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157章 李祠
    我听到普愿道长说的是李祠,又想起之前凌天若说的玄海派资料,提到过这个地方,是玄海派老道的聚集地。

    我说:“道长,哪个李祠?有关玄海派的李祠?”

    我们三人有着同样的问题,等待普愿道长回答。

    “怎么?你们知道李祠?”

    我点头,普愿道长接着说:“可以啊,这可是一等一的秘密,能知道玄海派与李祠有关系的人,除了玄海派和几个教派,就没别人了。”

    我看了看凌天若,她的资料还是很厉害的,红花会的势力遍及,不是随便说说的,我默默给凌天若竖起了大拇指。

    凌天若说道:“不就是个赡养老道的村子吗,发生什么怪事了?”

    普愿道长看了看四周,往近凑了凑,“这事不宜张扬,我们近点说。”

    然后压低了声音,警觉说道:“玄海派的做法在道内是很不人道的,像李祠这样的地方,还有不少,他们都叫李祠,是为了上一代好寻找,可并不是所有的上一代道士都能来李祠养老,像一些没有什么贡献的普通道士,是没有资格来的,他们这些人只能隐藏于僻静的山村,不能透露自己的来历和姓名,死后连碑都不能立,可以说一生为道,道却待他不公,用完后就抛弃不管。”

    “比了那些死在外面的道士,能进去李祠的十分不容易,如果说两代掌教寿命短,他们这些人连立功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被遣散,根本不顾死活,还不能叛教,吃其他饭碗,明摆着让这些人去死。”

    胖子说道:“玄海派就没人能改改这个规矩?”

    “没,没人能行,这也就是我们离火教诞生的原因,还有一些衍生教派,可玄海派仍是正宗的,从不正眼看我们,不过我们也习惯了,他有他的阳关道,我们走我们的独木桥,几百年来井水不犯河水。”

    我问说:“一些退休的老道,怡养天年不就好了,李祠出什么怪事了。”

    普愿道长挑挑眉毛,“要真是去养老到好了,他们是什么人,玄海派是只有李姓才能入的正宗教派,上一代的掌教是五十多岁就死了的,一代掌教早死,就意味着进入李祠的人年纪会比上一次年轻,四十多岁正是道业有成的时候,他们会甘心养老吗,进入李祠后,他们会继续之前的道。”

    凌天若忽然说:“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是他们他们学的道都不简单,钻研出了问题?”

    “差不多是这个理,玄海派是什么地方,那是占卜天象,预测未来的道派,我们与他们相比,就是凤毛麟角了,都是大人物才能去卜上一卦,而且都是预测的天命生死,大事件,更加厉害的就是观潮卜卦。道这个东西,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看法,尽管玄海派每年收的弟子不过几名,可每个人所看出的道都是不同的,他们进入李祠,还是会研究生死,参悟解道,问题就出在这里。”

    胖子问:“他们不会算出什么大秘密了吧?比如世界何时毁灭,海水倒灌,或者是大地震?”

    我拍胖子,“就是算出来,也不会告诉你的。”

    “李祠这段时间一直不太平,我也是从山西回来就来了这里,按理来说,玄海派的事情不应该是我们旁教来管的,李祠的事情玄海派根本不闻不问,我收到我师兄的信息,说他在威海李祠,我便也赶了过来。”

    “李祠近来有一段时间时常有死去的道士反生游荡在李祠周围,李祠内人心惶惶,不可终日,在李祠死去的道士,不是得道高人,起码也是道行颇深,现在出现,意义非常,本初师兄以为是几个游魂,收拾了便是,没想到都是反生过来的道士,这是要出大问题的。”

    我问道:“什么是反生?”

    普愿道长解释说:“是人死后,灵魂得以修炼,要成为灵体的一种,他们并不是恶类,但这种反生的逆天行为,不该出现在这些玄海派的道士中。”

    “玄海派没人管吗?”凌天若问。

    “没有,这么多年来,玄海派从不管这些人的死活,也有一些在李祠的道士卜出了答案,说是玄海派气数已尽,也有的说是天命不可违之类的猜测,道就是这样,意会之意,言传百变,谁也说不出谁是谁非,各有道理。”

    我觉得这件事里有没有说出来的秘密,就问:“道长,你觉得事情会是这样?没有调查下去看看?”

    普愿道长一拍桌子,“这正是我头疼的地方,我和师兄徘徊几日了,不知该如何着手,直接调查的话,我二人的身份尴尬,会引来玄海派不必要的麻烦,观察下来,又觉的事情非同小可,我和师兄卜卦算过,这里反生的游魂和玄海派的命运息息相关,我和师兄只能守在这里,看事情发展的如何,是否该汇报给师傅,说到底,我离火道教和玄海派同出一门,要是真有什么变故,也好早做准备。”

    我点头觉得有道理,“道长之前给我卜卦说张黑子与玄海派的渊源,如果真是玄海派的命数,我定会举手相助。”

    胖子说:“得,你带我们来威海是有目的的,旅游估计是泡汤了。”

    “张兄弟真愿意出手的话,事情就好办多了,打着你的名义,就不用为难了,我和师兄二人也好进村去一探究竟,只是不知道这样做好不好?”普愿道长问。

    “张墓帮助你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嫌不好,道长你放心,明天我找辆车,你和师兄跟在队伍里面,我们进去瞧瞧这李祠。”凌天若淡定说。

    我的心里想帮助普愿道长是不假,可没有到高兴的地步,再说,凌天若一口答应下来,万一我的内心是拒绝的呢?她一定有她的目的,我不方便现在问出来。

    我笑了笑,顺应凌天若的意思,“乐意效劳。”

    胖子说:“参观道士村也是个不错的活动,我还没见过老年的道士呢。”

    普愿道长也同意了,我们三人吃饱了饭,就分道扬镳,约定好明天微信联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