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辽东之虎 > 第三百零三章
    看到对方的阵地上也腾起了烟雾,多尔衮嘴角露出了笑意。不怪他和范文程研究了三天时间,终于想到了这么个主意。

    现在来看,这主意棒极了。李枭的军队逞凶,靠得就是雨点一样的炮弹。现在炮哑巴了,看你拿什么和本贝勒爷斗法。

    李枭抖落了身上的灰土,还好指挥部距离炮阵地足足有六七百米的距离。不然,这指挥部都得被人给端了。摘下帽子,在大腿上不断的摔打。

    “哎呀!这年月耍刀的都这么聪明了,都会玩炮战了。让人去看看吧,你的炮兵阵地怎么样了。”李枭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没必要苛责袁崇焕。毕竟,这种战斗他们没经历过。以前总听说战场上的教训,都是鲜血换来的。现在想想,还真他娘的是真的。

    “回来!你就知道鞑子不会再打炮?你是指挥员,这才是你的位置。继续指挥战斗,你手下那么多参谋都是当花看的?”李枭一把薅回来袁崇焕,这时候如果女真鞑子再打炮,那可就真的战果辉煌了。

    “诺!”袁崇焕咬了咬牙,他万万没想到,敌军会这样的狡猾。

    不过想想还是应该庆幸,得亏李枭把火箭炮留在了锦州。不然,刚刚自己会命令火箭炮覆盖。火箭炮射时候,腾起的烟雾和迫击炮根本没有可比性。那目标,比迫击炮阵地明显多了。

    范文程打了三排排枪,蒙古骑兵就躺下了一地尸体。格日图手里的马鞭死命的抽马屁股,耳朵边上子弹“嗖”“嗖”的飞。现在格日图没了刚刚的畅快,他现在满心的只想离开这该死的战场。他娘的,女真人不玩弓箭马刀,什么时候跟汉人一样玩火铳了。他娘的,火铳还这么厉害。

    他娘的,这次回去老子就跟李枭要些火铳充门面。

    马屁股都快被抽烂了,终于耳朵边上听不到那种要命的催命音符。跑回到黑山阵地一清点,这一次出击整整损失了七百九十三人。他娘的两千蒙古汉子冲出去,回来的刚刚六成。

    “敌军炮兵已经被摧毁,立刻攻击,不给他们的喘息的时间。”多尔衮准备趁热打铁,立刻攻下前面的黑山阵地。

    “嗻!”范文程眼睛里面满是兴奋,上一次李官镇战败他心里充满了沮丧。回去之后仔细回想了整个战斗经过,除了攻击李官镇失利之外,其他的可谓无懈可击。就算是进攻李官镇,他也差点儿就获得成功。如果不是明军骑兵在最关键的时刻赶到,他已经可以站在李官镇里面了。

    这一次攻黑山,这可是一次大大露脸的机会。多尔衮力保自己升任汉军旗都统,他要用明军的血来证明,多尔衮的眼光是对的。

    “呜……!”号角的声音响起,埋伏在林子里面的汉八旗好像蚂蚁一样冲出来。远处烟尘滚滚,两白旗的骑兵步兵开始奔向战场。

    一辆辆马车,飞快的奔驰着。将一箱箱弹药,送到林子里面的炮兵阵地上。

    “轰!”“轰!”“轰!”“……!”

    炮兵一刻不停的轰击着黑山主阵地,迫击炮炮弹不剩多少了。现在只能靠着红夷大炮撑场面,揆一现只要增大炮口仰角,炮弹会打到更远。而且炮弹落地之后,因为角度的关系,能够打击到工事顶部,运气好还能打到工事后面的敌军。

    看着一颗接着一颗的炮弹在自己阵地上爆炸,李枭吐了口充满土腥味儿的唾沫。这年月的人都这么聪明了么?战术展的太快了,快到自己都有点儿不适应。

    好像去年的时候,自己还能拿炮把人虐得不要不要的。现在居然轮到八旗兵现在用大炮虐自己!

    奶奶的,风水轮流转,这他娘的也轮得太快了些吧。这帮只知道骑马打仗的蠢货,是怎么进化这么快的。

    炮击炮阵地的情况非常惨,那帮混蛋还是没有遵守李枭定下的条例。为了取炮弹方便,炮弹堆积点仅仅距离炮阵地不过十几米远。其结果就是,炮弹殉爆的时候迫击炮阵地整个被吞没了。

    揉了揉额头,损失几十门迫击炮李枭不在乎。那玩意不过就是一个铁筒子而已,算不得什么。

    但那些炮手们却是炮弹喂出来的,换句话来说那是银子喂出来的。就因为没有遵守自己的条令,顷刻间灰飞烟灭。工兵和民夫正在抢救,李枭觉得挖不出来几个人。

    就算是挖出来,估计也不是活人。

    “大帅……!”袁崇焕的脸被熏黑了半边。“这里太危险了,你还是下去吧。我保证守住黑山!”

    “我说过你是指挥官,你来指挥。不过这并不包括我,我的兵将要面对一场艰苦的战斗。这个时候,你让我扔下我的兵跑到后方去?军心士气还要不要了?”李枭瞥了袁崇焕一眼,继续举着望远镜看。

    袁崇焕咽了口唾沫,愣了一下跑回去继续指挥部队进入阵地。

    今天李枭不打算干扰袁崇焕,迫击炮手是炮弹喂出来的,那么指挥员就是用人命喂出来的。培养一个炮手只是花银子就好,培养指挥员有时候就得舍出去人命。今后队伍大了,战场也广阔了。李枭不可能亲临每个战场,将军们的作用就凸显出来。

    汉军旗借着炮火的掩护,开始逼近黑山阵地。

    曹文昭吐了一口唾沫,手里拿着一杆单步枪。曹文昭喜欢这玩意,虽然打一要上一次子弹。但比起前膛装的火铳,可是要方便的多了。铜壳的子弹往枪膛里面一塞,合上枪栓扣动扳机就好。

    “都他娘的给老子听好了,把人放近了打。没老子命令,谁他娘的开枪老子送他碗大个疤。”整个阵地想起了曹文昭的破锣嗓音。

    “把那些玩意推上来!”曹文昭一声令下,他手下的警卫班两个人一组,用杠子把四个直径半米的铸铁球抬上了战壕。

    “嘿嘿!尝尝俺老曹的厉害!”曹文昭狞笑一声,看着下面密密麻麻,排着整齐方队的汉军旗士兵。

    “点火,放!”随着曹文昭一声令下,警卫班的战士立刻点燃了引信。铁球顺着土坡往下滚,开始只是慢慢的滚。随着势能的增大,冒着火花的铁球越滚越快。

    “当!”铁球撞到了一块石头,由于势能太大铁球居然飞了起来。

    站得整齐的汉军旗,嚎叫着散开。

    直径半米的大铁球子啊,这玩意真砸下来铁打的罗汉也得喝一壶。更别说血肉之躯的大活人!

    “噗!”飞起来的大铁球子砸进了土里面,势能的作用下虽然仍旧继续滚,但度已经慢了许多。

    看到四溅的火花,汉军旗士兵们疯了一样的想跑。可……来不及了!

    “轰!”直径半米的大铁球子一下子炸开,无数弹片合着弹珠四散飞溅。一个百人的方队,瞬间就被吞没了。

    爆炸威力只大,就连曹文昭都感觉到吃惊。他弄了这么几个大铁球子,完全是因为当年守城的时候经常用滚木礌石。现在有了火药,自然就要有带馅的滚木礌石。

    原本只是想着,砸不死人也可以炸死几个。可这玩意的爆炸威力,也太他娘的大了些。一个百人队就在自己眼前消失,不是已经被炸碎了。就是浑身冒着血,在地上不断的打滚嚎叫。

    能囫囵个的站起来,那就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四个大铁球子砸下去,两个百人队就这么消失了。范文程看得眼皮直跳,大个带馅儿的铁球子,就是这么简单粗暴,效果却是出奇的吓人。

    “命令揆一,用炮轰那块地方。”多尔衮放下望远镜,用马鞭一指。身后插着背旗的传令兵就往林子里面跑了过去!

    一枪没放,曹文昭还在傻乐。炮弹呼啸着就砸到了阵地上,有傻乎乎的兵不知道避炮。看到炮弹落在战壕外面,也不知道蹲在战壕里面。

    结果炮弹爆炸,虽然没有被弹片炸到。但爆炸的冲击破却震得他们吐血,有好几个离得近的蠢货,直接被活活震死。

    “他妈的,都蹲到战壕里面。”破锣嗓子再次响起来,不过曹文昭的大嗓门儿吼出来的话。完全被炮弹的爆炸声淹没,包括他自己都听不到自己的吼声。

    有的兵被炸懵了,扔下枪就往后面跑。

    “别跑!”一颗炮弹在附近爆炸,气浪把曹文昭后面的话堵进肚子里面。

    胸口闷得厉害,眼前有些黑。曹文昭不得不蹲下来,手扶着战壕的木头撑子,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抬头一看,那些逃跑的士兵没一个能站着的。都被弹片撕碎了,破烂的衣服和手脚到处都是。一挂肠子,就摆在曹文昭五六步远的地方。

    “连长,鞑子上来了。”传令兵拉着曹文昭的胳膊大声喊。

    曹文昭只能看到他的嘴一张一合,却听不到他在说啥。传令兵紧拉了一把曹文昭的胳膊,指着下面又开始爬山的两个汉军旗百人队。

    借着炮火的掩护,两个百人队已经爬上了半山腰。距离阵地,也就一百多米。

    “愣着干什么,还他娘的不搂火。”曹文昭吼了一嗓子,他还是听不到自己的吼声。传令兵无语,你刚刚喊的,没有你的命令开枪是要砍头的。

    “砰!”曹文昭放了一枪,阵地上立刻响起了噼里啪啦的枪声。

    曹文昭这边放枪,对面的汉军旗也开始放枪。不过曹文昭这边的人,都躲在战壕里面放枪。而且他们装子弹,也不用非得把枪管竖起来,用通条往枪管里面怼。

    暴露的面积小,自然中弹的几率就小。对射的结果就是,汉军旗成排的倒下,曹文昭这边却没几个人中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