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222章 讲述
    吴文静显的有些诧异,他没想到我会这么说。

    我之前也对吴家多少有些了解,吴全恪家的都是文字辈,老大吴文嗣,之前在拿加的资料室里看到过。

    老二是吴文清,在我奶奶那里也见过,老三是吴文斌,吴力的父亲,老四就是吴文静,老五叫吴文至,我没有见过。

    这是吴全恪家中的,而吴全武家则是启字辈,吴启明,吴启平,吴启生,吴启亮。

    而据说吴全武在外还有私生子,名字不知,下落不知。

    这样一共算来,吴家二代男子共有七人,这是件非同小可的事情。

    吴文静又拿起筷子吃了几口菜,笑着说:“你们张家的人,还真是会说,那就为了让你不去烦我姑姑,我可以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得保密,不能说是我说的,而且今天这顿饭,就只有你和吴力吃的,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那是肯定,这是规矩,打死不能说。”

    吴文静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发箍来,将她的中长发系了起来。

    “也罢,这事情终究是要得出结果的,我知道你们家一直对我们吴家心里有愧,但我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上一辈人的恩怨,也说不清楚,从你二叔开始,到你父亲,他们一直在做着调查,你也别问我是怎么知道,行业规矩。”

    “就算如此,家里有话,大伯和我爹说过,与张家人老死不相往来,越是这样,就越是好奇,直到我十九岁那年。”

    吴文静的眼神里充满了回忆,那是一段她不想回忆的过去。

    她又娓娓道来,“那会大概是八几年,我还在上学,大哥已经成家,有一天我放学回来,发现家里站了许多人,都是亲戚,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都围在大哥的房门口,母亲拦着我不让我过去,有好多大夫离开了出去,我能听到大哥房里传来的痛苦叫声,起初我以为大哥是得了什么病。”

    “但却不是,大哥平时对我很好,我在夜里的时候偷偷去看了眼大哥,那景象恐怖极了,只几天的功夫,他已经面目全非,头发也掉光了,脸上的毛发都没了,整个人看上非常恐怖,我简直不敢相信。”

    说到这里,吴文静眼眶有些红了,我给她递了纸巾,一旁的吴力也是听的非常认真,这是他从未知道的事情。

    “那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大哥,没几天,大哥就被带走了,是大伯把他带走了,没人知道去了哪里,外人问起就说去了部队当兵了。”

    “我还记得那个时候父亲的模样,他每天魂不守舍,嘴里时常念叨着,报应来了,报应来了,我不明白,难道这报应和张家有关?”

    我说:“有些关系,但也是他们自己咎由自取的。”

    吴文静接着说道,“那段时间,大哥被带走后,二姐是重点照顾,以至于三哥都结婚了,二姐还在家中,我知道父亲在怕什么,他怕二姐也有一天和大哥一样。”

    “不过事情恰恰相反,二姐几年下来什么事都没有,而三哥开始出现了和大哥一样的情况。”

    吴力听到自己父亲也成了那样,有些激动,他问道:“我爹他后来怎么样了?”

    “他和你大伯一样,也被送走了,吴力你那时候才四五岁,根本不知道。”

    “这件事后,大伯和父亲在家里商量了两天,他们作了什么决定,也好像知道了些事情,听说大伯家的几个哥哥也出了类似的状况,都被大伯送走了,所有人都对外说是去当兵了,外人眼里也许非常眼红,那个年代,家里有一个当兵的都是件很了不得的事情,而吴家一家所有的男子全部都去当了兵。”

    “后来我二姐也嫁了人,我还曾有一段时间以为我也会变成那样,但好像只有男性才是,我从那以后就在没见过吴家的任何哥哥弟弟们,可怜的文至还未发病就让带走了。”

    我插嘴问道:“吴大伯家的女子你后来见过吗?没有问了问她们是怎么想的?”

    “大伯家也剩了两个女儿,后来也出嫁了,两个姐姐,一个叫吴启玲,一个叫吴启甜,我只见过吴启玲一回,她对吴家的事情什么都没说,就当没有发生过一样。”

    “后来,大伯也曾对吴家所有人说,并让他们立誓永远不能将吴家的事情说出去,关于这些吴家的男子们,也不再有消息,大伯将他们送去的地方无人知晓,甚至连我爹都不知道,秘密只掌握在他一人手中,直到最后大伯去世都没有将这些吴家人所藏地方说明,是生是死无人知道,在我们眼中,早当他们已经死了。”

    吴文静顿了顿,缓解了下情绪,吴力也是第一次听到吴家的这些事情,也感到非常不可思议,这些人们到底怎么了?

    我在藏区拿加的疗养院曾见到过吴家人所藏身过的地方,不过吴全武早已将它们转移了,我爹和我二叔调查的事情,应该就是吴全武第二次转移吴家人的地址。

    看来吴文静对于吴家这些事情也只是停留在表面上而已,到了今日,吴家吴全武和吴全恪全部死了,当事人已经不在世了,想要查到吴全武转移的地点,非常之难。

    吴文静将埋在心里多年话说了出来,似乎放松了不少,她又对我说:“张墓,不管你能查到些什么,我希望你还是把结果告诉我,这样我心里也能好受些。”

    我承应文静姨,告诉她事情有了什么结果定会知会与她。

    吃完饭后,吴力把吴文静送了回去。

    文静姨讲述的吴家这些事情,我才深知了吴家所承受了的悲痛,夏国巫术的诅咒竟会如此可怕,吴家兄弟这一生也不知是遭受到了何种打击,吴全武更是忍痛把整件事情压藏了下来。

    虽然吴文静也不知道吴家人被藏的地点,但这些资料对我还是很有用的,让我更深入了解吴家,这个我们活这么大,第一次了解的吴家,或许这也只是冰山一角,当中所藏的东西会比这更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