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西游之妖行纪 > 到二百八十四章
    “师兄,你怎么就应下了这都城隍的要求?”

    在长安城都城隍离开以后,弘农郡中,三位赶赴此间的合道半仙,此时亦是团座在一起,面面相对。

    而这抱怨一般的言语,便是从这三位合道半仙当中,各自最矮,着一身莲花道袍,须皆白的老道人之口。

    “不错,昌明师弟说得对。”

    “师兄,你急急的应下此事,实在是不太妥当。”

    “两位师弟以为,这黾池县中的恶毒手段,是出自于何人之手?”听着两人的抱怨,三人当中,为的,那面向最老,着一身流云掩月道袍的道人,也是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除了那些妖孽之外,还有谁能施展出这样恶毒的手段?”那着莲花道袍的老道人冷笑了一声。

    “不错,以我之见,这样恶毒的手段,必然就是那些妖孽们所为。”

    “如今天师府之人,四下联络,对万灵山的合围之势,已经形成。”

    “万灵山为求延续,行此恶毒手段,将神祇们也拉入到这斗争当中来,也说得通。”另一个道人点着头,言语之间,甚是笃定。

    “虽然目前没有详实的证据,但此局最大的受益人,无疑便是万灵山。”

    “从这方面看,万灵山却是有着相当大的嫌疑。”那为的老道人,点了点头,脸色沉凝,然后岔开了话题。

    “两位师弟以为,万灵山的存在,于我等修行者而言,是好是坏?”

    “这……”两位合道半仙,都是沉下了目光,面带犹疑之色。

    作为合道半仙,这浮生天地当中,最绝巅的存在,他们看到问题的方式,和寻常的修行者,自然是不一样的。

    “天师府所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固然有道理。”

    “但从长远来看,万灵山的存在,于我等修行者,却是有着好处的。”

    “或者说,对于我等人族内部的稳定,万灵山的存在,反而是有存在的必要。”

    “毕竟,正因为这万灵山的存在,我人族内部,九大宗派,虽然矛盾不少,但却从来不曾撕破脸皮。”

    “因为彼此都清楚,相对于我们内部的矛盾,万灵山,才是真正的敌人。”

    “有着万灵山的存在,人族的内部,无论对于万灵山的态度如何,都会将绝大多数的注意力,落到万灵山上。”

    “这样一来,有着这个矛头在前,人族内部,再大的矛盾,也都变得可以商量。”

    “毕竟,谁都不愿意在有着外敌窥伺的情况下,自己内部相争一场,叫外敌占了便宜。”

    “前贤刻意留下万灵山,屹立至今,其目的,无非就是如此。”

    “此其一。”

    “其二者,便是神祇。”

    “我族修行者,神祇,万灵山,彼此之间,构成三才之势。”

    “互为犄角,相互牵制。”

    “这三才之势不破,万灵山便是想要覆灭,都是难事。”

    “若非是因为这些原因,九大宗派当中,为何除开天师府之外,其他的几个宗派对万灵山的态度,都是暧昧无比?”

    “难道真的仅仅是因为那白蛇太强?”

    “我们九大宗派,哪一派没有出过飞升天阙的祖师?”

    “而各位祖师踏破天门之前,哪一位不曾留下后手?”

    “那白蛇再强,也只是半仙而已。”

    “难道就真的挡得住各位祖师们留下的后手?”

    “之所以一直容忍万灵山存在至今,几派掌门所担心的,无非就是这万灵山覆灭之后,我族内部,如何自处?”

    “以及顾忌神祇们的态度而已。”

    “至于说其他的合道半仙?”

    “万灵山的合道半仙,算上那些隐匿不出的,加起来能有多少?”

    “三十?四十?五十?”

    “光是我们九大宗派之内的合道半仙,都不止这些人了。”

    “至于说帝室对万灵山的支持……嘿,帝王无情,岂是虚言,若是万灵山没有了价值,帝室又凭什么支持他们?”这为的老道人,带着冷笑之色道。

    “咳咳,师兄还是先别说这个了。”见这老道人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那着莲花道袍的道人,也是伸手制止了这老道人的言语,将话题给扯了回去。

    “就事论事,还是先说一说,这黾池县中的祸患,到底该如何应对吧。”

    “万灵山自作聪明,恶了那些神祇,等到我们找到证据,想来那些神祇们,也不会继续支持万灵山了。”

    “我倒要看看,到时候万灵山的那些妖孽们,会是什么嘴脸!”

    “师弟,我说了这么多,你难道还以为,这事真的是万灵山的手笔?”见那莲花道袍的老道人的表现,为的那老道人,也是面带无奈之色,连连摇头。

    那莲花道袍的老道人,对于万灵山的恶意,并非是全然无因——这莲花老道的老道人,名为薛昌明,其有一个弟子,名为薛信,天资横绝,伸手薛昌明所喜,短短三百年的时间,薛信便是闭关准备要成就合道。

    然而在这过程当中,天师府中却是突然有人找到了证据,证明这薛信,乃是万灵山的妖灵们夺舍而生。

    盛怒之下的薛昌明,将薛信生生打死,但薛信拜入薛昌明门下三百年,谁也不知道,这薛信,到底盗取了门中的那些秘密传至万灵山。

    对于此事,薛昌明一直到如今,都无法释怀。

    ——夺舍,是修行者在成就了元神之后才能施展的恶毒手段,但无论是修行者也好,还是妖灵也好,其夺舍的对象,只能是人族。

    并非是没有过修行者试过夺舍妖灵,甚至是夺舍那些寻常的兽类,企图是一次机会,渗透万灵山,对万灵山暗中施加影响,但这些夺舍的修行者,没有任何一人完成了他们的谋算——这些人,要么,就是当场陨落,要么,就是彻头彻尾的,化神妖灵,舍弃了人族的身份。

    一直到万年之前,人族的修行者们,才是从最后一位夺舍妖灵的前辈死亡之前留下的讯息当中,得知了其中的原因——这算是妖灵的前辈们,给后辈们留下的一个保障的手段。

    每每有兽类开启灵智,成就妖灵的时候,其血脉之内,必有拷问而来——若是承受不住那拷问,便是血脉和灵智冲突,陨落于当场,想要承受住那拷问,唯一的方式,便是自认为妖,从此彻彻底底的,抛却了人族的身份,曾经在人族当中,所有的牵绊,都是划归虚无。

    正是有这手段在,万灵山才是从来都不担心,会有人类修行者夺舍妖灵,以混入万灵山中——甚至,这些老妖怪们,都巴不得有人类的修行者夺舍妖灵。

    “师兄的意思?”薛昌明脸色不好的同时,其旁边的另一个道人,此时却是回过了几分味道来。

    “这黾池县中的局,看似对万灵山有利。”

    “但实际上,于万灵山而言,却是一副穿肠毒药!”

    “也就是说,这黾池县中的局,真的是哪一位心思莫测的同道谋划出来的?”

    “那他们所针对的,到底是万灵山,还是……”

    “我担心的,倒不仅仅是这个。”见这人已经领悟到了自己话中没有说出来的意思,那为的那道人,脸上的阴沉之色,没有丝毫要消散的意思。

    “师兄的意思,莫非是说,我族内部有谁,和万灵山的那些妖孽,有了什么默契?”这个时候,这老道人的脸上,也同样是化作了一片凝然。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这事端,就真的是不可收拾了。”

    “还有一个可能!”为的那老道人叹了口气,继续摇着头。

    “万灵山存在的基础,是神祇,修行者,妖灵呈三才并列之势。”

    “若是此势不破,便纵然是万灵山倾覆了,也会有万妖山,万怪山趁势而起。”

    “那些神祇们,为了保证天地之间局势的稳定,也同样是乐见其成。”

    “如今天师府对万灵山的谋划,已经到了收尾的时候。”

    “以张白石的手段心性,他难道会愿意见到,倾覆了万灵山之后,又出现一个万妖山?”

    “那他们天师府的苦苦筹谋,又是为了什么?”

    “所以,天师府若是打算要毕其功于一役的话,就必然要坏去这三才并列之势!”

    “你们以为,要坏去这三才并列之势,最好的手段,是什么?”

    “神祇!”薛昌明和另一个道人,都是齐齐的出声。

    “不,不一定是神祇!”

    “三才并列之势,神祇,修行者,妖灵。”

    “除开神祇之外,若是我族修行者内部分裂,一分为二,取代了这三才之势当中,万灵山所处的那一极呢?”

    “张白石他敢!”为这老道人话音才落,薛昌明和另一个老道人,便是齐齐起身,周身气机勃,将这静室当中的灯火烛盏,蒲团香案等,齐齐碾碎。

    人族修行者的内部,虽然也有矛盾,也有争端,但所有的矛盾,所有的争端,都在一个可控的范围之内——哪怕是秦汉之替,新的九大宗派诞生,但曾经鼎立天地的那些宗派的传承,却也依旧是不曾断绝。

    而这,也正是这浮生天地当中,人类修行者的实力,勃勃而上,不论时代如何的更迭,都从来不曾有所丝毫衰弱的根本原因。

    但人族修行者的内部,一旦彻底的分裂开来,那这种局面,就将被彻底逆转——分裂,就意味着局面再也不是控制,哪怕是这一代人之间,有着彼此的默契,但下一代人呢?

    下下一代呢?

    只要这其中,稍微出现了哪怕只是一丁点的问题,人类修行者的内部,就不知道有多少传承,要彻底的断绝!

    这就意味着,人族修行者的实力,会越来越低,越来越低,随着传承的一点一点消散,一点一点断绝,这浮生天地当中,修行者的传承,必然会迎来传说当中的末法时代,而这一处天地,也将重新的,落入到无数年之前,神祇高高在上,接受无数生灵朝拜的局面。

    作为九大宗派的合道半仙,他们自然是知晓,这一处天地,本就是被天庭所辖制的无数个天地之一,本来就是以神祇为尊,人族的先辈前贤,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努力,多少代价,才在这一处天地当中,传开了修行者的传承,将那些天地独尊的神祇们,逼迫到了幕后,不显于人前。

    若是有朝一日,这局面在他们的手中,重新的被翻转过来,那他们又有什么颜面,去面对那些曾经的先辈前贤?

    若是中途陨落还好,死后一切成空,他们自然是不用理会这些,但若是侥幸破开天门,得享长生呢?

    到时候,那些前辈们问起来,他们该如何作答?

    “天师府的人,有什么不敢的!”为的这老道人反问一句以后,正怒气勃的薛昌明和那老道人,也是颓然的坐了下来。

    对于这一句反问,若针对的是其他人,他们自然是敢理直气壮的喊上一声,“他们当然不敢!”

    但问题是,这是天师府,这是张白石!

    天师府的人,平常情况下,也算得上是温文尔雅,颇有理智,但一旦涉及到了妖灵,天师府的修行者,便是没有丝毫的理智可言,更没有丝毫的大局可讲。

    “若非是担心这一点,我又怎么可能会应下那都城隍的要求?”

    “若此事的背后,真的是天师府在背后谋划,那神祇一旦介入,事端就彻底的不可控制,我族内部,也必然是一分为二,以取代万灵山的位置,然后,就是天师府对万灵山动总攻,彻底覆灭万灵山的时候。”

    “不行!”说着,为的这老道人,也是站起身来,烦躁无比的,在静室当中,来回了几步。

    “两位师弟,你们先控制着局势,先摸清楚,直隶一带各郡县当中,有哪些郡县出了状况?”

    “我得回宗门拜见道主,请道主决断,我们到底应该如何行事?”

    “乱世将至啊!”

    “纵然不及当年秦汉相交,改朝换代,但也差不了多少了!”这老道人满脸的凝然,“还有,弟子们也都看管好,别让他们贸贸然的被卷入其中。”

    “一切,等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