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167章 贪嗔掌教
    早上八点,掌教仪式正式开始,许多身穿道袍的道士前来祝贺,他们看起来都是离火道教的前辈们,可是个个心悦诚服,完全不像普愿道长说的玄海派那样,明争暗斗,离火教自是一派和谐之气。

    道教的掌教仪式需要得到天道的庇佑,因此必须祭天,从天火观中铺出来的红毯,延展三大台阶,直铺到道观门口,红毯两边上层坐着离火道教的前辈老道,台层下是一些围观小道,道旗插满了整个道观之中,到来的人都在等待仪式的开始,人还在络绎不绝的往进走着,他们交头接耳,谈笑风生,场面好不热闹。

    加之早上的火云山,淡黄色火光弥漫,本就是一派仙气,生机盎然。

    胖子在偏殿里待不住,早出去热闹去了,我对凌天若说:“玄海派要是能像离火教一样,和乐齐融,该有多好。”

    凌天若白眼说:“这样美人就不用每天饱受苦难了,对不对?”

    “我的意思是,以和为贵,一个道派如果不团结,是很容易分崩离析的。”

    凌天若不想听我解释,也出去了,我觉得只有和气才是一切的关键,做什么事情,没有一个好的心情,都是空谈,玄海派争夺掌教位置,搞得和争皇位一样,明刀暗箭,尔虞我诈,有什么问题大家不能坐下好好谈谈,不是有这么一句话,“没有什么事情是一桌饭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两桌饭。”

    外边已经响起了号角声,听到有人喊“离火道教,掌教仪式,奉天开启。”

    我也很快跑出了外边,号角声鸣锣声齐响,众道士齐念道经。

    “天德高无量,照明自古今,玄元闻见处,总合圣贤心。道德宏清净,法源广大成,东汉有章数,功果保忠祯,守本高无量,昭明自古今.......”

    普渡道长身穿青红相间道袍,从道观门口处出现,左手持三元球,右手弹拂尘,三步一罡,五步一停,嘴中默念道法,走向了火云观的上头。

    普渡道长那双赤瞳在光线显得稍暗淡些,他头梳流云髻,走路举止间透露着一种道法自然的仙气,没有一丝参杂,正气刚正。

    伴着鸣声,普渡道长走向了火云观前准备好的祭天台,继承掌教,要得到上天的同意。

    只见他拿起台上所放宝剑,挥舞作揖,拜殿中太清境太上老君,说道:“弟子贪嗔,为第三十七代掌教,向天祷告。”

    说着他用宝剑将手掌划破,拿来黄符纸按上手中血印,双手殷实合拜,全场在座道士皆跪拜,场面隆重,他们的跪拜不是双膝跪地,而是单膝的,双手在胸前作揖。

    接着,普渡道长,站起来将手中那张黄符纸在祭祀台上烧着,然后上来一个老道,卜了烧火卦象,底下在场的都跪着注视老道。

    “得天独道,天意应承,为我离火道教第三十七代掌教,法号贪嗔法师。”老道忽喊。

    底下众道士齐贺,“贪嗔掌教!”

    普渡道长回礼,掌教仪式基本完成,胖子不知从哪里出现,问我以后见面是叫普渡师兄,还是贪嗔掌教,我直接回答,当然是叫贪嗔掌教,贪嗔法师也可以,说完又融入到一群小道中。

    仪式结束后,道士们开始散场,其实今天的掌教仪式只是走过场而已,普渡道长当掌教早是他师傅定好的事情,在离火道教这代弟子中,普渡道长得到最深,没有人会反对他当掌教。

    普愿道长在杂乱的人情中找到了我,说是要弥补几天的不周到,请我们三人下山去吃喝一顿。

    能看出普愿道长几日来的疲惫,师傅刚死不久,既要忙着安葬师傅,还得准备师兄的掌教仪式,乱七八糟事情堆积在一起,今天总算全部办完了,心情当然要放松放松。

    在饭桌上,普愿道长向我们述说着心里的伤苦,“几位实不相瞒,现在在山上修行的道士,很少是从小主动送来求道的,大多数都是一些被抛弃的孩子,养活在道观中有哥哥安生之所,我也不例外。”

    我本想这顿饭开开心心吃完,就想离去了,普渡道长的仪式我们也参加了,谁知普愿道长喝了几杯酒下肚,性情大发,向我们叙述起他的往事,可能他师傅的离去,对他的心里还是有些伤痛的。

    “从小我也是被人抛弃在道观门口,师傅自幼就对我很好,没有师傅,就不会有我的今天,师傅走的突然,我都没有见到他老人家最后一面。”普愿道长哭的很伤心,我们谁都不想打扰他。

    “师傅走后,掌教位置必须马上继承,空的时间长了,多生事端,我连哭都没哭几眼就必须安排仪式的事情。”

    “师傅他就像是我的父亲一样,虽然平时严厉,可私下里还是对我们几个师兄弟很好的,只可惜还没能等我们尽孝道就离开了。”

    “师兄当了掌教,现在终于得闲,能为师傅好好哭一场了。”

    普愿道长又喝了几杯,我们三人只能静静的看着,直到普愿道长喝的酩酊大醉,不省人事,我们才将他抬回山上,说是请我们喝酒弥补,自己到醉了,结果还得我付钱。

    本来想着,事情也就这样了,我们准备第二天返回威海去烟台,我现在对玄海派的事情好奇的紧,听闻了种种传说,越觉得想去看看,可半夜里,普愿道长又给我发了微信,说突然想起一件事还没告诉我,他的师兄想请我们见个面,就在明天,我都有些怀疑是不是普愿道长喝醉了,随手发了过来,又看了看信息内容也无错别字,应该是真的。

    我不明白普渡师兄要见我们何故,不会只是为了当面道谢吧,又想起前些天在李祠的事情,本来是要禀告他们师傅,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难道他当了掌教有了什么新的想法?既然要见就见吧,掌教邀请岂有拒绝之理?又耽误不了太多的功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