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146章 另择高明
    胖子的消息果不出所料,很快就来了,看样子,他是准备把晚饭也在我这解决了,我没有着急问他得来的情报,先解决了晚饭。

    饭后,胖子抽着烟,坐在沙发上,好像已经了如指掌,我问他:“事情打探的怎样?”

    “是这样,得到消息有这么几个,我慢慢告诉你。”

    我品着茶,听胖子述说。

    “这家人,男女白天基本上都不在家,只有晚上接上孩子才回家,所以小区里人际关系并不好。”胖子掐灭了烟,喝了口水。

    继续说道,“孩子是在旁边街对面的小学上学,每天大概六点多一家三口到家,这女的好像是什么主持人,也说不清是在哪里主持,小区里没人知道,我觉的可能是流动司仪。”

    “还有呢。”

    “这男的在什么地方照相,还真没人知道,女的也是,这件事情好像特别保密,小区里没人知道,我可是动用八方关系,都没打探出来。”

    我思考着,为什么他们要把职业有所隐瞒?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地方,胖子分析说:“也许是在什么高档秘密机构,对我们这些平常小老百姓不方便透露呢,”

    “就这些?还有什么?比如他们最近做了什么事情之类的。”

    “还有这男的每天八点从家走。”

    我还等待胖子再说些什么,他却不说了,直盯盯看着我,像是等我说一样,“没了?就这?”

    “这都是费了好大功夫才打探到,一般人能知道这些?”胖子像有成就的秘密工作者,炫耀自己的成果。

    胖子的这些消息基本和没有一样,中央情报局的消息还能在水一些吗,我吐槽胖子,“你是不是被大妈套路了,就告诉了你这些没用的消息?”

    胖子一脸无辜,“不可能,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胖子坚决认为大妈们没有骗他。

    “这人不是出来了,多会回家,我们去见见。”我问道。

    胖子看了眼表,七点一刻,“这点应该就在。”

    “走,去会会。”

    我和胖子去了旁边楼上,九层,这一层上住的另一家是租房的,平时也没人,从电梯里出来,显得特别冷清,我没发现什么异常,胖子去敲了那家人的门。

    “王哥,在吗?我是胖子。”

    敲了一会,门开了,开门的是个三十多近四十岁的人,他应该就是王诚。

    王诚没有说话,开了门就了里面,胖子追了上去,“王哥,知道你最近发生的事情,找了个人,来给你瞧瞧。”

    我走了过去,没有先急于看什么情况,总得和当事人了解些情况,“介绍下,这是我一兄弟,张墓,这是王哥,王诚。”

    王诚从沙发上坐起来,眼神涣散看着我,“你看出些什么吗?”

    我这才环视四周,家中只有客厅的灯是亮的,电视也没开,其他房间都是黑着,在我们来之前,他就是一直坐在这里的。

    “王哥,别急,我这兄弟定能找出些门道。”

    我大概四处看了看,王诚家里,挂着各种驱魔辟邪的符咒,墙上的黄纸贴了一大堆,除了感觉王诚有些神经质外,没有再多的发现,家里没有什么鬼祟,也没有什么摆放冲了大忌。

    胖子坐在沙发上陪着王诚,我远远观察,这人似乎不像是中邪,看起来也没有成精神病,而王诚一人坐在那里,更像有什么心事,我看了他家中的摆放的相片,本该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却成了现在的模样,我发觉,王诚的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胖子在说着人生大道,“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啊,当年我还遇到过比这更难的处境,那是前无生路,后无帮者……”

    胖子一顿胡侃,这是他的爱好,王诚毫无波动,像是对牛弹琴,哪有心情听这个,他一言不发,坐在沙发上,对我们没有抱任何希望,希望我们赶快离去,给他一个清净。

    我走了过去,王诚没多余的反应,就坐在沙发上,我让胖子闭嘴,也找地方坐了下来,我开口问:“王哥,有些事情我要问你。”

    他没说话,我继续说:“你这房子没问题,有问题的是你的心里,接下来我问得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王诚眼睛往我这里瞅了一眼,他没有拒绝,我就问了:“你具体是干什么工作的?”

    胖子给了我个眼神,大概意思是这样问太直接,不太好,我没理会他,能看得出王诚的面相上,五地发黑,眼鼻口额颊,均泛有黑相,想必他被折磨了许久,如果他不愿意说出,不出半个月,大罗神仙也无能为力。

    王诚缓缓开口,他声音嘶哑,“我是照相的。”

    “在什么地方照相?”

    他憋了一会说道:“殡仪馆。”

    胖子惊呆了,我紧接着问,“是给死人照相的?”

    王诚点点头,胖子开口叫道:“卧槽,你是给死人拍照的,那你怎么还给我拍?”

    胖子也没想到王诚是给死人拍照的,当时胖子还让他给自己拍了照,这是多晦气的事情,王诚的手有些不自然的发抖,是在胖子叫后,我心想,难道是胖子的吼声吓到了他?

    “你老婆是干什么的?”

    胖子猜测道:“不会也在殡仪馆做司仪吧。”

    王诚点头,还真让胖子说中了,怪不得胖子打探不到这家人的职业,真在殡仪馆工作,谁会向外人透露,我的心中基本有了谱,他定是在殡仪馆里,给死人拍照时,拍到了什么,或者,遇到了什么。

    胖子的脸色比吃了屎还难看,王诚手上的抖动越来越大,我发觉他可能是要有什么症状出来,加快了提问的速度。

    “你想想最近,有什么让你感到异常的事情,比如某张相片,某件事情,某个死者?”我在尽量提示他想起,想解决问题,就必须找到根源所在。

    王诚突然变得慌张起来,“水来了,水来了,好多水啊,赶快游。”

    我看向胖子,胖子也看向我,满是不解,王诚就像变了人一样,站在地上,开始空手游泳,跑到窗户边把窗子打开,“水来了,赶快游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