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178章 衍生卦象
    玄海藏阁内,已无几人,只剩两名看门的道士,玄海派昨天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藏阁内的人都上去帮忙了。

    两名小道认得李一尘,将我们迎了进去。

    “李掌教到这里,是要看什么经书?”道士问道。

    他们在玄海藏阁,还不知断崖上发生的事情,仍是叫着“李掌教。”

    李一尘没有拒绝称呼,她说道:“我们要去三楼。”

    两名小道士点头,带我们上去了。

    之前来玄海藏阁,三楼不对外开放,我还是第一次来三楼,这里放置的都是玄海派较为重要的书籍典藏。

    李一尘去寻找什么东西,我们几人在楼阁窗前,看向外面的海上。

    两天的雨水,在海面上形成了海雾,什么都看不到,只有连绵的阴云。

    胖子闲着说道:“会不会要发生海啸?”

    “别瞎说,这里是山东,不是印尼。”我说。

    胖子回想以前说,“我记得以前看过报道,好像也是说的这种现象,就是海上要发生灾难了。”

    凌天若说:“国家地震局都没发布新闻,你还是别乌鸦嘴了。”

    胖子小声又说:“我这不是预防呢,我可告诉你们,我这嘴可是开过光的。”

    李一尘从后面书籍中,找出一本书,坐到我们面前。

    虽然和李一尘认识不过两天,但是交情一点都不浅,属于拔刀相助的那种。

    她也是自然熟,单纯的没有见过社会险恶,所幸也是遇到了我们,否则,她这种姑娘很容易被人骗的。

    李一尘觉得我们可以信任,把一些玄海派的事情和我说出。

    “逆潮是引海观潮的衍生卦象,会对观潮的卦象做出影响,意思是昨天观潮的预测,可能发生了变化。”

    凌天若说:“观潮卦象又发生了问题?”

    胖子道:“昨天观潮的卦象,不都进了海里吗,再发生变化,我们也找不到啊。”

    我点头说:“胖子说的对,前边车里的时候,不是说潮逆意味着玄海派的灭亡,怎么,这变化是好是坏?”

    李一尘也没有答案,她虽选择离开玄海派,但能看出,她还是心中挂念。

    世间上从来就没有什么情,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李一尘继续翻书寻找,看能否找出什么有用的记载。

    凌天若联系了红花会,叫人来接我们,沿海边的雨,一但下起来,就从不是小雨,轿车开下去的话,容易出现危险。

    我拿起手机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了普愿道长,他给我回过信来。

    “我已到火云山,玄海派的事情,切不可强求,等我处理完这边的事就联系你。”

    我心中暗骂,这边的摊子你倒好,抛下给我了。

    对于这个衍生卦象,恐怕只有上天才知道,它要预意着什么。

    几人也商量不出结果,毕竟我们对玄海派的了解还不够多。

    眼下的情形,也不能一走了之。

    李一尘与玄海派的命运,还真是说不清,道不明。

    她看书看得出神,认真的脸上,是她内心的一种孤寂。

    她的生活中,也只剩下修道一件大事。

    我向她走去,想和她聊聊。

    看到她手中翻着那本观潮志,我很好奇,掌教为什么会落到她的头上。

    我轻声问道:“一尘,你的师傅,为何会单单把掌教传给你?”

    李一尘回想到了她的师傅,眼中露出一丝伤感。

    “我在玄海派中,是个默默无名的人,所以很不受关注,也从没想过要争掌教的位子,可师傅偏偏选中了我,说我不平凡,师傅是在观潮中看到了什么,又什么都没和我说,师兄弟没有一人认同我做这个掌教。”

    说着,情到深处,李一尘又落下泪来。

    我试图安慰,却发现我和她认识不过数日,不知该说什么。

    “四年了,我想让大家接受我,我努力想做好一切,把掌教当好,完成师傅的心愿,可还是不行,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永远强求不来。”

    凌天若走了过来,说:“何必要提那伤心往事。”

    胖子疑问说:“你师傅为什么会找你当这个掌教,他不知道只有有威望的人才能镇得住人,这个简单的道理吧,他肯定是觉得你身上有什么秘密吧,比如说藏宝图?玄海派天书?”

    胖子的话有几分道理,凡事不会平白无故。

    李一尘擦干了眼泪,脑袋晃动。

    “师傅只说我很像一人,其他什么都没说。”

    “谁?”

    李一尘又摇头。

    我的心里突然出现一个名字。

    一尘。

    那个当年玄海派创派的神秘女子。

    李一尘名字的相同怕不仅仅只是名字......

    当然,我不会把我想的答案说出来,只是臆想罢了,还无实据。

    不过胖子的话,有道理,她师傅或许会给她留下什么。

    哪怕是一封信也好。

    衍生卦象的意图,会不会和李一尘有关。

    我看到李一尘手中的观潮志,说道:“这本书就是师傅留给你的吧。”

    李一尘点点头。

    “能给我看看吗?”

    胖子也凑了过来,他担心里面会有藏宝图存在。

    李一尘还是太过于相信人了,她不懂得拒绝,不知道这本书对她的重要。

    我不愿看到她被人骗的景象,也不想让她知道这个世界的险恶。

    我在玄海藏阁二层的书中看到过,观潮志是玄海派创派人,“一尘”所写。

    玄海派辉煌的历史,和这本书息息相关。

    翻开这本书,我看到里面记载许多玄海派道法,我自是看不懂,但当中所记,还有许多诗句。

    像是“一尘”写的,似乎与道法无关。

    同时我的内心里,也是非常煎熬的,我真害怕书中某一页,会记载出关于我爷爷张黑子的事情。

    胖子随口说了一句,“张墓,这书里不会记载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吧?”

    我心中千万个草泥马,胖子这开过光的嘴是说什么来什么的。

    书中有一首这样的诗句。

    “花开鸟飞莹,人似桃花镜。”

    这让我觉得观潮志的记载,除了道法外,还有别的东西。

    因为,这首诗。

    它是一首情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