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164章 二探墓穴
    看到最后的草画,我真正明白,我们早在算计之中,玄海派真正的可怕,不是表面上的卜卦参道,而是这种背后的隐藏的秘密,他知道你所有的事情,却还和你做着表面的工作。

    胖子放下包裹,扭身就走,我俩有种被人骗了还在替人数钱的遭遇感,胖子边走边骂:“他娘的,都知道我们要来看了,还在前面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庚子难,这帮老道我看就是成心的,每一个好东西。”

    普渡道长说的没错,千万别看东西,我们还真不该好奇去看,也许这本手记的最后几页就是给我们个提醒,告诉我们别在看其他的了,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握中。

    我和胖子二人相继从地下爬出来,到了地面之上,滚了一身污泥,身上恶臭难闻,竟还有一种被戏耍了的感觉。

    普愿道长和普渡道长二人,在看着那截拿上来的锁骨,我和胖子呼吸美好的新鲜空气,凌天若嫌我们身上的味道难闻,离得很远,一会儿,普渡道长又说,“我还得去这边的墓穴看看,你二人可以留在上边。”

    胖子躺在地上说:“别介,我们反正都成这样了,也不差这一个,万一下边的老道站起来了呢,多一个人多一个帮手。”

    普渡道长还是我行我素,没再说话就下去了,我和胖子也起来,往下边走去,总觉得我俩是为了某种不被戏耍的气氛而去。

    到了底下,在相同位置的地方,也有一处暗道隐藏,我本来想这里是同另一边的墓穴相同,可下去后才发现,这边这个直接下来就是墓穴,相比那边的而言,这个墓穴好的太多,没有积水,虽然也是潮度很大,但只充斥在空气里,当中有一口棺材,是简单的木板制成的,他的待遇高了许多。

    在墓穴的前方,也同样有用石头磊起的石台,上面放着包裹的手记,这里也没有其他特别的地方,普渡道长在撬起棺盖,虽然是普通的木材制成,但棺盖盖的异常紧。

    我和胖子一人抓住一面,三人使了很大力气,才把一面的钉子抬起来,普渡道长也是艺高人胆大,我和胖子顶着棺盖,就把手伸了进去,棺材内是个什么景象都看不出,就敢做如此大胆的动作,我和胖子用佩服的眼神看着。

    “普渡师兄,你是真汉子,我敬佩你,这棺材板你放心,我定给你抬好。”胖子说着。

    普渡道长用了很快的时间,就把棺材内的一截锁骨取了出来,接着他又在墓穴中看了一圈,同我们说:“我心里大概已得出答案,我们上去说话。”

    说完,他又一人爬了上去,底下又留下了我和胖子,胖子也准备上去,被我拉了一把,我用手电照照那裹手记,胖子明白我的意思,他提醒我说。

    “我说张墓,你是不是有瘾,做贼刺激是吗,忘了刚才的画了,老道们都在看着呢。”胖子显然没有了想看的意思。

    “你真的不好奇,这里还会有什么其他的,我就不信他还会画着。”我内心的欲望马上就要掩盖不住了。

    “得,要看你看,我先上去了。”

    我急忙去拉胖子,“你先别走,我怕我一人真的会打开。”

    “那不正好吗,你一人在底下看了,谁都不知道。”

    我的心里矛盾的很,一方面好奇心驱使着我,另一方面,告诉自己这么做是没好结果的,可我的理智根本战胜不了欲望,胖子如果真走了,留我一人,会发生什么真不好说。

    我朝胖子骂道:“你就看着我往火坑里跳,要么你就和我一起看,要么就拉我上去。”

    “我是不会自找没趣了,那就上去,那种东西不看也罢,该发生谁都阻挡不了。”胖子拉着我就往上爬。

    我回头不舍看了几眼,还是让胖子拉了上去,我心里知道,机会一但错过,怕是没有第二回了。

    我强迫自己不再去想,纠结于此多想无益,很可能在某个遥远的过去,在观潮中,早已看到了一切。

    我告诉自己人心是不尽的,许多得不到的东西不要也罢,放弃未必就不见得是不好的。

    上来后,普渡道长在看着两根锁骨,好像若有所思,我和胖子一身是泥,躺在地上休息。

    “师兄,到底发现了什么?这锁骨有什么不对吗?”普愿道长问道。

    “普渡道长,别站那发呆啊,你倒是给我们说说,怎么了?”凌天若额同样问着。

    通过两回下去的经历,我对普渡道长有了大概的了解,他这人应该是比较随性的,话说的很少,要说也不说什么废话,而且,他这人还有一个毛病,内心里在想什么?永远不会被别人察觉,让人觉得是那么无懈可击。

    我就静静等待普渡道长说话,也不用去问为什么,这些徒劳的功夫都是没用的,他如果不想说的话,没人能强迫他说。

    “是真的,他们卜卦说的没错,玄海派要出事了。”普渡道长沉思后突然开口。

    “反生灵真的是玄海派的?”普愿道长随后就问。

    “嗯。”

    “什么玄海派的?怎么回事?”凌天若说。

    我大概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锁骨上能看出灵魂,而这些反生灵,正是这些玄海派的道士,之前普渡道长曾说,外面的反生灵不是玄海派的话,事情就简单了许多,现在确认了,这些游荡的反生灵就是玄海派那帮道士的灵魂反生形成。

    我问:“玄海派要出什么事情了?”

    普渡道长看着暗淡的月光摇头,发出感叹。

    “师兄,那我们怎么办?”普愿道长问。

    “还是先禀报师傅在说吧。”

    “你说,这千年的玄海派他会出什么事情?出了叛徒泄露了秘密?还是今年扫除迷信势头大,赶在浪尖上?”胖子想着说。

    也没人理胖子,普渡道长的让我们都很无语。

    普渡道长的话竟然把气氛聊死了,我们几人不知该说些什么,也不知该做些什么,揣测天意,本来就不是常人该干的事情,如果不是普愿道长说张黑子的名字和玄海派有什么渊源,我肯定都不会参与一下的,玄海派的事情还是有些难以令人琢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