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武神皇庭 > 第二百零八章 除非再死一个
    “格局虽大,但是,立身却是要小。

    行事做人,都是一步一个脚印来的。

    有的时候,格局太大易造成冲动,结果,往往是致命的。

    而且,你想一步一步踩过去,就得学会行事做人。”公孙先生道。

    “郑家之事先生就不必劝我了,我意已决。只是过来跟先生聊一下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拿下桃花山庄。”叶沧海道。

    “只要郑家肯动,铲除桃花山庄应该能办到。

    只不过,郑家要动用海神国的兵将之力。

    如此一来,大军一动,极有可能会打草惊蛇。

    到时,就怕山庄被毁,但主犯却是逃了。

    反倒是后患无穷。”公孙先生道。

    “如果能动用海神卫倒是可以。”叶沧海道。

    “动用他们,郑家还没那个实力。”公孙先生摇了摇头。

    “我也想过,王族在咱们海州省就设有一个分堂。分管着南边三省,应该有不少高手。不过,估计只有海州王能调动他们了。不要说郑家,就是总督巡抚也调不动。”叶沧海道。

    “想要海州王点头调动大批海神卫,为了一个郑家血案,那根本就不可能。除非亮出魔神图之事,但是,那东西又不能亮出来。不过,你把郑家的力量也看得过小了。”公孙先生转尔摇了摇头。

    “噢?”这回轮到叶沧海愣神了一下。

    “郑家隐藏着的实力你还看不到的,不过,调动一些高手还是有的。

    并且,郑家真肯动,还可以花钱请。

    还有一些七七八八的关系,郑方桥在朝庭当侍郎多年,也不可能一点关系没有。

    老关系还在,借几个高手还是行的,关键是郑家有没这决心。”公孙先生道。

    “除非再死一个有份量的郑家人。”叶沧海道。

    “我也想到这里了,的确如此。

    只不过,凶手很狡猾,杀了一个郑通之后就不动了。

    而且,这段时间下来,他们根本就不针对郑家,反倒是专门针对起你来了。

    因为,他们怕你查出他们来。”公孙先生道。

    “呵呵,凶手不动我动就是了。”叶沧海笑了笑。

    “你叫平昌去杀郑家人啦?”公孙先生一听,一脸讶然。

    “得加一把火,当然得‘杀’一个。”叶沧海道。

    “好!干得好,只有这样才能逼着郑家不得不出手了。

    不过,我有些怀疑,你一直标榜自己是个为国为民的好官,郑家案子破不了,你一直无法安睡。

    可是,你居然支使平昌去杀一个无辜的人,这岂不是跟你的秉性背道而驰了。”公孙先生问道。

    “呵呵,这只是我布的一个局而已,当然不会真杀了。”叶沧海笑道。

    “郑家可不是傻子。”公孙先生道。

    “那就得看谁的道行高了。”叶沧海道。

    “有趣,我倒想看看结果如何?”公孙先生头次双眼带点色彩了。

    好像,有些兴趣了。

    以前,都是波澜不惊,好像没什么能引起他兴趣。

    而叶沧海的一些举动在他眼中好像就是小孩子玩过家家游戏。

    “二弟,哥一直不告诉你,那是因为不想让你牵扯进来。”郑方桥把郑韦带进了一处密室。

    “哥,到底是什么。现在也瞒不了啦,就连叶沧海好像都知道了一些什么,你就不必再瞒了。”郑韦问道。

    “魔神图。”郑方桥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的,果然,郑韦双眼凸了凸,失声道,“魔神图,传说中魔神楚小花的宝藏图?”

    “的确如此,其实,这是爷爷弄到手的。

    我也是二十年前见过它一眼,后来,一直就封在盒子里。

    只不过,这图要三张合一才能找到魔神的一处宝藏,咱们现在只有一张。

    这二十年下来,我一刻也没停止过寻找另外的二张。

    只不过,何其的难啊?

    咱们郑家就到我这里为止了,我也就一个侍郎之职,想升尚书都不可能。

    所以,想出人头地,想把郑家推得更高,位极人臣,咱们必须挺而走险。

    而这世上,只有魔神图才拥这般力量。

    不然,凭咱们的势力跟实力,到止为止。

    只不过,现在倒好,为了它,我赔上了儿子郑通的命。

    叶沧海怎么可能知道这个秘密,那是不可能的。

    爷爷交待下来后,我谁也没说的。”郑方桥道。

    “会不会是郑通无意中知道了?”郑韦问道。

    “怎么可能?”郑方桥摇了摇头。

    “那这事只能问叶沧海了。”郑韦道。

    “我怀疑那小子是在忽悠人,到时,我们真的讲出来,岂不中了他的圈套?到那个时候,后患无穷啊。”郑方桥叹了口气。

    “我弄死他!”郑韦一脸杀气。

    “那小子很狡猾的,肯定还留得有后手。如果真知道此事,应该早有准备。不然,哪敢泄出口风。”郑方桥道。

    “那叶沧海的目的又是什么?难道,他跟幕后主使是一伙的?”郑韦道。

    “应该不可能,如果是一伙的,他哪敢如此问询,岂不找死?”郑方桥摇摇头。

    “叶沧海好像已经查到凶手。”郑韦道。

    “没错,不过,凶手肯定强大,叶沧海弄不定,所以,想到我们郑家了。”郑方桥点头道。

    “借我们的力量,一旦破案,他就可以抽身而出了。”郑韦道。

    “凶手不除,终究是个麻烦。不过,就怕凶手太强大了,咱们难以灭光。”郑方桥道。

    “那小子很奸*猾,如此一来,让我们感到害怕,最后,咱们都没办法,也不能怪他破不了案子。好手段啊,想金蝉脱壳。”郑韦哼道。

    “所以,如果他真知道的话,就不能让他脱壳而去。”郑方桥阴阴的说道。

    “对!咱们拴一起。那小子破案有天份,如果凶手有行动,他事先会有察觉,对咱们有好处。”郑韦道。

    “叫他过来。”郑方桥道。

    “这主意不错。”郑韦点了点头。

    不久,管家陈洛生匆匆回来了。

    “老爷,叶大人说是差务繁忙,要侦破郑家血案,抽不开身过来。”

    “你没说是本巡察要叫他过来的吗?”郑韦一听,来气了。

    “说了,他说,正是为了不让巡察使大人丢脸,他要拚出全力破案,一刻也不能担搁了。”陈洛生道。

    “奸诈啊奸诈……”郑韦气得一掌拍在了桌上,茶水乱射。

    “他在吊我们胃口。”郑方桥示意管家出去后说道。

    “我们不急,他只剩下二天时间了,急的是他。”郑韦阴阴的说道。

    “咱们等两天就是。”郑方桥冷笑道,叶沧海带着林娇娇和齐召悄悄拿着张重到了桃花山庄。

    到地头后才现,这桃花山庄居然也暗含六合八卦之杀气。

    也不晓得那天晚上张重是怎么溜进去的?

    也许是个巧合,或者说,瞎猫撞上死耗子,给他撞对了走法。

    因为,张重自己都讲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