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216章 重整玄海派
    离开火云山后,再次返回到酒店里。

    吴力已经将东西收拾完了,可以随时返回,我和胖子抵达酒店时,却还没见到凌天若和李一尘回来,送秘术卷轴会走这么长的时间?

    我随即打通了凌天若的电话,询问二人现在所在的位置,好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电话中我得知了此时的凌天若和李一尘正在玄海派,秘术卷轴已经送到红花会,会用最快的速度将他破译出来,和用最安全的方式把它送回山西总部里去,凌天若说她决定要为玄海派出资,重新修整,叫我和胖子吴力去参加剪彩仪式。

    听到这话,我才反应了过来,贪嗔掌教为何会对我如此热情,他先我们知道了凌天若要出资重整玄海派的事情,我就说事情哪里肯定有问题。

    胖子一听,“剪彩?我最喜欢干这种事情了。”

    “那我们就上一趟玄海派,看看李一尘怎么样了。”我说。

    事情的计划,就是这样永远赶不上变化,本来还想着今天定票回山西的,还得再去玄海派走一趟。

    我们三人坐着车,就上了路。

    再路上,我看着吴力,忽然就在脑中想起了一件事情,吴力是吴家的人,我老爹现在没有音讯,他去调查吴家的事件,关于吴家,吴力或许知道一些。

    我试探着问向吴力:“吴力,你的父亲叫什么名字?”

    吴力忽然征了一下,没向到我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他顿了顿,似乎不是很好回答,“吴文斌。”

    我心里一想,记得在藏区拿加的疗养院里,我看到的是一排吴家启字辈的名字,吴力的父亲是文字辈的,我并没有注意到,不过吴文清也是文字辈的,她和吴力的父亲应该是亲兄妹才是。

    我又问:“吴文清姨是你几姨?”

    “二姨。”

    “你父亲是老几?兄弟姐妹几个?”我接着问。

    胖子就说:“张墓,你查户口啊,你们家和吴家不是亲戚吗,怎么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吴力回答:“我父亲是老三,兄妹有五个,三男两女。”

    “那你爷爷叫什么?”

    胖子说:“差不多得了啊。”

    “这很重要,吴力还是回答下。”我接着说。

    吴力见我表情比较严肃,就回答说:“吴全恪。”

    我心中大概有了谱子,启字辈的是吴全武的后代,文字辈是吴全恪的后代。

    “那你对家里的这些长辈有什么影响吗?”我说。

    胖子又说:“得,这一路没清净了,你俩慢慢感念上一代。”

    吴力回道:“基本没什么印象,我从小就基本没见过他们,包括我父亲都没有印象,只有两个姨姨还记得些。”

    “一点印象都没?”

    “没有。”吴力摇头。

    吴力的年纪还是太小了,那时候发生的事情,他根本没有任何记忆,我知道说下去也不会有其他的线索,为了不引起不好的察觉,我将话题及时的打住了,或许吴家的其他人会知道一些,我还是再去另想办法。

    我笑了笑,对吴力说:“没事,我随便问问,别放在心上。”

    胖子拉我过来低声说:“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才这么问的?”

    我白了胖子一眼,“你管好嘴,别瞎想。”

    吴力对我的询问并没有引起警觉,车子一路直开到了玄海派。

    我看到了经历过毁灭后的玄海派,今非昔比,不过不到半月时间,玄海派的难终究还是实现了,看着狼狈的残垣,物是人非。

    好在的是凌天若出资重整玄海派,剪彩仪式就在中午进行,我看到李一尘时,她再次成为了玄海派的掌教,于以往不同的是,玄海派此次好像认同了李一尘的掌教,玄海派的人对她都毕恭毕敬,也不见了在玄海盛典上看到的尔虞我诈。

    李一尘见我后,面色十分开心,就同一个吃到了糖的孩子般,笑容灿烂,不知见到我的缘故,还是得到了玄海派的认可。

    她开心的对我说:“我现在又是玄海派的掌教了。”然后就高兴的去忙重整的事情。

    凌天若这时走了过来,叹了口气说:“还真是个天真无忧的女孩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我看向凌天若,问道:“你是为了李一尘才出资的吧?”

    “怪我心软,不忍见她伤心呐。”

    “你红花会家大财大,就当做慈善了,玄海派还能对你们以后没有帮助?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我说。

    凌天若瞅了我一眼就说:“就你话多。”

    接连二人全部从我身边过去,留我一人站在玄海派的门口。

    胖子就喜欢这热闹的场面,还是以股东的身份,在场的还来了不少之前在玄海盛典前见到的抢捐人,当然少不了我们隔壁的花衬衫,他可是和胖子二人聊得不亦乐乎,这次朋友再次相见,更有话说。

    花衬衫一脸羡慕的说:“哥哥呦,还是您厉害。”

    胖子回答:“哪里哪里,这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其实我也是拒绝的,没办法,手一抖就出了钱。”

    “我就知道哥哥能在山西挖金矿,一定不简单。”

    “对,山西的金矿,啊哈哈哈。”胖子开怀大笑。

    玄海派经历毁灭,又在李一尘的手里再次重整起来,想必她今后在玄海的地位会有所提升,不再会是那个任人欺负的小姑娘了。

    对于李一尘来说,从小从道,已经成她生命里的一部分,如果真跟随凌天若出去,未必对她是好的,不管怎么说,玄海派始终是她唯一的家。

    剪彩仪式很快就开始了,我们几人站在台上,拿起剪刀剪彩预祝玄海派重修整开工大吉。

    望着千年历史的玄海派教派,一尘师祖创立到今,实属不易,每代玄海派掌教都会用自己的一生奉献给这里,经过海察国的事情后,相信李一尘也会更加明白一尘师祖的心,她身上责任就越发的重大了。

    再回到断崖福地,已不是当时,东临碣石以观沧海之感,才深刻体会到诗的最后一句,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