无尽的迷茫,张黑子没了底,可能再进来就是一个错误的想法。

    张黑子一直没看到前面的自己,这不知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在长道中,现在有三人在这里,最前面的是秦南道,后边的是另一个张黑子,最后面的才是张黑子自己,张黑子现在才发现,当时的自己走在长道中的时候,后边还会有人存在,细思来是极恐的,前面的另一个张黑子就是当时的自己,而现在的张黑子所处的位置,又会出现什么事情。

    张黑子继续在后面用意志支撑着行走,看到地面上丢落的电池,觉得里离前面另一个张黑子不远了,有过一次长道经验的张黑子,懂得了节省手电电池,走一段距离才打开手电查看。

    这次,张黑子打开手电看到了前方有人躺在地下,会是谁?是秦南道还是另一个张黑子?

    起初张黑子不敢靠近,他怕自己被发现,在原地等待了许久,确定了那人完全没有反应后,张黑子走了过去,手电光照在那人脸上,是另一个张黑子,他躺在地下,面色平静。

    张黑子的心乱了,看着眼前这个一模一样的自己,简直不敢相信,就像做梦一样,张黑子怀疑自己的真实性了,眼前的这个张黑子,两人谁才是真的张黑子,青铜盒到底改变了什么?如果真是夏国所传闻的秘术,那应该是有起死回生的效果,张黑子现在这样是该如何解释。

    张黑子将地上的另一个自己扶起,场面有些瘆人,试想,你躺在地下,突然出现另一个你,将你扶了起来,还对你说,“没事吧,兄弟?”,给谁能受得了这种变态的折磨?

    但张黑子在扶起的过程中发现了问题,另一个自己没有了气息,摸不到任何脉搏,张黑子用了各种方法呼救,似乎是没有一点作用,哪怕是轻微的生命迹象,都没有任何表现,躺在地上的另一个张黑子,死亡了。

    事情的急转让张黑子想不到,看着面前的尸体,这个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尸体,如五雷轰顶劈在了张黑子身上,身上的冷汗一滴滴淌到地上,发出“嗒嗒”响声,这声音滴在心里,却像针一样,次次扎进心窝。

    没有人能直面自己的生死,不论是谁都会感到悲痛,张黑子心中百感交融,他最先想到的是自己,当时在长道时候,自己有过死亡的感觉,可还是走了出去,难道当时自己真的已经死在了长道中?

    细细想来,现在这样的情况,自己理所当然成为了张黑子,是重生,是自己的死亡换来了自己的重生,青铜盒里放的定然是夏国秘术,而不是阴兵巫术,自己被起死回生了,张黑子脑袋炸裂,自己真的死在了地底长道里,是青铜盒改变了一切,张黑子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沮丧感,他哭了,是在为自己哭丧。

    这样想来,当时在娑婆界中,张黑子为何会看到濒死的自己,一切缘由都在此处,有因必有果,娑婆界中反应的正是自己最真实的写照,佛祖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张黑子明白了,是自己的死亡提醒了自己,现在的张黑子很可能同李置生一样,被秘术所救,那这里就不是幻境了,是一个真真切切的世界,发生变化的只有自己。

    从地上站起来,发现世界都不一样了,张黑子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是一种非自然的体验,甚至以后都无法面对自己的人生,面对家人,真正的张黑子已经死了,自己是一个替代品,夏国秘术真正可怕的地方在这里,这样做是有背人伦的,拓拔思恭在当年救了李置生后,深感这秘术的可怕,将它隐藏了,天意如此,秘术被李置生调包到了青铜盒中,如果青铜盒中是封印的巫术,那么张黑子就会消失在世界上,张黑子如今还站在这里,就说明与夏国有了不可分割的渊源了。

    张黑子还是一时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他是一个聪明人,就是这份聪明,不能活的不明不白,越是这样,心中的不甘就多一份,那么自己到底算是活着?还是死了?千年前李置生或许也有过同样的疑问,与他不同的是,李置生是从一个怪物重生为人,是欢喜,张黑子是从好好的人,变成了另一个人,是憎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