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武神皇庭 > 第二百零六章 府尹大人
    叶沧海早看出来了,血煞掌绝对能打残你,那正好了,拚个半残,让手掌受伤,尔后激活灭绝掌之无坚不摧,那威力绝对恐怖。

    果然,手掌还没真正的接触到,血煞之气已经让叶沧海的手掌受伤了。

    瞬间,无坚不摧给激活。

    也就在那一刹那,叶沧海的掌力突然间猛涨了十倍。

    太快了,宁世耀连闪的念头都来不及。

    嘭!

    一声震响,宁世耀闷叫一声,整个人飞了出去,地下,是斑斑血迹。

    叶沧海的功力本来就比他高一层,现在加上十倍力气,宁世耀哪受得了,翻滚着一落地人已经晕过去了。

    而且,手掌软不拉叽,跟手腕之间就剩下一层皮肉还连着的,看来,一只手掌断了。

    而且,是粉碎性骨折。

    “二爷!”罗建同等人吓傻了,尖叫着扑上来。

    “给我乱棍打出去!”云啸一看,还以为宁家人要打群架,一声吼,几个护卫马上冲上前去一阵子拳打脚踢,打得宁家护院们鬼哭狼嚎。

    “救命啊,我们只是要救二爷,不想闹事。”

    “我们不敢了,饶命啊……”

    ……

    “滚!”

    云啸哼道,宁家人赶紧互相扶着,背起宁世耀狼狈而去。

    “哈哈哈,好样的,这男爵赏得不冤。”云啸又夸了一番,尔后有事匆匆走了。

    吗得,本来是要打脸的,反倒变成给叶沧海助兴了,郑韦心里的憋屈自不必说了,杭新格更是黑着脸走的。

    “叶大人,请把张重移交给我们,我们要带他回海州府严审。”几人一走,吴信峰就坐不住了,马上提了出来。

    “吴总捕头,张重暂时还不能交给你们。”叶沧海摇了摇头。

    “叶大人,张重的案子已经惊动了抚台大人。被害者家的那位侯爷亲戚可是看得紧,一刻都不能拖。”吴信峰表情一愣,脸板了起来

    “有些事不好明说,放心,十天内,一定把张重交给你们。”叶沧海说道。

    毕竟,郑家血案还牵扯着这家伙,自己先得搞清楚。

    不然,今天郑韦放过了自己,那是因为有海州王特使在场,过两天估计就没那那么好讲话了。

    “叶大人,我们一刻也不能拖,请马上把张重移交给海州府。”吴信峰脸上露出一丝不满了,八成是认为叶沧海想抢功劳摘桃子。

    “吴总捕头,此事不好明说,叶某并没别的意思,张重暂时肯定不能交给你们,十天后你们再来提人就是。”叶沧海道。

    “叶大人,你想干什么?张重的案子是海州府接手的,难道?东阳府也想插一手?”吴信峰直接开炮了。

    “你误会了。”叶沧海道。

    “误会,呵呵,你把我当傻瓜是不是?叶大人,今天你不把张重交给我们,我只能向府尹大人禀报提人了。”张重开始施压。

    “张重是我们抓的,留十天都不行。你们有本事,自己去抓就是。”马超早气不过了,回道。

    “没错,没本事抓人,捞人倒是手快得很。好像,咱们逮到人的还犯了大罪似的,什么破玩意儿。”陶丁也跟着说道。

    “马捕头,今天你不亮出来咱还就不跟你理论了。既然你亮出来了,我吴信峰就把话搁在这里,张重必须带走。”吴信峰说道。

    “老子就是不放人,难道你们还敢明抢?”马超说道。

    “田召,千里加急,向府尹大人禀承此事。”吴信峰冲一个瘦脸的属下说道。

    海神国官府传信一般分为几种,第一种是八百里加急,就是快马接力传信。

    第二种就更高级一些了,叫飞鸽传书,速度当然快了几倍,称之为千里加急。

    据说还有个万里加急,怎么样传讯叶沧海都没听说过。

    不过,想想这个应该有些神话了。

    除非把现代社会的高科技通讯设备搬过来,不然,怎么可能做到万里加急。

    “加就加,谁怕谁?”马超头一傲,直怂道。

    “叶大人,你说,我该怎么禀承府尹大人?”吴信峰故意的看了叶沧海一眼,明摆着是在威胁人了。

    “你爱怎么禀报那是你的事,不过,本官还有事,就不赔你了。”叶沧海一甩袖子,自个儿走了。

    那是气得吴信峰直接朝田召喊道,“跟府尹大人禀承说,东阳府叶沧海刻意阻拦,非要十天后才能提人。这完全是在刁难我海州府。张重之事太大了,侯爷一直在逼着的……”

    这话,自然是讲给叶沧海听的。

    不过,叶沧海头也没回,自个儿走出大门了。

    田召写完后看着吴信峰问道,“要不要改一下?”

    “改什么?发出去。”吴信峰见没人鸟自己,那是更气了。

    “吴总捕头,本捕头还有事,就不招待你们了。来人,送客。”马超做得更绝,居然直接把吴信峰一伙扫地出门了,那是气得吴信峰牙齿都差点咬碎了。

    “捕头,人家连郑大人都敢顶,估计府尹大人的令示也不管用。”一出衙门,田召马上凑上前来说道。

    “不管用,不管用侯爷的令示难道也没用?”吴信峰冷笑一声。

    “还是捕头厉害!”田召阴笑了笑。

    “都是给叶沧海逼得,那小子太嚣张了。我看,得治一下才是。”吴信峰哼道。

    “那是,吗得,咱们海州府哪次到地方不是像爷一样给招待着,就这东阳府翘皮,居然不鸟咱们。”田召狠狠说道。

    “卫国忠宠着他,他就翘皮。我看要是卫国忠走了,老子扒了他这身袍服。”吴信峰满腔怒火。

    “男爵大人好威风,老夫得祝贺你一下才是。”这不,叶沧海却是悄悄的到了郑家的静心园。

    刚一碰面,就被老侍郎郑方桥磕衬了几句。

    “青年封爵,当然该得意了。不过,可别马失前蹄。郑家案子不破,你也就几天了。到时,你就是男爵,本巡察照样拿你下大牢问罪。”郑韦坐一旁在冷笑。

    “你!未尽父亲之责。”叶沧海好像疯了,居然一指郑老侍郎,那是看得旁边站着的下人目瞪口呆,这胆儿也太大了吗?哪料到,后边还有更放肆的。

    叶沧海叱完后手指一转,又指向了郑韦道,“还有你,根本就没有一个当叔叔的样子。

    郑通有你们这样的亲爹,有你这样的叔叔,真是一种耻辱。

    我为郑通感到可惜,感觉不值啊,感到痛心啊。”

    “叶沧海,你在胡言乱语什么?”郑方桥差点气晕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叶沧海,我看你这官也当到头了。本来,看特使面子给你几天,现在看来,你是越来越嚣张了。本巡察现在就到衙门摘了你帽子,打入大牢!”郑韦也差点给气成郑疯子了,指着叶沧海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