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终极笔记 > 第232章 夜谈
    正如袁大爷所说,我们好在是遇见了他,夜里我和胖子就呆在这茅屋里。

    到了后半夜的时候,外面风声鹤唳,蠢蠢欲动起来,说不出是什么,就是感觉上非常怪异,像是有鬼横行一样。

    我和胖子不敢点灯,心惊胆战了半夜才算过去,幽山的晚上,果然是不太平。

    第二天早上天一亮,我和胖子就离开了这里,袁大爷从昨天晚上离开后,再没出现过,我对此人更是起疑。

    不过受了人恩惠,就得为他人保守秘密,无选村的事情,我和胖子只能压在心中。

    无选村在山里的一个凹槽处,背后是我和胖子昨天走过的山林,往前走了没多久,就看见条小溪。

    沿溪水没多久,就看到了公路,寻路下来,已经是大半天的功夫了。

    有了公路,就方便了许多,搭着顺风车我和胖子又一次的回到了幽幽民宿。

    时间已是傍晚,一天的时间全浪费在了路上。

    以前看地图总是觉得没多大,最大的地方也就不过一个巴掌大,一个小小的幽,更是没有放在话下。

    小平爷爷说的好,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幽山上翻了一圈回来,才全是体会到真谛。

    永远不能小看任何一件事情。

    正值傍晚时分,我们进入幽幽民宿正好是入住的高峰时期,大多数选择不继续赶路的人,都会在这个点住宿旅店。

    外面车子停放了不少,但还是以货车司机为主。

    老田见我和胖子归来,惊喜不已,就像见着什么不可能的事一样。

    “哎呦,二位昨夜一夜未归,是在幽山上过夜了?”老田问道。

    “别提多晦气了,我俩走着迷路了,在山里绕了好大一圈,才算走出来。”胖子说着。

    老田不可思议,“不是都说不能在幽山上过夜的,也怪我,没给你们安排个向导,能回来没事就好。”老田的表情很复杂,我看不出来他的想法,是高兴?还是忧伤?

    我见此时正是高峰时期,对老田说:“老田,没事的话,我俩就先上去休息了,这一天怪累的。”

    “好好好,你俩先去休息,房间我没动。”老田说道。

    我和胖子点了点头,走了没多久,就听见了老田在身后说:“记得七点下来吃饭。”

    回到了房间里,躺在舒服床上才知道什么轻松,相比昨天一天,鬼知道我们经历了什么。

    我现在才明白二叔交代给我的事情,看来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也不知老爹的情况如何了,我是又着急又懊恼,这幽山还真不是我们一趟两趟能摸清楚的。

    晚饭时间还是那个点,七点钟的时候,一层前院里聚集了留宿的旅客,因为这里是河南地段,人们就喜欢一起吃这种大锅饭,你一言,我一语,要的就是这种热闹。

    我和胖子依然还是坐在之前的那张桌子上,人已经不是原来的那批了。

    老田这时候端着碗五花肉就到了我们桌上,“二位后厨还剩的点五花肉,给二位尝尝。”老田笑着说。

    接着老田就坐了下来,我一看这阵势,是有话要说,还带着盘五花肉,老话说的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老田显然也是明白下理的人,叫吃人家嘴短。

    “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老田说。

    胖子吃着人家的五花肉,回答说:“田老板有话就说。”

    “二位这次上山,遇到了些什么?”

    “我俩迷了路,在林子里绕了大半宿,天亮些才顺着太阳找到路上了公路上,然后又搭车回来。”

    老田眯起眼睛问:“没看见别的东西。”

    老田此话另有含义,但我们受了袁大爷的恩惠,不能随便透露。

    胖子说:“你指什么?”

    “啊,没什么,既然无事就算了。”说着老田就要起身离开。

    我见老田的话中有话,而他在这里开店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山上的事情,要比我们清楚的很,兴许他知道些什么,这样也总比我们上山上去白跑的强,或许可以试试。

    “袁氏你听说过吗?”老田刚走几步,我就说道。

    老田急忙转了回来,“你们遇见袁氏了?”

    我又说,“我可没说我遇见了,只是问你知道不知道袁氏的事情。”我在心里说着,这样不算是违背与袁大爷的约定。

    胖子见我如此说,也明白了我的意思,“田老板,你就别管我们了,我们现在就问你,知道这袁氏是干什么的吗?”

    “这袁氏是住在山上的,从我在这里开店二十多年起,他就一直在,听来往的人说,我也亲自上去寻过,二十年了,我和他只见过几面,他应该比我大不了几岁,我不知道他在山上怎么活,还邀请过他来我这里住,但他没同意,想来又是有三五年没有他的消息了,看见你二位从幽山上活着下来,我就知道,他还活着。”老田说起来感情很复杂。

    胖子又问:“那人在上山干什么?”

    “这个我不能告诉你们,总之谢谢你们把他还活着的消息带我。”老田说着又要离开。

    我赶忙问:“幽山晚上到底有什么?”

    “以前的幽山不是这样,从日本军队驻扎过后,才闹的鸡犬不宁,据说他们一个旅队都死在了这里,阴魂不散呐,随它吧,只要问心无愧,还怕这些,我在这里开店也二十多年了,还不是一样好好的。”老田笑着说。

    说完他就离开了,胖子就说:“张墓,这里面肯定有故事啊,那个袁大爷是干什么的,还不能说,难不成真的是...”

    我急忙打住了胖子,“不可能是的,你想,幽山上那么危险,袁氏能在山上住二十年,如果他真是杀人犯,我想监狱里的二十年未必会不比幽山上好。”

    “哎,这句话说得在理,没想到这幽山上的故事还挺多,不知你爹和二爷他们是牵扯的那件事情。”

    “不管是那件,我们必须得注意安全,晚上回去再研究研究日军的资料,看有没其他发现。”我说着。

    按照二叔的话说,我门身边还有一个侵入的人,他也可能在觊觎着我这里的消息,所以我在这里必须得要格外谨慎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