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说网 > 该死,我和总统结婚了! > 第202章 只有离婚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祁御尧将她推开,神色严厉,“倾儿,你不打算为自己说点什么?”

    突然被点名,还沉浸在被某位冷面阎王盛赞状态的瓜友沈大倾儿吓了一跳,“说、说点什么?”

    “随你。”

    “……”

    兄妹俩的视线都放在沈倾儿身上,搞得她莫名紧张起来。

    想了半天,沈倾儿才想到要说的话,“我毕业后频频换工作,是因为我没找到心仪的工作,主动辞职的,不是被开除;还有林泷强奸未遂的对象是我,是我送他进监狱的……”

    大概就是这些了吧。

    沈倾儿说完,给祁御尧投去求助的眼神,不知道接下来该干嘛。

    祁御尧接收了她的信息,随即对祁月瑶说:“把刚才我和倾儿说的话一字不漏的拿去跟爸妈说,如果妈还是不肯给倾儿道歉,以后你别再喊我哥。”

    祁月瑶惊愕得下巴差点掉下来。

    就算跟妈说了那些话,以妈的性格也不可能会跟一个后辈道歉啊!

    “哥、”

    “别忘了说,我和倾儿已经结婚。”

    “哥……”

    “滚出去。”

    祁月瑶还想说点什么,惨遭冷面阎王一个杀人的眼神,哪敢有异议,赶紧走人。

    办公室里只剩下夫妻二人。

    沈倾儿尴尬的坐着,不知道要说点什么。

    回想起刚才那一幕幕,让她有种错觉——

    她和他有点像那啥……夫唱妇随。

    祁御尧回到座位上坐下,低声说道:“母亲昨晚对你说那些话,是因为月瑶在背后抹黑你。”

    “哦……”那也改变不了她被他家人羞辱的事实。

    “倾儿,如果母亲来跟你道歉,能不能让你气消?”

    “还是别了,没有什么比家庭和睦更重要,我不想成为分裂你们家的罪人,只有离婚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沈倾儿已经下定决心,不想再他过下去。

    当一个人的信念被摧毁,所有的努力和梦想,都会变成泡影。

    她曾经追赶的东西,早已经被他母亲那一巴掌打碎了。

    没意思。

    祁御尧孤傲清高的俊脸,倏地黯然失色。

    他以为这种方式可以把她挽回,结果还是没能让她回心转意。

    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的脸,眼神中透露出哀求。

    沈倾儿怕自己动摇,有些狼狈的撇开眼,低声说:“我的电脑什么时候还给我?”

    话音刚落,郝帅忽然匆匆地从外面进来,“祁少,医院来电,老爷子快不行了!”

    闻言,祁御尧脸色微变,拿了桌上的手机转身走去。

    经过沈倾儿身侧时,顺便拉了她一把。

    沈倾儿被动地跟着他走,试着挣扎过,但最终还是抵不过内心的善良,放弃了挣扎。

    人命关天,她必须去医院看看。

    ……

    当二人来到医院时,祁老爷子刚刚从抢救室里出来,医生刚把他推回病房。

    祁御尧找医生问情况去了,沈倾儿一个人留在病房里照顾老人。

    看着老人越渐消瘦的老脸,沈倾儿的心中越不好受。

    说好有空来看白胡子爷爷,结果一忙起来忘的一干二净,直到现在才有空过来,她到底在忙什么?