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219章 二叔的录音带
    仓库之中的陈年旧物,多数是些不可以再次使用的物件。

    除了放置刚出土的货物,整间仓库里就是一个废物存放点。

    “我算是知道,为什么你爹不让别人随便进来这里了,这里面都是他盗斗的罪证啊。”胖子笑着说。

    在仓库中四下查看一番,无一是让人觉得有用之物,心里竟有些沮丧,难道这里也没有一点线索吗?

    没有在逗留下去的必要,一些废弃的旧物再看下去也是浪费时间。

    我对胖子说:“去另一间看看。”

    胖子点头,把这间仓库锁好门后,又打开了下一间的仓库门。

    这间仓库的门与上一间是不同的,这间仓库的门看上去稍新一些,感觉像是一年内使用过,门锁上的锈也不如上一个厚。

    进入仓库里面后,是一个储物间,我看到有许多以前家里没用的家具和废弃的桌椅,一排排的落在仓库之中。

    而上面落的灰尘,也并不厚,显然是不久前才搬进来的。

    胖子就说:“张墓,你爹也是可以啊,一间放旧物,一间放废物,这没用的家具还留着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我回答说。

    我一直以为家里以前的旧家具,旧桌子什么的早让我爹卖了,却在这仓库之中再次见到,我不明白我爹为何会留着这些没用了的家具?

    不过看到这些东西,我的心里也是也是满满的怀旧感,有小时候我坐过的椅子,贴3满贴画的柜子,还有画着棋盘的象棋桌。

    后面老式的东西搬到这里很久了,相互搭落,形成了稳定的结构,有一层有结构的灰尘落在上面。

    而前边的一些家具则是后来搬进来的,很明显能看出上面落灰的厚度不同。

    我跟胖子指了下最前面放的一排旧家具,“这是后来搬来的,看时间应该出不了一年。”

    “没看出来,你们家老爷子还真是个过日子的主。”胖子一边看着东西一边就忍不住嘟囔。

    我跟胖子说道:“到这里不是让你来发现我爹的长处的,是来找线索的。”

    别说是胖子惊奇,就是我也是才发现我爹还有这么个爱好的,其实就是一种勤俭持家的态度,或者说是一种恋旧的情节。

    我和胖子开始在这些后来搬来的家具中,想要寻找出一些线索,哪怕是有半毛钱关系的线索也是好的。

    家具中放的东西也大多是也是没用的物件,当中简直是我家的半个垃圾场,不过里面也还有许多废弃了的书本,和我爹写字练习下的废纸。

    为了避免遗漏,我是一页页翻看里面的东西,但却是一无所获。

    不免都在怀疑我这么做的目的,这里面会有什么东西?其实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但总归是一种寻找调查的方式。

    胖子在柜子中翻出了我的一本小时候相册,看的哈哈直笑。

    我不忍直视那些相片,原来才发现一个人的过去和现在竟是天壤之别,还好人是在一直向前发展的。

    这些后来的家具中,有些是我也没有见过的,里面放着的也是我们家的东西。

    在柜子中一个抽屉里,我找到了一抽屉的录音磁带,是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的产物,许多都是些音乐专辑。

    同时柜子里还有一个播放机,播放机是那种小型迷你的,背后的电池已被取下。

    在抽屉的里面,我找到了两张黑色的录音带,并不是音乐专辑,看起来更像是用来录音的磁带,因为上面写着我爹的名字。

    “张则义。”

    我拿起两盘磁带看了看,就叫胖子去外边买两块五号电池回来,胖子以为我要听音乐,就屁颠屁颠的去了。

    我的好奇心让我必须去一听带子里的内容,不管是什么,它的外形就注定了它的特别之处。

    胖子跑了附近所有的商店,用了半个小时才买到了两块五号电池。

    我装上电池把带子放了进去,按下播放键后许久没有声音播放出来出来,胖子开始叫骂:“他娘的,费老子好大劲买的两块电池。”

    “嘘……”

    我听到播放机里面是在转动的,说明它没有坏,只是录音带还没有到有声音的地方。

    等了半分钟后,有了吵杂的环境声出现。

    接着就是两声咳嗽声,这声音非常熟悉,是二叔的声音。

    录音带里播放出了声音。

    “大哥,吴家的事情你先放手,后面的我来,咱兄弟俩不能都陷进去,我常年在外路子广,青铜盒的消息应该很快能探到……”

    后面是一段空白声,然后又出现了声音,似乎是有女人在说话,音质效果不是很好,除了女人说话外,还有一个男人,他俩是在对话,内容非常模糊,女人的情绪听起来有些激动。

    这段带子持续了二十分钟,什么也没听出个结果。

    我又换上了另一盘带子,我听到二叔的声音显得很不淡定,二叔与我爹的对话更是让我惊奇,吴家的事情他们早在深入调查了。

    后晋王墓底下的青铜盒消失,二叔早就是有预谋的,所有的事情我都是蒙在鼓里的。

    第二盘录音带开始播放,播放的音乐却是两首歌曲,“一千个伤心的理由”和“爱你一万年。”

    听着声音不像是原有的音质,也是自己重新录过的,我不明白,二叔给我爹送的录音带里面为什么会是两首这样的歌曲?

    兄弟情深,纵然是有一千个伤心的理由,也要爱你一万年吗?会不会太矫情了些,二叔可不是一个这样的人。

    正在我迷惑不解的时候,两首歌曲播放完了,中间又是一段空白声,过了半分钟依然没有声音。

    胖子就说:“这弟弟给哥哥的送两首情歌是什么意思?张墓,你们家的事情还真挺复杂的。”

    我没有理会胖子,知道他在瞎调侃,我把耳朵贴在播放机上,听着里面还在转动的声音,就知道还没播放完。

    这段时间的空白有些长,约摸有一分半的时间后,二叔说话的声音又再一次的出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