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唐末战图 > 第五百二十九章 正面交锋(下)
    “塔盾兵掩护,长枪手上前,刀盾兵准备,弓箭手攒射!”第七都的撤退也正式宣告两军的第一次正面交锋迅到来。而不论是李承焕还是向天和向明,命令在此时却近乎于一模一样,整个偃月阵在此时伴随着这道命令一出,瞬间变幻了模样。

    第一排塔盾兵齐刷刷竖起了精钢大盾,那沉重的盾牌在此时此刻散着无比厚重的气息,也让后方的长枪手迅安定心神,目光全都集中在了自己手中的长枪上。同一瞬间,刀盾兵几乎是靠着本能举起了手中的铜皮圆盾,开始在整个军阵上空构筑了一道严密的防护,避免被对方的箭矢搅乱阵型。而反之自己这边的弓箭手则迅加入战场,开始和后方第七都的弓弩手一起,不断射箭矢,阻拦和迟缓镇南军的进攻步伐。

    “咣咣咣”无数的弩箭开始撞击塔盾,出了让人牙酸的声音,第一排的塔盾兵直接以自己的身体为支撑,强行抵挡这第一波冲击,同时也是为即将到来的近身厮杀做准备。

    而此时,双方的距离已经不足三十丈,各式各样的进攻武器也在一霎那间达到了极致,无数的箭矢穿越战场,成了彻彻底底的主旋律,无数的士兵在这一次冲击之中丧生,更有无数的士兵被箭矢强行击伤,退出进攻的序列。

    “弓弩手,加射击!”杨功的呐喊声不消片刻的功夫就迅被淹没,前方两军士兵已经轰然撞在了一起,塔盾在一瞬间出了巨大的轰鸣声,镇南军士兵前赴后继,硬生生的将整个天策军的阵线撞得后退了好几步,塔盾在地面上强行刮出一道道烟尘。

    “杀!”李承焕第一时间出一阵怒吼,长枪手也在第一时间不断突刺,迅带走一排排镇南军士兵的生命,帮助塔盾稳住阵脚之后,犹如刺猬一般不断前出,展开反击。

    “弓箭手攒射!”此起彼伏的号角手不断响起,依仗着塔盾顶住了对方的第一波冲锋之后,弓箭手和第七都第一时间加输出箭矢,消耗对方的有生力量。而前方,一排排的塔盾忽然在此时打开了一道道缺口,长枪手和刀盾兵蜂拥杀出。

    “冲!”两翼的偃月阵两都开始在向明向天两兄弟的带动之下往中间合拢,长枪手作为突击力量在刀盾手的掩护之下,组成一个个小队,一名长枪手配合一名刀盾兵,加从后方涌出来的一名弓箭手,开始将两翼迅拉散,原本簇拥在一起列阵的两都一万多人,一下子蔓延开来,直接杀入镇南军的鱼鳞阵之中。

    那一瞬间,无数的镇南军士兵被长枪手强行击杀之后,刀盾手第一时间掩护,帮助长枪手转阵,顶着铜皮圆盾掩杀,迅砍下镇南军士兵的脑袋之后,后方长枪手再上,弓箭手则在此时顶着前方士兵的脑袋放箭,强行消耗对方的人数优势。

    如此一来在中间第一都步步前进,靠着塔盾掩护,将正面冲击的鱼鳞阵强行往后挤压的同时,两翼一下子变成了无数翻滚前进的三人小阵,不断切割对方的阵型,短短片刻之间,直接翻转局势,将原本的守势打成了反攻的势头,而且各阵士兵彼此之间几乎不需要任何命令传出,全都自主战斗。

    大战激烈展开,第一都浑然一体的攻击方式打的钱镠多番调整却始终无法抗住这种绵密的进攻,面对这种钝刀子割肉,一步步前进,几乎没有任何破绽,不论何种办法,对方始终能够第一时间迅反应,然后自助反击,甚至于整个战场之上,传令的号角声几乎至始至终没有多大变化,全靠下层士兵自主起进攻就能够迅起进攻,自行解决面对难题的打法,镇南军没有任何办法。

    “大将军,指挥使,没耽误事吧,江州城已经被第十一都拿下。”吴彦成率军赶到的时候,甚至于李承焕已经撤掉了塔盾,把第一都也放了出来,和两翼兵马一起展开全面反击。

    “哈哈,第七都终于全员到位了,大将军,末将也去了。”杨功哈哈一笑,把坚守在中军的第七都迅汇合之后,一头扎了进去。

    第一都拉开了架势,等于给他腾出了施展的空间,大量的弓弩手第一时间加入战场,直接让原本需要正面拼杀的第一都前进脚步一下子加快了无数倍,甚至于很多弓箭手在见到后方第七都加入进来之后,都第一时间改变了作战方式,操起随身携带的长刀就冲了上去,充当刀盾兵。

    “放箭放箭。”整整一个都的弓弩手一旦全射箭矢,大黄弩持续不停的激射,直接让正面的镇南军成片成片的倒了下去,不论是谁都挡不住弩箭近距离的轰击,只是片刻功夫,第一都依靠着第七都的掩护,硬生生的开始从偃月阵的底部一下子翻转了最突出的部位,彻底翻转阵型,直奔钱镠的中军而去。

    “第一都压制了这么久,是时候释放全部的战力了。”向冲在后面点了点头,挥手让亲切吹响号角,同一时间战鼓声开始密集响起,直接在大战打到一半的时候起了全军突击的命令。

    “杀!”李承焕几乎是一瞬间变阵,让第一都迅拉开了距离,带队往前冲锋。那一瞬间整个第一都恍如变了个人一般,原本靠着阵型压制了本性的士兵开始迅冲了上去,竟是片刻间的功夫直接强行在镇南军的人群中强行犁翻了一条血路。沿途碰到的任何人都挡不住冲锋的第一都士兵的强势击杀。

    至此第一都才释放出自己的全部战力,层层叠叠的鱼鳞阵在第一都冲锋之后,被一口气连续掀翻了好几路,数千士兵汇聚成一到洪流直奔钱镠而来,沿途遇到的任何阻拦都被迅击杀殆尽。根本没有人能挡得住他们的一击,长枪手甚至于根本不需要刀盾兵的掩护,在战场之上一击即杀对手之后,直接抖手硬生生的将对方的尸体给甩了出去,其动作流畅如水,快捷之极,根本不给钱镠和镇南军各部任何的反应时间。

    这一刻才是第一都主宰战场的时刻,各部进攻之时步骤一致,保持阵型起突击,却丝毫不乱,那整齐划一的杀伐让中间的镇南军节节后退,根本挡不住这种进攻,瞬间,败退的士兵开始不由自主的朝着两翼涌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