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172章 天现异象
    断崖处公路直通玄海派内,远处,终于见到了玄海派的所在,一处规模不小的道院,出现在眼前,青色的尖顶道观中,有袅袅烟波升起。

    我们到了门口将车停放,就看到了有小道士向我们指引问道:“几位是来参加观潮盛典的吗?”

    我们点头称是,小道士又说:“观潮盛典在后天举行,几位请随我前来,到宿房住下。”

    在停车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了已经有许多车停在这里了,他们也是来看观潮盛典的,我们跟着小道士安排进了一间三人宿房,三人只能在这里凑乎两天,凌天若也不介意,她是个看的开的女孩,我和胖子在屋中间拉了个帘子,这样方便一些。

    剩下的时间,就是等待观潮盛典了。

    每顿饭都在宿房前头的食堂里吃,只半天的时间,来玄海派的人一波接着一波,宿房很快就全部住满了,来的晚的人,只能住到外边。

    当中来玄海派的人,都是些有钱有势的,吃饭时还听到隔壁桌的人说,明年要捐资拓建宿房,几人还为了出钱多少争吵不休。

    玄海派的威望影响还是深远,几百年来,都不曾变化,这些外界的商业人士,还是会争先恐后的捐助,为的就是留名的美德,这是一项名利双收的事业。

    住在我们隔壁的一个花衬衫男子,没事喜欢到我们这里聊天,等待观潮盛典的过程也是十分枯燥的,花衬衫男子的言谈举止,一看就是狂放的富二代,喜欢吹些看不着的东西,以为自己有两个钱,就天下无敌了。

    胖子能与他瞎侃几句,花衬衫遇到胖子可是棋逢对手,胖子溜须拍马的功夫可不是几天练出来的。

    在这里的人,互相之间都不想透露底细,为玄海派捐钱多少都是跟着自家实力走的,让人摸清了难免会失败,胖子和花衬衫聊了两回,也不知道花衬衫是干什么的,可以看得出来,他是个富二代,代表家里来抢捐了,二人的谈话更是夸张。

    他们二人在门口胡侃,就听见花衬衫问:“胖哥,咱俩有缘啊,看得出你也是深藏不露的人,咱俩这交情,能不能给弟弟透个底,您是干哪行的?”

    “老弟,也就是缘分,哥哥告诉你,这地下的财产基本都是我们的,大了去了,想在哪块儿地干,就在哪开工。”

    花衬衫疑惑,“哥哥是搞地产的?”

    “不是地上,是地下的。”

    “地下?开矿的,山西来的,我懂了,哥哥您是开煤矿的煤老板。”

    胖子又摇头,“不是挖煤的,是金银玉。”胖子笑眯眯的说。

    “开金矿,采玉的,您这是大买卖。”

    花衬衫换了种看胖子的眼神,却又回头想想,“山西还有金矿?”他问道。

    “有,怎么没有,地下到处都是。”

    “真的?”花衬衫不信,觉得胖子在骗他。

    “哎,你这信不过哥哥还是怎么着?我用脑袋发誓。”

    花衬衫笑笑,“不用不用。”说完,他就回了自己房间里,看上去非常迷惑,山西何时还有金矿的?不过胖子说的的确没错,我们就是挖金矿的,脑袋发誓,他说的千真万确。

    我在房间里待着没事,凌天若已经睡觉,我拿出手机用微信给普愿道长发了条微信,“我们已到玄海派。”

    普愿道长没有回话,可能有什么事情没看到。

    胖子闲扯完,上床睡觉,还和我吐槽现在的年轻人,一点都不好忽悠,我告诉胖子说话稍微收着点,这里的人都是有来头的,他们都是来为玄海派抢捐的,胖子还说,“张辽我可是真诚交朋友,我说的那句是假话?”

    第二天天亮,我们还未睡醒,就听见外边有异动,从窗户看去,外面站满了许多人,我心想,明天才是玄海派的观潮盛典,怎么今天就有这么多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叫醒胖子,出门看究竟发生了何事?

    宿房中的人,大多数都出来了,有近百号人,昨天吃饭还未看到有这么多人,今天他们都站在院中,我出门看向他们,不知发生了什么。

    却看到他们都在抬头望天,嘴里小声议论什么,我顺着目光看去,天空出现了非常怪异的景象。

    空中的乌云在玄海派上空径直划破一道划痕,本该是阴天,玄海派中却有阳光直射下来,天空的场面怪的很,绵延至海上的阴云,单单在玄海派上空被切开,漏下阳光照耀进来,天空中突显的异象,引起了人们的议论,明天就是玄海派的观潮盛典,会不会真的在预示着什么?

    胖子和凌天若也看到天空上的景象,“我靠,这是有妖怪要跑出来了。”胖子大喊引起了周围的人的注意,同时他们的谈论也变得更热闹。

    “玄海派真的有难要发生了,预言这么准?”凌天若自问。

    “天上出现这样的景象,的确让人起疑,人们心中难免不忐忑。”我说。

    胖子又说,“明天的观潮盛典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我拉着胖子,“低点声,怕所有人不知道吗?”

    这时候,隔壁的花衬衫过来和胖子说,“胖哥,告诉你个消息,这天现异象,玄海派怕是有事情要发生,弟弟我劝您今年别捐资了,万一真有个事情发生,这钱不得打水漂了。”

    “谁告诉你的?”

    “我爸刚跟我通完话,他那边找人算了,让我取消今年的抢捐计划。”

    “你爸哪儿还请的别人?你们家倒是很信啊。”

    “做生意的还能不信?再说多信几个,不是更保险吗,一个不行了,还有一个。”花衬衫得意的说。

    从花衬衫的话中,可以知道这件事情,在外界已经传开了,花衬衫能找人别人算出来,这里在场的每一位都能找人算出来,玄海派今年的捐资,怕是难了,李仇世的麻烦又得多出一件。

    天空的异象持续了近一上午的时间,玄海派内乱做一团,却始终没有见到那位李仇世掌教,我用手机拍了照片给普愿道长,外围都是阴天,难得享受的太阳照在身上,我找了个舒适的位置,慢慢品赏天空出现的奇景。

    谁说人生就得充满焦虑的,关键是看你内心是怎么想的,要学会看淡些,就像我这样,还得要有心情欣赏天空的难得异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