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152章 收货
    我和胖子合计了下手头的资金,他的和我的加起来一共只有五万块,想在短短几天内翻上一翻,恐怕也只有去收货来的快了,深山小村里,多半还是有些硬货的。

    俗话说,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形容古董行业最合适不过了,这世间来钱快的方法,除了倒货古董物件,可能就剩抢银行了,收货讲究的就是眼法、手法、和看法,快准,但不要狠,老祖宗留下的技艺还是不能落下。

    当然中间也有许多猫腻,受益者永远都是收货方,转手就是另一番价钱,但也不是每次下乡里去,都会有这样的好的收获,除慧眼识珠的本事,还得需要有好的运气,正所谓天时地利人和,方成财事。

    我一般很少主动去下乡里收东西,一来,主动上门的永远是被动方,价钱就不好讲,二来,容易引起别人怀疑,洗钱的罪名容易背上,这次完全是出于无奈。

    我和胖子第二天买了去往吕梁地区的车票,前去之前去的几个地方,碰碰运气。

    遥远偏僻的山村一般很少有人前来,一但来人,都是村里的大新闻,我和胖子一来,消息就很快传了出去,有热情的老乡知道我们是来干什么的,接到家中款待,如果自家的一两件东西被买走,一年生活无忧,山村人民向来朴素,所以我会尽量把收货的钱给的多一些,货物在我们手里一转手,会挣的更多,图个心安。

    看过几家手中的东西,都不尽人意,好的东西不是时时都会有的,村民也不知什么东西是值钱的,什么是不值钱的,一些不起眼的破瓦烂罐,往往会有想不到的价钱,可山上的村民在田野里遇到这些破瓦罐不会当成值钱的,他们看重的是色彩和品相,而色彩鲜艳,品相完整的大多数出于明清,一般也不会有什么特别好的东西,价钱起不来,相反,不起眼瓦罐很有可能是年代更悠久的东西,价格能上的去。

    临过了几天,胖子连连摇头,只收了几千的普通货,远远还不够,我和胖子继续在各乡村里转悠。

    这天上午,在一个老乡家听到了这样的一个故事,说他们家的狗有一天夜里闹腾的厉害,出门看了几次都未发现异常,后来,这狗半夜里挣脱了绳索,跑出了门外,谁都不知狗去了哪里,一连三天,狗都没有回来,都说狗是认主人,这狗说跑就跑了,竟没半点忠心,家里人正当骂狗的时候,第三天中午,狗又不知从何处回到了家中。

    狗见到主人异常高兴,家里人也没发现其他问题就又把狗栓了回去,当天夜里,狗在无声中死去了,死时它吐出了一块黑色的石头,在它身旁放着,村民嫌石头恶臭,就连同狗的尸体一同埋到了土里。

    我和胖子来了兴趣,问那家人狗埋在了哪里,别人不知,我却是听说过的,这狗死时吐出的黑色石头名为“狗宝”,是一种辟邪入药的上乘物件,妙处之多无法用语言形容,总而言之,狗宝对我我们来说,是为至宝。

    狗离家三天回来,是为了报答主人,至于狗出去干了什么,它又看到了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但有一点,这狗宝应该是真的。

    狗宝及其难得,一般形成的因素有两个,一个是狗主人积善行德,功德在狗的腹部凝聚出,二一个是狗生来与众不同,能看破时间险恶之事,是一种灵犬,他们在死的时候,会留下狗宝,这条狗显然是后者,我和胖子还给狗里了碑,以示狗的忠心。

    我和胖子将狗宝挖了出来,真是踏破铁鞋无匿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为了表示感谢,我胖子给了那家人几千块意思下。

    得来这样的宝贝,并不能说值多少钱,重要的是缘分,是不会卖出的,当然,我和胖子的收货路程还的继续。

    又寻了几天下来,没找到任何价值高的物件,几经打听,才睨的一件翡翠观音像,我和胖子也没见到,只觉的这物件肯定不匪,想去看看,却不想此物在郑光西手中。

    郑光西,早年曾参加过抗美援朝,因战争炸住过腿,走起路来是个瘸子,村里人都叫郑瘸子,后来定居在了村边上的庄稼地旁,与村里相距甚远,独来独往,此人性情暴戾,性格乖张,行踪琢磨不定,我和胖子找过几回,都无功而返。

    我俩又合计了一番,所谓贼不走空,此次不能空手而归,不管这郑瘸子是块多难啃的骨头,都要把他拿下。

    郑瘸子一人无儿无女,常年在四处漂泊,单靠国家发的补助过日子,平日里也是神出鬼没,听村里人说,郑瘸子放着一件稀奇的宝贝,是当年他从朝鲜带回来的,他就是在最困难的时刻,也没卖掉,如果要真从他手里买到翡翠观音像,此去山东一行的路费,便有了着落。

    我和胖子一连几天守在郑瘸子家门口,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日夜坚守两天后,终于见到了郑瘸子的身影。

    他像是从什么地方回来,一把铁锹,一个大水壶,还有一包干粮袋,铁锹是经过改造的,把短嘴长,不知他去干了什么,但从形状上分析,这肯定不是用来锄地用的,我猜测他可能在干些其他的事情。

    我和胖子站在郑瘸子家门口,见郑瘸子迎面走来,上去打声招呼,“郑叔,你可算回来了。”

    郑瘸子打开家门,我们跟了进去,他说道:“城里来的?”

    胖子回答是,他接着又问,“那我就知道了,你们想要的东西,我是不会出的,别费心力了。”

    郑瘸子的态度很明确,他也知道我们是来干什么的,他一瘸一拐的缓慢走进屋内,他并没有撵我和胖子。

    郑瘸子进屋后,头都没回的和我们说:“二位没有其他的事情还是请回吧,家里没什么招待的,请自便。”

    我和胖子一看,进门不让进屋,明摆是耍我们,这郑瘸子确定有几分难对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