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186章 指引
    按照贪嗔掌教所说,雨会在两天后停止。

    果不其然,大风雨真的停止了,但阳光还没有出来。

    贪嗔掌教让我们今天出发肯定有他的道理,也不用担心天气问题,就算太阳不出来,也能下海了。

    经历玄海派昨日的事情,李一尘看起来有些憔悴。

    玄海派就同她的家一般,换做是我,看着自己的家被毁,心中会比她还难过。

    这个外表看似软弱,内心却强大的姑娘,承受了本不该她承受的事情。

    海啸的预警已经解除,海潮的涌动也小了许多。

    普愿道长发来微信,说相约在港口。

    凌天若把事情全部都安排好了,红花会的人准时出现在酒店里,带我们去往港口方向。

    普愿道长轻装上阵,在港口与我们汇合。

    “师兄让我前来相助几位。”

    “怎么相助?没有硬家伙,心里没底。”胖子说着。

    “师兄给了我一副卦象图,有它,海察国不愁找不到,硬家伙就别想了,水底下,游的快才顶用,有两把匕首足够。”普愿道长说着。

    贪嗔掌教还真是做了万全的准备。

    上到船上,我看到这是一搜中型快艇,是用来寻海的那种,里面装备一应俱全。

    红花会的势力还真是厉害,要当这么个会长,得有多风光?

    在船上,我还看到了个熟人,吴力。

    他知道我这次要去海里,两天前凌天若联系红花会时,他主动找到他们,说想和我走一趟。

    吴力叫我咧嘴一笑,“东家,好久不见。”

    我心里一想,还真是好久不见了,上次从后晋王墓里逃出来,让老孟所救后,就再没见到吴力了。

    一别快有一年多了,我看他体格依然健硕,回话说:“吴力还真是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无恙无恙。”他笑着回答。

    胖子拍了拍吴力肩膀,“要是大明也在就齐了。”

    凌天若在旁边说着:“大明有其他任务,他在坚守着一片地区,离不开那里。”

    “哦?他在守在哪里?”我问道。

    凌天若摇头,“下次再说吧。”

    我不是红花会的人,不便深问,就走进了船舱里。

    看到李一尘坐在船舱窗户边望着,我也坐了过去。

    船很快就开出了港口,驶入了无边的海中。

    走了半个多小时,忽见晴朗,船走出了阴云中,一片汪洋大海,波光粼粼。

    四望之内,皆是海水,像置身于沧海一珠,广阔,平瀚。

    我以前坐过船,也不感觉晕船,只是刚进入海上,气味让我有些不适应。

    其余的几位,都是生存能手,身体机能调理的非常好。

    我并不知道海察国的方位,船一直在往黄海方向前进,普愿道长在引路,拿着贪嗔掌教画的卦象图。

    过了一段时间,我在船舱坐着无聊,胖子和普愿道长在指挥方向,李一尘和凌天若都睡着了。

    我来到驾驶室,听到普愿在指引着方向。

    他手中卦象图,是一幅八卦制成的挂图,这种东西不难研究,只是想要精通有些难度。

    “上爻连,中爻断,下爻断,乾三,北。”普愿道长说着。

    其实八卦图的指向就同经纬仪一样,八卦中的八个方位等同于八个方向,加入一些天干地支设定,成为了一种独特的指示。

    胖子看着卫星上的地图,我们此时快要接近黄海深处了,距离普愿道长卦象上的位置不到一小时的路程。

    太阳在海上非常亮堂,海水的折射反光,全部都照在地面上。

    我问普愿道长说:“海察国在海底?我们要怎么找?”

    “据师兄说,海察国的入口在一艘海底的沉船下。”普愿道长回到。

    “沉船下面?他怎么知道的?”我问。

    “也是一个传说,当年在海察国附近有一艘沉没过的船只,找到它自然就能找到海察国。”

    “又是传说?靠谱吗?贪嗔掌教之前怎么不说。”

    “师兄也是在担心的传说的真实性,怕提前说了你们心中没底?”普愿道长分析。

    “现在告诉我们就有底了?你这不是在套路我们吗?我相信贪嗔掌教是不会用这种手段的,肯定是你。”我质问道。

    胖子一听普愿道长在套路我们,急道:“你不仗义啊,你有什么目的?”

    普愿道长吞吞吐吐说:“目的肯定没有,都是为了你们着想,只是这传说中说海察国是个不一样的地方。”

    “什么不一样?”

    “人不一样。”

    胖子说道:“别卖关子,直接说。”

    “海察国的人身材矮小,喜欢研究制造机关,还喜欢养些怪异的生物。”

    “矮人国?”我问。

    “别小看这些身材矮小的人,他们所制造的机关,用品,都是抢手货,世界上独一无二。”

    胖子又问:“那怪异生物呢?不会养着恐龙吧?”

    “据说他们喜欢培育新的物种,类似于杂交物种,鲜为人知,这么做是违逆自然规律的,除了这点遭世人痛恨,几乎在海察国的所有东西,都是大陆内喜爱的畅销品。”

    我想了想,打了个比方,“杂交物种,类似乎人兽杂交?”

    普愿道长点点头,胖子忽然骂道:“我靠,丧心病狂啊。”

    “但很少有人会见到这些东西,这是海察国的秘密,不过有一点,所有经过的船只中,都不会让女人上岸,如果船上有女人的话,交换物品的人会把船停在海上,自己划小船上去。”

    胖子皱皱眉头说,“海察国人吃女人不成?”

    “不,他们不吃人,他们用女人做研究,人兽杂交,而且他们只用外来的女人,从不用自己国中的。”

    “呸,这岛上还有没有王法了,用抢来的女人研究。”

    “这就是瀛洲,政权管不到的地方,它在当时中国和高丽国政权波及不到的地方。”

    我说道:“这么说,这里的人都是野人了?”

    “可以这么说,他们身材矮小,造型怪异,很少用语言和人交流,因为他们不会说汉语,在海察国里,只有他们的王才是最伟大无上的,传说海察国所有的女子都是海察国王的老婆,只有国王许配才能分给海察国民众。”

    “我靠,这地方就是男性主权的原始部落啊,分老婆玩,真他妈刺激。”胖子说道。

    “对,就是这样,用现在流行的词语说,叫接盘侠,整个海察国都是国王的接盘侠。”普愿道长回答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