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142章 夏国起源
    从六四年回来后,张黑子就隐姓埋名,为人行事变得低调许多,一来是心中困扰的问题,二来是了避讳十年动荡局面,道上的许多活都放手了,经营的档口也都关了门,毕竟是不好营生,又在特殊的时间。

    张黑子在此期间内,曾多次登门吴家,年年如此,年年都是一样的结果,吴家兄弟铁了心与张黑子永世不相见,吴全秀夹在中间非常难做,吴家倒是还认她这个闺女,只是专门针对张黑子。

    吴全秀也不明白,为何从宁夏回来后,就成了这样的局面,多次询问都无果,她责怪自己,会不会是自己当年逼张黑子,出了什么问题,自己的哥哥对此事也是闭口不提,她实在难做。

    张黑子托人暗中注意吴家兄弟的变化,本以为会很快和秦南道见面,可没想到一等就是十年,他自己都没想到,吴家兄弟就跟没事人一样,很快,在1975年,张黑子听闻了一件发生在太行山附近的事情,觉得与秦南道说的埋藏羊脂玉片的地点相似,就带人赶往了。

    那是一个精巧设计的古墓,张黑子已进入就知道这墓绝不是等闲之辈设计,墓中没有棺材,在暗处机关,放置着那枚凝血羊脂玉片,秦南道与他说的事情,他正在实现,却不得不回忆起,那些不堪入目的往事。

    手握玉片,张黑子在古墓下思考了许久,他甚至有些精神分裂,在底下一人自己呆了很久,因为他看到了另一个张黑子,长道底下的那个,具体说了什么,已无人知晓,但张黑子的心魔一天比一天要严重了,这点连他自己都没发觉。

    随后,改革开放,张黑子又把生意做了起来,他还去了秦南道笔记中所指的毛乌沙漠,结果一无所获,同样,他也在一直注意吴家兄弟动向。

    几十年来,吴家子孙满堂,他们二人依然毫无反应,张黑子也纳闷了,会不会出了什么问题,本来说好要通知秦南道,可这一等之下,竟是足足几十年的时间,张黑子怎么也没有想到,在研究所与秦南道分别,成了最后一面。

    ......

    1985年,那个大夏国留在他们身上的诅咒,终于出现了,几乎二十年没见面的吴全恪,这天找到了张黑子,他掩面泪涕,他说:“报应来了,报应来了......”

    吴家兄弟二人问题不大,诅咒都应验在他们家二代人的身上,传男不传女,有的已经出现哪些奇怪的症状,吴家兄弟还是没事,张黑子不知道该不该告诉秦南道,这些出问题的孩子,都是自己的侄子,他知道秦南道的人会把他们怎么样。

    吴全武当机立断,他不让张黑子参与任何吴家的事情,自行处理,张黑子没有参与其中的事情,吴家的二代人全部被吴全武转移,没人知道去了哪里。

    在吴家事情的第三个年头,张黑子也彻底失踪了,吴全武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秦南道没有表态,没有说知道,也没有说不知道。

    至此,由大夏历史文明带来的一系列影响,在吴家,张家,和秦南道的身上,已不可分离,西北历史上,不论朝代更替,民族变迁,夏国一直是其重要的组成,从大夏国到西夏国,千百年间,夏国秘术曲折流传,终现于世,至于一直存在传闻中的李置生,究竟是何许人也,秦南道所说他出现在历史各朝各代又是怎么回事?

    张黑子和秦南道身上秘密会演变成什么样?张黑子又消失到了何方?

    夏国秘密的起源,已浮出水面,在千年前,历史发生了什么,时过境迁,这些都成为了让后人费劲脑筋的事情,李置生隐藏了多少在茫茫历史中,答案永远都藏在真相背后,不会被人轻易寻找。

    历史的车轮是滚滚向前的,就像到站的火车一样,不会再回头去路过那些过去的车站,前方只有一个又一个到达的站点,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这基础之上,什么时候上车,什么时候下车,在哪站上车,又在哪站下车,而我们当中的全部人,就如同没有车票的乘客,永远不知道列车员会在哪站让你下车,列车员真的就会是天意的选择吗?不,它总会有漏网的,因为它不是万能的,恰巧,漏网的几人中,是李置生,张黑子,秦南道,谁都不知道,谁要在何处下车。

    时间扑面而来,躲避不开,既然不能反抗,还不如快乐享受,天意是个好东西,他早已替你选择好了一切,让你奋不顾身的,一往向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